去到油麻地嘅時候,已經係夜晚七點。
我企咗喺一個地方外面已經三十分鐘,一直都未夠決心行入去。
最後,我深呼吸咗幾下之後,終於走入咗正門。
 
「先生,想睇咩戲?」
「無所謂,邊套戲可以去三號院睇啊?」
「好少人會揀院嚟睇戲......先生,七點十五分有套『奪命狂鯊』。」
「好,就呢套啦。」
「多謝光臨百老滙電影中心。」
 




我攞住咗張戲飛,望一望上樓嘅樓梯。
呢一刻,先係挑戰嘅真正開始。
 
喺張「紀念日to do list」 上面,最後一個要完成嘅項目係「去百老匯電影中心三號院睇一場戲」。
呢個地方,呢個戲院,係我同佢當年第一次拖手嘅地方。
 
當年,因為鍾意呢間戲院感覺文青又懷舊,所以佢帶咗我嚟。
當年,我哋睇嗰套係大獲好評,由Iron Man主演嘅「福爾摩斯2」。
當年,套戲有一刻有壞人突然彈出嚟嚇親佢。
當年,我捉住咗佢隻手,之後就無再放開過。




 
直到,分手嘅一刻。
 
桃花依舊,人面全非。
明明今日所坐過嘅巴士、所見到嘅餐廳、所走到嘅戲院全部都無變過,但係我心入面剩低嘅,就只係得翻空洞、無奈同驚怕。
 
經過咗呢幾年,我先開始慢慢明白,原來失戀或者分手唔係要克服。
而係要接受。
接受自己生命之中已經失去咗嗰一個人。
接受自己同嗰個人再無任何名份同關係。




接受無論嗰個人喜怒哀樂都再與你無關。
接受一個生命中一個曾經係最重要嘅存在,霎時之間就消失喺生命入面。
 
所謂嘅「克服」,其實有「跨過、無視,然後前進」嘅意思。
但係對我嚟講,以上所有嘅嘢都無可能克服到,因為所有感覺,都係真真切切嘅存在過。
我甚至懷疑,當我個心解剖開嘅時候,有一部分係刻上咗佢個名。
所以,無可能克服,只可以接受。
 
「先生,先生!三號院可以入場喇喎。」
當我回過神嘅時候,見到戲院個服務員向緊我揮手。
我望住頭項上面著咗燈嘅嗰個「3」字。
 
「我唔係三號院㗎。」
轉身。
又多一個交叉。




 
走咗出戲院嘅一刻,我望住四個今日畫上去嘅交叉。
我無怪責自己,因為就連我嘅醫生都同我講過,個病係唔會因為我迫自己去面對就會好翻。
所以,我知道做唔到唔係我嘅錯,只係我仲未準備好放低佢。
唯有,等到下一年再試過。
 
正當我準備去附近嘅廟街食碗煲仔飯安慰下自己嘅時候,我突然喺眼前見到一個熟悉但又唔太想見到嘅人。
Kelly。
佢好開心咁同緊一個男仔傾計,個男仔係一個睇落似ABC嘅人,高大有肌肉,笑起嚟幾陽光男孩feel。
 
我本來都諗住趁佢未見到我就走快兩步,點知都未起步,就俾Kelly一眼發現咗我。
「阿濤!」Kelly勁大聲嗌咗我一聲,然後同個男仔講咗幾句嘢就揮手,跟住就走向我度。
 
「又換畫啦?幾時上嚟簽約俾錢我賺啊?」我暫時放低咗心入面嘅愁緒,用翻平時個樣對住佢。
「咩啊,嗰個朋友嚟㗎,大學朋友介紹識嘅,今日第一次見咋!」Kelly講。




「哦,好啊,咁唔阻你啦,bye。」我只係想快啲打發佢走。
「喂!」Kelly追快兩步又嚟咗我隔離,「其實你係咪成日都覺得我對感情好唔認真呢?」
「係。」
「我唔明喎,我只係想搵一個啱自己嘅人啫。我仲要認真到連交友apps都唔用,淨係去識啲朋友介紹嘅人,點解你都覺得我唔認真呢!」
Kelly拉住咗我,聽得出佢把聲有少少嬲,但我其實真係無咩心情同佢吹水,所以我無答佢,打算繼續行向廟街。
 
就係呢一刻,有一陣電話鈴聲同我擦身而過。
「忘掉你誰能接受~如今放手無言退後~」
 
係「再見Puppy Love」。
 
我即刻轉身,我見到一個啡色長頭髮嘅背影,攞起咗電話嚟聽。
喺呢個年代,仲會用咁舊嘅歌嘅做電話鈴聲嘅人,除咗佢,仲有邊個?
 
呢一刻,我直接無視咗Kelly,直接追向鈴聲嘅主人。




但係追出咗幾步,我停低咗。
我知道呢個係我身體嘅反應,話緊俾我知,我個心唔想接近呢個人。
但係,我個腦不斷同我講,行前啦,差幾步咋,真相就喺前面。
 
我踏出一步,氣喘、心跳加速、頭痛、手腳麻痺,開始不斷咁出現。
「你無事吖嘛?」Kelly喺我隔離睇住我嘅反應,一時間連佢都呆咗唔知點做好。
「扶我...追前面...個女仔。」我好勉強咁講出咗呢句嘢,因為我已經發現自己連氣都開始抖唔到。
「你抖下先啦!仲掛住追女仔!」Kelly扶住咗我,好擔心咁講。
「快...行!」我用盡全力指住前面啡色頭髮嘅女仔,但就喺呢一刻,我見到佢走過咗馬路。
佢嘅身影就咁俾橫過嘅車遮住咗。
 
到底嗰個係咪佢?
當我想再諗呢個問題嘅時候,我就已經雙眼一黑。
耳邊最後聽到嘅,係Kelly嘅尖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