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Ray同若楓嚟自兩間唔同大學,佢哋因為大學year 4一個交流團而認識,之後就一齊咗。
大家都唔係對方嘅初戀,以前亦各自喺大學都拍過一兩次拖。
作為拍過拖嘅人,應該對拍拖呢件事嘅熱情無咁大。
但係有趣嘅係,阿Ray同若楓都不若而同地喺呢段感情入面,搵到一份好難形容嘅感覺。
若果真係要形容,呢種感覺可以稱為「對的人」。
 
阿Ray體貼細心,關懷備至;若楓長袖善舞,擅長待人接物。
兩個人既可以互補,又有相似之處,所以當佢哋一齊之後,都覺得對方就係自己一直以嚟要搵嘅人。
「覺得對方就係自己要搵嘅人」,呢個其實係熱戀嘅情侶嘅通病。
 




好唔容易一齊挨過咗大學同進入社會接軌嘅第一年,然後兩個人慢慢步入適應對方嘅日子。
當佢哋平安無事咁進入咗第二年嘅時候,大家都以為呢段關係將會穩陣咁發展落去。
就喺呢個時候,佢哋終於遇上「頭號情侶殺手」。
 
根據非正式統計,「頭號情侶殺手」,係「比較」。
比較,代表即使你無做錯嘢,你都可以變得唔適合。
比較,代表即使起初你女朋友因為你靚仔而鍾意你,但係你都可以因為唔夠細心而輸俾另一個人。
比較,就係一種殺人於無形、無風起浪,而且成日會突然出現嘅情侶殺手。
 
喺拍拖嘅一年半左右,若楓換咗間大公司。




換公司就代表換同事,換同事就代表住認識多咗好多新嘅人。
由於若楓本身質素幾高,所以一到新環境,自然不乏想接近佢嘅新追求者。
有新人,就係「頭號情侶殺手」出動嘅時候。
 
當時喺眾多埋身嘅追求者入面,有一個比較吸引到若楓。
嗰個人幾風趣幽默,成日都可以引到若楓笑。
呢一點,擅長細心嘅阿Ray當然比唔上呢個新追求者。
 
當若楓慢慢說服到自己,其實自己需要嘅係一個可以帶俾自己快樂嘅人嘅時候,佢決定同阿Ray分手。
對阿Ray嚟講,一直平穩發展嘅關係突然中止當然係好大打擊。




而且喺阿Ray心目中,無論點樣比較,若楓都係唯一嘅「對的人」。
所以分手之後,阿Ray一直放低唔到若楓。
 
阿Ray一直有嘗試搵翻若楓,亦都有加強佢嘅細心照顧,希望可以爭取同翻若楓復合。
例如當佢見到若楓ig話唔舒服,佢會買定若楓食開嘅藥去佢屋企樓下等佢。
當佢見到若楓ig寫咗個好傷心嘅限時動態,佢會即刻送上關心。
以細心照顧嚟講,本身嘅阿Ray已經係《數碼暴龍》入面「究極體」嘅水平,但佢都迫自己進步到去「超究極體」嘅水準。
 
可惜佢搞錯咗嘅係,若楓想睇嘅唔係《數碼暴龍》,而係《寵物小精靈》。
而呢場比賽亦都已經唔再係鬥細心,而係鬥幽默。
所以,阿Ray一直都贏唔翻。
 
而半年之後,若楓嘅比賽規則又有改變。
由鬥幽默,變到鬥自由度高。
所以,勝利者又換咗人。




 
當然,阿Ray得知若楓經歷分手之後有嘗試過再搵佢復合,可惜嘅係,佢喺呢場比賽入面都係贏唔到。
所以,佢只可以繼續等。
 
又過一年幾,若楓再三分手,因為佢發現自己原來對自由度高嘅勝利者都唔係咁在意。
今次佢無再搵新嘅男朋友,因為佢終於發現自己需要停一停,諗清楚自己要咩。
 
自從呢一日開始,若楓思前想後,最後佢好認真咁諗通咗。
幽默,可以得閒笑下,但唔可以生活。
自由度,可以俾自己盡情喺外面玩,但係一齊相處嘅時候其實就係無咩擔戴。
所以,若楓發現自己真正需要嘅,係細心照顧。
 
比賽,終於翻到去阿Ray嘅主場。
 
呢個時候,若楓碌IG嘅時候見到阿Ray嘅post。




若楓諗翻起呢個曾經嘅勝利者,曾經嘅對的人。
若楓㩒入去佢嘅profile。
除咗日常生活之外,無見到有任何女仔相。
呢個係有機會嘅徵兆。
再睇翻佢同阿Ray嘅whatsapp對話,原來係兩星期前講咗幾句無聊嘢。
有保持聯絡,呢個係第二個好徵兆。
 
再碌多啲舊對話,三個月前有一次若楓分享自己拍拖嘅唔開心嘅時候,阿Ray講咗句:「我仲等緊你。」
呢個,係最好嘅證明。
證明佢值得同阿Ray復合。
 
思前想後兩個月,若楓終於決定要同翻阿Ray一齊。
徵兆、證明同決心都有,若楓只欠東風,亦都即係一個好時機。
最後,從佢同阿Ray嘅愛情遺物之中,佢搵到一樣嘢。
一份寫住「分手和頭酒」嘅合約。




 
若楓知道,東風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