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到屋,Kelly已經第一時間入咗廚房。
我跟住佢,企咗喺廚房外面,望住佢開始搵嘢。
 
「唔洗幫我㗎,偵探要你食得健康啲,所以今晚交俾我啦。」Kelly充滿信心咁拉高咗衫袖。
「我睇下幾時要叫消防員嚟救火啫。」我無奈咁睇住佢開始瓦解我個廚房。
 
「喂,咁大間屋你一個住㗎?」Kelly 一邊洗菜一邊問。
「嗯,我爸爸行船嘅,半年先翻嚟一次。」
「咁媽媽呢?」
「死咗。」




「噢,sorry。」Kelly擰轉頭過嚟道個歉,然後又望翻過去洗菜。
 
我一路睇住,見到Kelly洗菜嘅時候將啲生菜撕到好似入咗碎紙機咁,我已經有啲心知不妙。
「你想唔想知點解我成日跟住你?」Kelly又問,似乎佢係一個連靜一秒都嫌多嘅人。
「想。」我答「想」,只係我相信,就算我答「唔想」,佢都會照講。
「因為我真係好想知,到底你覺得認真嘅愛情係啲咩,同埋到底點解你要搞分手和頭酒。」
「呢兩樣嘢,你跟住我我都唔會話你聽。」我冷笑一聲,打算俾啲打擊佢。
 
「所以我而家先要深入虎穴嚟了解你囉!」
Kelly笑咗一聲,從個袋入面拎咗條青瓜出嚟,開始切起上嚟。




「其實我想講,我一直以嚟真係好認真去拍拖㗎。每遇到一個新嘅男朋友,我都好期待呢個人就係最適合我嘅人,而我亦都有好認真去同佢相處。今日聽咗若楓嘅故事,起初我都有諗自己係咪有啲似佢,因為比較而同其他人一齊呢?但係我諗諗下又覺得,我同若楓係唔同嘅。」
我聽到呢道,索性搬咗張櫈坐喺廚房門口,一來方便傾計,二來坐多陣如果一陣廚房著火我都夠腳力即刻跑走。
 
「若楓係因為比較之下覺得對方唔好所以分手,而我每次都係覺得對方唔啱我所以要分手。例如,我前度係一個好識計劃嘅人,但係佢俾唔到我要嘅陪伴我;我前前度係一個學識豐富嘅人,但係佢又唔識製造浪漫。總之從每一個前度入面,我都有認識自己多咗,亦知多咗自己要咩,所以我一直都覺得,即使我男朋友多,我好認真看待愛情,我只係想搵最適合自己嘅人。」
Kelly講完嗰一刻,順手倒咗碟青瓜落鑊炒。
而我聽完佢講嘅嘢之後,確實,係明白多咗佢。
比起形容佢為「對愛情唔認真」,我諗其實佢更加係唔清楚自己要啲咩。
公道啲講,其實好多人都好似Kelly一樣,以為自己係「愛一個上一課」,其實只係「見一個愛一個」。
 
呢件事就好似買餸咁,有經驗嘅師奶一入街市就已經知要去邊檔同埋買咩嘢,因為佢哋好清楚自己嘅需要。




只要未買過餸嘅新手,先會逐間問、逐間揀,因為連佢哋自己都唔知咩係最好。
 
我對Kelly嘅反感,少咗一分。
 
喺上菜之前,Kelly首先擺好咗餐具先。
見佢擺得有板有眼咁,我對一陣餐飯又多翻少少期待。
而有趣嘅係,我見到枱面上出現咗一副唔屬於我屋企嘅Melody公仔餐具。
Kelly見到我望住副餐具,扠住腰咁問:「做咩啊?而家唔俾人有少女心自備餐具啊?呢副係公筷嚟㗎!」
從佢連餐具都帶埋嘅呢個舉動,證明佢上嚟煮餸呢件事絕對係早有預謀。
但係我都係忍唔住要寸下佢:「兩個人食飯,公咩筷?你有潔癖啊?」
「無人想同你Share口水尾啊核突佬!」Kelly駁咗我一句之後就入翻廚房。
算啦,同女人爭拗衛生要求,等於爭取港鐵減價,永遠都係唔會有結果㗎。
 
經過咗半個鐘之後,Kelly終於將菜式逐一上碟。
我望住一碟浸喺黑色水嘅生菜,隔離係一兜雖然燶咗但勉強睇得出係青瓜同蛋嘅物體,最後仲有一盤黃色嘅水。




「你...會唔會解釋下呢三兜嘢係喺邊間實驗室攞出嚟嘅?」我望一望Kelly。
 
Kelly眉頭一皺,首先指住盤生菜:「呢個好明顯係蠔油生菜啦。」
我望住啲稀釋到好似工業廢水嘅蠔油同埋廢紙一樣嘅生菜碎,無奈望去隔離嗰一兜度。
「我知我炒燶咗,但呢個係苦瓜炒蛋。」Kelly期待我嘅回應。
「大佬,呢個係青瓜嚟㗎喎。」我聽到之後呆咗。
「吓?偵探又話苦瓜係青色,然後條邊凹凹凸凸嘅?」Kelly一臉無辜,而我相信憑偵探聰明嘅腦袋,應該都估唔到Kelly咁大個人都分唔到青瓜同苦瓜。
「無所謂啦,兜野燶成咁,咩瓜都苦㗎啦。」我見到Kelly個樣有啲失望,所以嘗試安慰下佢,然後望去隔離兜黃色水度。
「雪梨水,偵探話潤㗎,今次無錯啦掛!」Kelly臉上重現希望咁望住我。
 
呢一刻,我明點解兜水會黃色啦。
我攞匙羹一撈,果然,原個雪梨俾我撈咗上嚟。
我望住個雪梨,再望一望Kelly。
 
「媽咪不嬲話煮嘢呢啲應該交俾男仔做,所以今次人哋第一次煮嘢食嘛,係咁㗎啦!」我睇得出Kelly有啲挫敗。




「我又無話唔食。」睇到佢咁嘅樣,我唯有用生命作為賭注咁夾咗舊青瓜嚟食。
嘩,真係燶到苦。
不過,喺呢舊青瓜上面,我食到啱啱炒好嘅餸先有嘅嗰種溫暖,而且仲要完全無發泡膠盒嘅味。
呢一種,先係屋企入面應該食到嘅嘢。
而我,已經好耐都無食過呢個味道。
 
最後,我哋用咗二十分鐘食晒枱面上面所有嘅化學廢料。
「都唔係太差啫,我哋都食晒啊!」Kelly見到自己煮嘅嘢竟然食得哂,個樣睇落好滿足。
「有無諗過搵返個廚師做男朋友?」
「我有個ex係廚師嚟㗎,佢煮中餐西餐都好好食,但係後來我發現佢太過安於現狀,而我比較鍾意尋求突破,因為價值觀唔同,所以分咗手囉。」Kelly坐喺梳化上面休息住咁講。
「咁你有冇諗過下一個想要點樣嘅男朋友?」我一邊執碗一邊問。
「嗯...最近聽得多坦白同對感情認真,可能我都想搵翻一個咁嘅人。」Kelly好隨意咁答。
「嘩,呢兩個係我優點嚟,你千祈唔好鍾意我。」
「痴線,我鍾意靚仔。」
「死囉,呢個係我第三個優點。」




......
 
十一點五十分。
「我走啦。」Kelly企咗出門口同我揮一揮手。
「今晚唔該哂你。」雖然晚餐嘅味道係災難性嘅,但係,佢亦都誤打誤撞咁煮出咗另一種我期待以久嘅味道。
「鍾意食,我下次再嚟煮!」Kelly睇嚟滿心期待。
「下次帶埋隊消防員嚟係有得諗嘅,夜啦,小心翻屋企。」
「聽日見。」
 
「喂!」
就喺Kelly準備走嘅一刻,我又叫住咗佢。
Kelly好奇咁擰翻轉頭。
 
「你又話著咗lace嘅?」
Kelly狡猾咁笑咗一下,指一指隻腳。




我望落去,反咗一個白眼。
原來,係有lace邊嘅短襪。
 
門最後都係閂埋咗。
呢間屋,又回復翻去一粒聲都無嘅平靜。
而啱啱嗰三個鐘嘅歡笑傾計聲,好似從來都無出現過一樣。
習以為常嘅空虛感,喺一個人嘅大屋之中更加突出。
 
呢個時候,屋嘅鬧鐘響起。
 
風裡笑著風裡唱 感激天意碰著你
縱是苦澀 都變得 美
天也老任海也老 唯望此愛愛未老
願意今生約定 他生 再擁抱

 
我聽住歌詞,突然間腦入面出現咗一個問題。
如果他生先可以同「佢」再擁抱,咁今生呢?
到底我幾時先可以放低嗰份對「佢」嘅執著,學Kelly咁喺感情關係之中來去自如,然後搵一個適合自己嘅人呢?
 
長情,一向俾好多人所稱頌,但原來都可以係代表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嘅痛苦。
絕情,聽落無情無義,但係反而可以令一個人自由自在,唔需要揹住傷痕前進。
咁其實到底一個人長情定係絕情好呢?
 
問題,依然係無答案嘅。
因為呢間屋,再次如常地只係剩翻我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