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楓同阿Ray嘅分手和頭酒約咗七點開始,但若楓早咗十分鐘到,睇得出佢有啲緊張。
佢入嚟嘅時候已經攞住咗個戒指盒,研究緊到底收埋喺邊一度攞出嚟比較好睇。
Kelly亦都好熱心咁上前幫佢,睇得出Kelly都幾想若楓可以成功復合。
 
「琴日無事吖嘛?」趁住未人齊,我過去同偵探吹下水。
「無事。」偵探簡而精咁答我,同時反問,「真係無查到佢哋?」
我搖一搖頭,答佢:「無啊,聽若楓嘅要求同故事都唔算複雜,所以今次唔洗你出手啦。」
偵探表示明白咁點一點頭。
 
大約遲咗五分鐘左右,男主角阿Ray就出現啦。




一見到佢,我就覺得其實佢同若楓真係幾襯。
阿Ray睇落有175cm以上,身形唔大隻但係幾平均,斯文得嚟又唔會有孱弱嘅感覺。
 
佢一入到嚟,若楓就忍唔住企咗起身,然後有啲緊張咗咁笑住講:「好耐無見啦。」
阿Ray斯文而又有啲靦腆咁講:「係啊,好耐無見。」
兩個人都走到枱前面,互望一眼睇下對方坐咗未,然後見到大家有相同嘅動作,忍唔住相對一笑,跟住一齊坐低。
 
「今次掂啦!」Kelly笑住咁喺隔離房嘅錄影之中睇住佢哋嘅互動,好興奮咁講。
確實,睇住阿Ray同若楓嘅互動,感覺就好似睇緊一對初戀嘅男女朋友一樣,有一份無形嘅甜蜜氛圍喺空氣之中。
 




「你記唔記得呢間餐廳?」若楓坐低之後問阿Ray。
「梗係記得,呢度係我當年同你表白嘅地方嘛。」阿Ray笑住答。
「你當年啊......」
 
若楓同阿Ray輕鬆愉快咁開始閒話家常,我同偵探好難得咁喺分手和頭酒上面見到呢啲溫馨場面,內心都不期然咁放鬆咗啲。
而Kelly一見到若楓同阿Ray嘅對話甜蜜少少,就係度細細聲嗌「yes」,唔講仲以為佢睇緊波。
而開心嘅時間亦過得好快,當我見到阿Ray同若楓邊食邊傾咗大約四十分鐘,我就知道係時候到我出場。
 
「Hello若楓、阿Ray,又係我阿濤啊!唔知今晚呢餐大家食得滿唔滿意呢?」
若楓微笑住點頭,而阿Ray就好有禮貌咁答一句:「好好啊,多謝你嘅安排。」




我用笑容回應佢哋,同時繼續講:「既然食得七七八八,我哋就開始今晚特別活動,交換禮物啦!根據若楓嘅建議,我哋交換禮物嘅方法係由阿Ray你先送出禮物,之後再到若楓小姐俾佢嘅禮物你。」
根據若楓事前嘅諗法,咁做先會夠驚喜。
 
阿Ray笑住點一點頭講:「無問題。」
佢轉身喺手提包入面搵咗一陣,然後攞咗一樣嘢出嚟。
 
呢樣嘢一拎出嚟,唔單止係若楓呆咗,就連平日負責主持大局控制場面嘅我都俾唔到反應。
阿Ray拎出嚟嘅,係上面寫住大大個金色「囍」字嘅喜帖,封面上面寫住「若楓收」。
 
「呢個......」若楓面對呢個驚喜,一時間咩都講唔到。
「係我張帖,我12月會結婚啦。」阿Ray臉上幸福嘅笑容,同若楓嘅震驚表情形成強烈嘅對比。
「但係你三個月前先同我講......」若楓努力管理緊自己嘅表情,但更顯得自己百感交集。
「我兩個月前遇到『佢』。嗰一刻,我終於明白,有啲嘢總係需要放低嘅。比起無了期嘅等待,我覺得自己係時候move on。所以,我同咗『佢』一齊,而且因為大家都覺得好適合,所以我哋好快就決定要結婚。」
 
聽住阿Ray呢番說話,我都有種苦澀嘅感覺。




阿Ray用咗一年幾嚟放低若楓,而我用咗五年多啲都未放低到。
係囉,到底幾時先到我可以move on呢?
 
就係我帶住萬緒千愁咁做旁觀者嘅時候,我膊頭突然俾人拍咗一下。
我轉頭一望,原來係喺隔離觀察房走咗過嚟嘅偵探。
佢望咗幾眼之後,耷低頭喺我耳邊講咗幾句嘢。
聽完,我有啲意外咁望住佢,然後點一點頭。
偵探就咁離開咗餐廳。
 
呢個時候,阿Ray已經解釋完佢送禮物嘅原因。
若楓似係幫自己平靜緊,然後勉強咁笑住講一句:「恭喜哂你結婚,不過12月我要去英國出差,應該嚟唔到你婚禮啦,所以,你份禮物,我都係唔收啦。」
阿Ray體諒咁笑咗一笑,然後講:「唔緊要,對我嚟講你係我一個好重要嘅人,可以得到你祝福我已經好開心。係呢,你想送咩禮物俾我?」
 
呢個問題一出,若楓臉上微微變色,但係好快又已經笑翻,講:「我本身預備咗一份禮物,但係比起你送帖咁重手,我覺得自己出手太低啦。所以我都係無謂獻醜啦,我改做送上最衷心嘅祝福俾你啦。祝你以後都可以幸福快樂。」
我望到,若楓喺枱底嘅手慢慢將原本拎定嘅戒指盒靜靜地放翻入個袋度。




呢一刻嘅若楓,唔單止收起咗本身嘅心意,仲有自己嘅心。
 
之後,若楓同阿Ray又傾咗大約半個鐘,呢餐飯就係愉快得嚟又有種隔膜嘅感覺下完結。
 
「希望之後再有機會食飯,到時我帶埋佢嚟認識你。」阿Ray笑住講。
「一定要啦,等我講下你以前嘅醜事俾你未來老婆聽!」若楓做個鬼臉,然後向阿Ray揮一揮手:「我走先啦,之後keep contact啦。」
「嗯,拜拜!」阿Ray都同佢揮手。
 
「今晚唔該哂你哋。」若楓走到去我身邊講,語氣聽得出係失落嘅。
「祝你幸福。」我簡單咁回應咗一句。
「承你貴言。」若楓無奈咁笑咗一下。
呢個時候Kelly都喺隔離房走咗過嚟,攬咗若楓一下。
我睇到若楓咬住咗唇,鼻頭都紅哂,似乎就快忍唔住喊,所以我輕輕拍咗Kelly一下,等佢俾若楓先行一步。
若楓最後向Kelly點咗一下頭表示多謝佢嘅安慰,然後就離開咗
 




「多謝你哋今晚嘅安排,餐廳好好,嘢食都好好,有機會再見。」阿Ray企咗起身,都準備離開。
「我哋做分手和頭酒同做殯儀一樣,好少講再見嘅。」我笑住咁答。
「又係喎。」阿Ray傻傻一笑,走到門口。
「係呢,既然可能無機會再見,我都想睇下你張帖啊,知道下你哋去邊擺酒都好吖!」我指一指佢手上張帖。
「哦.....哈哈,張帖好普通咋,無謂睇啦。我到時會喺紅磡擺酒。」阿Ray答得有啲尷尬。
「做咩啊?張帖唔睇得嘅咩?」我走近佢一步,眼神凌厲咁望住佢。
「吓?」阿Ray嘗試逃避我嘅眼神,然後加快腳步走出門口。
 
就喺呢個時候,門口出現咗一個人。
偵探。
阿Ray停咗步。
 
唔肯俾人睇張帖,係因為,你張帖係假嘅。
偵探雙眼發出睿智嘅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