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Ray、我、偵探,同埋Kelly都入翻房坐低。
可疑嘅請帖依然喺枱上面。
 
「你哋點知張帖係假嘅?」阿Ray個樣又無嗰種俾人揭穿嘅憤怒,反而有啲好奇。
「我見到你張帖上面『若楓收』嘅『收』字墨水有啲化開,而咁啱你手指公上面又有墨水漬,所以我估啲字係新加上去嘅。然後我出去餐廳門口嘅垃圾桶搵一搵,果然搵到一樣我估計中嘅嘢。」偵探將一樣嘢放咗上枱面。
係一個透明嘅包裝袋,上面仲有價錢牌。
「呢個袋同你張帖嘅大小吻合,而且我啱啱出咗去一轉,用Google Map搵到價錢牌上面寫住嗰間文具店,咁就證明你呢張帖係臨時搵到嘅。明明琴日已經通知咗你,點解今日臨時臨急先嚟預備請帖呢?所以我估你張帖係假嘅,甚至張帖入面咩都無寫!」
偵探充滿信心咁指住張帖,而以上呢堆嘢亦都係偵探頭先同我講過嘅嘢,所以我先配合佢截住阿Ray。
 
「好犀利啊!你估中哂!」阿Ray非常真心咁讚咗出口。




Kelly忍唔住攞起張帖打開,發現入面竟然真係咩都無寫。
「吓!好彩若楓無要你張帖啫,佢如果發現咩都無咁你點算。」Kelly驚訝咁問。
阿Ray正準備答嘅時候,偵探又出聲:「好簡單,因為阿Ray好有把握若楓唔會去到佢嘅婚禮,所以接帖嘅機會好低。」
 
偵探一邊講,一邊放低咗部手機喺大家面前。
手機畫面上面,係一個若楓出嘅ig post。
呢個post係一個月前出,上面影住咗一張機票,而下面嘅字就寫住:「好期待,成個十二月都可以去英國出trip,終於可以享受外國嘅聖誕節啦!」
 
「憑呢個post,阿Ray有信心若楓唔會接佢張帖。當然即使若楓想接,以阿Ray對若楓嘅認識,佢一定有方法唔俾張帖佢住。」偵探解釋,而阿Ray都點頭表示猜測正確。
「嗱,我哋就估完啦,係時候到你講下做咩要用張假帖呃若楓啦。」我攤開手指向阿Ray,將發言權交俾佢。




 
「因為我想正式同若楓畫上句號,俾自己重新開始。」阿Ray坐直咗少少,開始講佢嘅故事。
 
若楓嘅出現對佢嚟講係一場意外,一場人生中最美麗嘅意外。
原本以為自己要單身畢業嘅佢,喺year 4 嘅交流團入面認識咗若楓,繼而相愛。
當時嘅佢覺得,若楓就係自己要搵嘅人。
 
兩年後,若楓突然提出分手,對於一直享受喺關係之中嘅阿Ray嚟講,一切有如晴天霹靂。
但係喺佢心目中依然有一個信念。
佢相信若楓就係最適合自己嘅人,而自己亦係最適合若楓嘅人。




所以,阿Ray覺得只要等若楓發現到呢一點嘅時候,佢就會回心轉意。
由嗰一日開始,阿Ray開始咗無了期嘅等待。
 
阿Ray嘗試同若楓保持聯絡,若楓並無抗拒;
阿Ray嘗試展示加倍細心,若楓亦樂於接受;
只不過,大家仍然係停喺朋友關係上面。
 
喺中間嘅一段時間,若楓曾經單身過,阿Ray亦有提出過復合,只係當時若楓答咗佢一句:「我想搵一個自由度高嘅男朋友。」
阿Ray聽到,佢終於明白,原來場比賽一早已經唔再係鬥自己擅長嘅細心。
 
不過,阿Ray都無放棄等待。
因為佢覺得,即使呢一刻無機會,但只要一直喺若楓身邊,當若楓單身嘅時候,佢依然係一號候補。
所以佢肯等,亦繼續以若楓作為目標俾自己進步。
 
皇天不負有心人,佢等咗一年,終於等到若楓第二次分手。




今次佢刻意好有耐性咁等,等一個黃金機會。
三個月前,若楓喺whatsapp上面講咗一啲關於前一段感情嘅傷心事。
阿Ray知道,係機會啦。
於是佢講咗一句:「其實我仲等緊你。」
但係當時嘅若楓只係覆咗佢一句:「多謝你。」
 
三個字,回應咗阿Ray接近兩年嘅等待。
望住呢三個喺屏幕上冷冰冰嘅字,阿Ray終於忍唔住問自己一句。
到底,我仲要等到幾時呢?
到底,我仲值得為咗幾多句「多謝你」而等呢?
 
即使阿Ray愛若楓,但係佢決定放低若楓。
因為佢終於明白,枯死嘅花,無論等幾耐都唔會重生。
咁點解唔俾自己去種過一盤新花呢?
 




上天好似想肯定阿Ray嘅選擇,所以令佢遇上咗梓言。
梓言係一個唔多嘢講嘅人,但勝在心思細密,對人關懷備至。
阿Ray遇上梓言,感覺上就好似遇到另一個自己。
 
心動?
當然有。
只係阿Ray諗緊,到底自己係咪真係放低咗若楓呢?
 
或者係因為梓言俾人嘅感覺實在太親切,阿Ray決定好放心咁對佢講出哂自己嘅諗法。
首先係佢鍾意梓言,其次係佢唔知自己放低若楓未。
梓言聽完阿Ray表白心跡之後,佢只係微笑咁答咗一句:「只要你有信心你會愈來愈愛我,你就可以放得低佢。」
 
聽咗呢句說話,阿Ray好似突然明白咗啲嘢。
一直以來嘅放唔低,其實唔一定係因為佢深愛若楓,而係因為佢根本無俾機會自己去愛其他人。
當無人同若楓競爭嘅時候,若楓當然係自己心目中永遠嘅第一名。




但係,其實都係時候要俾新嘅人進入自己嘅心。
 
兩年,其實真係夠啦。
阿Ray狠心決定,係時候要俾自己前進。
佢決定同梓言一齊。
 
當梓言開始進入阿Ray個心嘅時候,好奇妙地,若楓嘅回憶就開始慢慢變得模糊。
初吻、拖手、節日、慶祝、所有死守咗兩年嘅回憶,喺兩個月入面一點一滴咁慢慢溜走。
取而代之嘅,係同梓言嘅新生活,新回憶。
 
重生嘅生活,比想像中更加順利。
直至,阿Ray收到一通電話。
 
「喂?你好,我係阿濤,係分手和頭酒嘅負責人。你係咪阿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