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Ray同梓言講咗「分手和頭酒」嘅事。
梓言無咩特別反應,反而問翻阿Ray點睇。
 
對阿Ray嚟講,自從生活有咗梓言之後,佢好幸福。
而佢亦都發現,過去兩年嘅自己實在過得太苦太寂寞。
佢唔想走翻轉頭。
 
「聽電話嘅人講,若楓似係有嘢想同我交代,我估佢同我一樣,大家都想有一個清楚嘅了斷。」阿Ray咁講。
梓言笑住咁點一點頭,無再講咩,只係錫咗阿Ray一下。
或者佢係想好巧妙咁提醒阿Ray,你嘅幸福,就喺呢度。




 
阿Ray預準好禮物,刻意提早咗十五分鐘出門口,佢都想同若楓講清楚佢嘅近況。
作為一個曾經好重要嘅人,阿Ray都希望俾自己同佢可以做翻朋友。
 
就喺阿Ray嚟到餐廳嘅時候,佢見到前面嘅若楓。
佢仲望到,若楓手上面嘅戒指盒。
就同當年佢送俾若楓嘅戒指盒一模一樣。
 
阿Ray突然諗到,若楓今日嚟和頭酒嘅目的,可能同佢想像中嘅唔同。
阿Ray一心係想「再見亦是朋友」,但若楓似乎有更大嘅期望。




 
阿Ray停低咗腳步。
若然若楓真係想同自己復合,咁自己會點呢?
若然若楓仲係好愛自己,咁自己又應該點呢?
無窮嘅設想,好似星火燎原一樣,喺阿Ray嘅心入面蔓延。
 
就喺野火亂燒之際,阿Ray嘅心中突然出現咗一個人。
梓言。
梓言就好似從天而降嘅大雨,淋熄咗呢場大火,亦淋醒咗阿Ray。
 




阿Ray好清楚若楓,即使呢一刻若楓真係話鍾意自己,但難保有一日,佢會再重蹈覆轍咁退出關係。
相反地,梓言先係一個可以俾到安穩同幸福生活自己嘅人。
阿Ray唔想俾自己再有機會翻去以前嘅苦戀同等待。
Move on,呢個係佢喺決定同梓言一齊之後,對自己下嘅要求。
 
所以,阿Ray決定喺大火燃燒之前,搶先杜絕火源。
佢為免自己聽到若楓講出心意嘅時候會心意有變,所以佢寧願喺若楓講之前先令佢死心。
呢個係阿Ray諗到最安全嘅方法。
 
阿Ray趕去附近嘅文具店買咗張帖,然後寫低咗若楓嘅名。
佢本身都諗緊洗唔洗寫埋內容,但佢突然諗到,就算寫咗內容都係假嘅,不如諗個方法令若楓唔好攞自己張帖好過。
呢個時候佢記得,若楓嘅ig post講過十二月佢會去公幹。
諗到呢度,阿Ray知道,最後一塊拼圖都齊咗。
 
就係因為要搞呢張臨時嘅喜帖,所以阿Ray就遲咗五分鐘。




而事情之後嘅發展,就如我所見嘅一樣。
阿Ray順利呃到若楓,但係逃唔過偵探嘅雙眼。
 
「點都好,多謝你哋即使發現咗張帖係假,但係都無揭穿我。」阿Ray向我哋微微鞠躬致意。
「但係你唔怕之後若楓問翻你嘅朋友嘅時候會穿煲咩?」Kelly喺呢個時候問。
「我同佢其實無咩共同朋友,所以應該無事。」阿Ray笑一笑,睇嚟佢預先都諗過呢個問題。
 
「我八掛問一句吖,如果唔係有呢張帖,其實你本身預備咗啲咩送俾若楓?」我好奇地問。
阿Ray轉身又喺手提包入面搵咗一陣,再次拎咗一樣令大家驚訝嘅嘢出嚟。
今次係一個戒指盒,同若楓預備嗰個一模一樣嘅戒指盒。
 
阿Ray打開個盒,入面放咗一隻草織嘅戒指。
「呢隻戒指係若楓送俾我嘅拍拖一個月紀念日禮物。當時佢話,佢由細到大都希望搵一個同佢興趣喜好相似嘅人,而佢當時覺得嗰個就係我。當然,後來我哋先發現大家其實真係唔多似。但係我送呢翻呢隻戒指俾佢,係我希望佢可以記得自己到底想要啲咩。我相信人嘅擇偶條件會隨年而變,但同時間,我相信每個人心底都會有一個必要嘅原因去選擇伴侶。我希望,有一日佢都可以搵到自己真正需要嘅人。」
 
阿Ray所講嘅,係愛情嘅初衷。




每個人,心底都會用呢一份嘅初衷去尋找唔同嘅人。
只不過,當人走入花花世界,見嘅嘢愈多,心入面想要嘅自然愈多。

所以就會比較,並且希望不斷幫自己搵到更好嘅人。
但搵下搵下,先發現原來同自己嘅初衷背道而馳咗。
 
諗到呢度,我偷望咗Kelly一眼。
我見到佢個樣好難得咁認真。
我相信,阿Ray嘅說話都打入咗佢嘅心入面。
 
到底呢個拍拖無數次嘅女仔,佢心入面嘅愛情初衷係啲咩呢?
我相信,就連佢自己都答唔到呢一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