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你哋聽咗我講咁多嘢。」阿Ray微笑咁喺餐廳門口同我哋道謝,一貫佢斯文嘅君子風格。
「唔洗客氣,放心,今晚你講嘅所有內容我哋都唔會同翻若楓講。」我對阿Ray講。
今次應該係有史以來最唔誠實嘅「分手和頭酒」,但係,我覺得呢個或者對阿Ray同若楓嚟講都係最好嘅結果。
 
就係呢個時候,我哋聽到一聲叫喚。
「Ray!」
向住聲音望過去,有一個衣著樸素,臉上不施脂粉嘅女仔走到埋嚟,然後阿Ray好自然咁就拖住咗佢隻手。
「同你哋介紹,佢就係梓言。」介紹嘅時候,阿Ray臉上出現咗一個幸福嘅笑容。
「你哋好。」梓言向我哋微笑點頭。
雖然梓言無特別化妝,但成個人身上都有一種淡雅嘅感覺,同日本嘅蒼井優有啲相似。




 
「咁我哋行先啦。」阿Ray拖住梓言起行。
「唔好講再見啦。」我亦都笑住同佢哋揮手道別。
 
睇住佢哋一對嘅背影,即使身型同外貌都唔夠若楓同阿Ray呢個組合襯,但係我覺得,阿Ray同梓言呢個組合可以一直幸福落去。
因為喺佢哋中間,有一種難以言喻嘅調和感。
 
「你覺得呢,阿Ray放低咗若楓未?」
一直專心諗嘢,今晚難得寡言嘅Kelly終於開聲。
「你覺得一個人可以記得人哋一個月前嘅ig post,咁樣算係放低咗未?」




我笑一笑,心裡面當然清楚阿Ray未放低哂若楓。
 
「咁點解佢...?」
「同住院一樣。有人鍾意等到好翻哂先出院,有人鍾意好到一半就重返生活,俾自己一邊工作一邊復元,而阿Ray揀咗後者。」
我相信阿Ray明白嘅係,佢決定唔到幾時可以傷癒,但佢可以決定會唔會帶傷前進。
 
若楓同阿Ray嘅故事,令我諗起咗My Little Airport嘅一首歌。
網上看見一篇文章說 情侶分手後若相處依然
代表 已是沒有愛意 或者 愛意從沒有改變
但我卻更覺得適用於 形容情侶分手以後從沒有再見





 
若楓以為阿Ray會一直等佢,但對於阿Ray嚟講,等夠就係時候move on。
若楓以為阿Ray仍然愛佢,但其實阿Ray已經打算放低佢。
 
呢個世界就係有呢兩種人,有一種人表面上快啲放低,但要用耐啲時間釋懷;有啲人一直都放唔低,但一旦放低,佢就可以好有決心去忘記。
若楓似係前者,本身似放低咗,但其實心底一直都保留住一個機會俾自己回心轉意。
但係佢諗漏咗一件事,就係呢個世界無人有責任要一直等你。
阿Ray曾經嘅等待,係若楓嘅幸運;阿Ray現在嘅離開,係若楓一早就應該面對嘅命運。
用一句歌詞形容若楓,就係「莫道你在選擇人 人亦能選擇你」。
 
而阿Ray好明顯,就係用緊後者嘅心態嚟努力放低緊嘅人。
明明可以簡單同若楓講一句「我有女朋友」,但係佢偏偏搞咁大場大龍鳳,其實我明白佢嘅用意唔係要令若楓知難而退咁簡單。
佢係要破釜沉舟,斷自己後路,唔俾機會自己望翻轉頭。
即使呢刻佢仍然未放低哂,但我相信佢可以。
因為,佢身邊有梓言。




 
當阿Ray唔再死守舊有嘅幸福嘅定義,佢就可以接受到新嘅幸福。
用一句歌詞形容阿Ray,就係「人總需要勇敢生存 我還是重新許願」。
 
「幾時到你啊?」
就喺我好感性咁諗緊阿Ray嘅改變嘅時候,Kelly失驚無神咁講咗一句。
「到我咩?」我明知故問。
 
「放低『佢』囉。」Kelly望一望我。
「唔係咁易㗎。」對我嚟講,放低,同「入中路」一樣咁難。
「人哋阿Ray都係一邊放低一邊搵啦,點解你又唔試下呢?」Kelly唔知點解講得有少少激動。
 
「因為,我要放低嘅唔係一個人,係一個答案。」
一個令我患上驚恐症嘅答案。
 




「你想搵啲咩?我陪你搵吖,仲有偵探,有咩答案搵唔到呢?」Kelly走到我前面,有啲似想質問我。
我吸咗一口氣,轉身入翻餐廳。
 
「唔通你口中所講嘅認真對待感情,就係逃避?」Kelly喺我背後講咗一句。
我停步,擰翻轉頭。
「你唔會明。」
 
「我就算唔明,都係因為你唔講。不過唔緊要,就算你唔講,我都會自己查到個答案出嚟。」Kelly講得好有決心,「我會證明俾你睇,我嘅認真。」
「隨便你。」我講完呢句,就走翻入餐廳收拾。
 
其實自從分手嘅嗰一年開始,我就一直堅持咁等待緊一個答案。
五年幾以嚟,一直都無放低過。
又或者相反地,係呢個答案一直都無放過我。
所以由嗰一年開始,我嘅心就閂咗門,無再俾任何人入過嚟。
 




時光飛逝 如幻似煙 何時先可以停止懷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