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成自稱係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嘅人,由細到大都係付出勞力但係毫無腦力嘅角色。
好細個開始佢已經知自己讀書唔叻,不過佢嗰個做地盤嘅老豆教佢:「唔撚驚,唔識學到識!」
所以對子成嚟講,蠢從來都唔係問題,因為學學下就會精。
 
當然,對子成嚟講,有兩嘢佢係學極都唔識嘅。
第一係讀書,除咗體育叫做好少少之外,其他科根本上係一敗塗地。
所以到咗中三,佢已經決定放棄讀書,專心跟老豆學做地盤。
對於佢嚟講,地盤先係真正可以「唔識學到識」嘅地方。
 
而第二樣佢學極都唔識嘅嘢,係明白女人心。




佢性格直腸直肚,好聽啲叫做坦白爽快,難聽啲就係粗心大意。
所以每次佢遇到自己有興趣嘅女仔,佢都淨係識得一招,就係「一嘢轟落去」。
 
「我好鍾意你啊,你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
呢一招正常係唔得嘅,不過都有一兩次俾佢得咗。
得,係因為對方覺得佢有嗰句講嗰句夠坦白,加上外型又幾fit,所以俾佢過到關。
但係拍落拖對方就會發現,子成雖然好,但份人真係又悶又無心思,所以通常好快就會因為呢啲原因而分手。
所以對於子成嚟講,要明白女人需要啲咩,似乎係永遠都學唔識嘅嘢。
 
直到佢遇到美珍。




 
佢同美珍嘅相遇,可以話係一個奇跡。
因為喺呢一次相遇入面,子成難得地展示到自己最勁嘅優點,而唔係不擅辭令嘅笨拙。
而子成嘅優點,就係體力。
 
話說嗰次子成同班地盤朋友放飯行經女人街,突然聽到前面有人尖叫一聲:「搶嘢啊!」
當子成班朋友仲望緊發生咩事嘅時候,子成諗都唔諗就已經衝咗去前面。
當佢跑到去一個女人街嘅攤檔位,見到有個女人個樣好驚咁講:「有個阿叔搶走咗我哋幾個袋啊,美珍去咗追佢!」然後向前方一指。
子成跟住手指一望,果然見到前面有兩個跑緊嘅人影。
子成即刻快馬加鞭,喺女人街嘅人群之中穿插,希望追到上去。




 
呢場驚天地泣鬼神嘅追逐由女人街開始,一直追到去太子金都門口。
最後個偷嘢嘅阿叔跑到中暑,唔洗子成出手已經訓低咗,反而要子成幫佢叫白車。
就喺子成攞到呢個阿叔偷走嘅三個手袋嘅時候,有另一個女仔滿頭大汗咁跑到嚟。
呢個女仔當時著住一件寫住「Addidos」嘅翻版tee,條腰仲帶住收錢專用嘅腰包,塊面跑到紅扑扑。
子成覺得呢個女仔幾可愛又幾特別,因為佢估唔到有女仔可以跟佢由女人街跑到嚟金都。
 
「你係美珍?」子成將手上嘅三個袋交呢個女仔。
「你點知嘅?不過,唔該哂你。」美珍面紅紅咁接翻個袋,向子成笑一笑。
子成同美珍交接個袋嘅一刻,雙方嘅手指接觸咗一下。
兩個人對望,再低頭一笑。
 
直到目前為止,一切,美妙得好似電影入面嘅愛情故事一樣。
但呢個故事嘅浪漫只係維持咗一秒。
 
下一秒,當美珍笑住咁攞咗個袋之後,行咗埋去嗰個中暑喺側邊抖緊嘅阿叔度。




「仆你個街,男人老狗偷袋!好偷唔偷,偷最平嗰三個都仲要跑咁撚遠......」美珍指住個阿叔係咁鬧,簡直係驚天動地。
而子成默默喺側邊度望住美珍,內心覺得,呢個女仔真係好特別。
正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連美珍當街鬧人都覺得好特別,證明子成已經心動。
 
後來美珍話要多謝子成幫佢捉賊,請咗佢食一餐飯。
子成喺嗰餐飯入面再次用翻佢嘅拿手好戲, 「一嘢轟落去」。
意想不到嘅係,美珍一口就應承咗。
由嗰日開始,子成同美珍就一齊咗。
 
美珍原來係喺女人街賣老翻手袋嘅人,專門sell下遊客或者師奶。
子成形容美珍係一個好識照顧人嘅人,亦係有史以來最接受到自己嘅人。
因為美珍嘅性格係有嗰句講嗰句,唔啱就鬧,鬧完就教。
咁啱子成就係一個頭腦簡單嘅人,做錯就學,學完就改。
 
例如,當佢哋第一次慶祝情人節,美珍難得撒嬌話想鋸扒,當時子成一口應承;




點知當美珍搵咗全屋唯一一條裙出街嘅時候,子成竟然帶咗佢去茶記食雜扒飯,仲話「一個價錢三塊扒,幾撚抵」。
結果,嗰日佢俾美珍由茶記門口鬧到去Outback,從此之後,子成學識咗,當女朋友對飲食有要求嘅時候,最好早一日預備下。
 
又例如,當佢哋就快到拍拖半週年嘅時候,美珍暗示咗大家要交換禮物。
去到半週年嘅時候,美珍送咗一對子成夢寐以求嘅Timberland俾佢;
而子成,竟然送咗一套德國刀具俾美珍。
據佢自己解釋,原因係呢套刀具真心好用,而且有特價。
結果,美珍嗰日嬲到一刀插咗喺食飯枱到,嚇到經過嘅侍應咩都唔敢講。
從此之後,子成學識咗,要準備禮物,就要平日多啲觀察留意女朋友。
 
一個願教,一個願學。
美珍同子成嘅愛情故事就係咁樣寫咗就快六年。
對子成嚟講,「唔撚驚,唔識學到識」呢句說話就係佢同美珍嘅相處之道。
雖然佢蠢,不解風情,但佢同時唔俾自己同一件事錯兩次。
所以六年以來,雖然兩個人仍然會鬧交,但次數愈來愈少。




唔係子成愈來愈識拍拖,只係佢愈來愈認識美珍。
 
而佢願意學嘅其中一個原因,係因為佢知美珍唔係為咗要佢滿足自己而逼佢改變,而係當美珍留意到自己有不足嘅時候,願意有耐性去教自己。
愛情從來都係兩個人嘅事,因為兩個人都唔同,所以大家都有需要去學習配合對方,適應對方嘅節奏。
美珍唔係一個鍾意要男仔估估下嘅女仔,佢會好直接將自己嘅需要講出嚟,令子成識得配合。
子成感覺到,美珍唔係要將佢改造到成為一個「滿足自己」嘅男朋友,而係只係想佢有進步,例如係識得點樣去留意人,識得點樣去關心人。
因為講到底,拍拖,就係一門互相關心,互相了解嘅學問。
所以美珍用最直接嘅方法俾子成了解自己,而子成亦用最簡單嘅方法去關心美珍。
 
而今次佢嚟到威哥呢度嘅原因,係因為佢同美珍即將步入五週年,而呢啲大時大節需要一份禮物。
「要準備禮物就要平日多啲觀察留意女朋友」,所以子成一早已經準備好今次嘅禮物,一個真嘅LV袋。
因為佢已經聽過賣翻版嘅美珍自言自語講咗好多次,人生入面好想擁有一個真LV袋,所以今次佢決定用呢個袋作為六週年禮物。
 
而子成喺朋友搭路之下,搵到一個比門市貨平一千蚊嘅選擇。
但佢為免自己買錯假貨,所以決定上嚟搵朋友威哥教路。




威哥本身就係製作LV假貨嘅專家,當然對點樣分真假相當有心得。
所以子成今日嚟到呢度,正正就係嚟上堂嘅。
 
聽住子成同美珍嘅愛情經歷,我將本身心入面對佢嘅疑懷一掃而空。
因為,我相信一個願意為愛情努力改變嘅人,一定係一個善良嘅人。
而子成同美珍嘅故事聽落好笨拙,但我更加鍾意入面嘅嗰一份坦白同直來直往。
 
一方有需要,就講出嚟;
一方唔明白,就提醒佢,
一方未做好,就等佢進步。

 
世界上所有情侶由相識嘅一刻開始,即使如膠似漆,但始終都係兩個人。
既然係唔同嘅個體,就自然有唔同嘅心思意念。
好多時,女人因為面子,想男人自動自覺咁明白佢。
但其實女人無諗過,要估中自己嘅心思,仲難過估公字。
 
同樣地,男人因為面子,對女人嘅提醒視若無睹,活出本我。
但男人無諗過,其實女人講嘅嘢有時唔係要求、唔係命令,而係佢哋衷心對另一半嘅期望,或者係佢哋對愛情嘅希冀。
 
好多人因為保住面子,而失去咗關係;
但係子成同美珍就係咩都唔諗咁直來直往,反而令到關係走得長久。

 
如果每段關係都可以擁有咁坦白嘅交流,可能我一早已經失業。
而且,可能我都唔需要擁有一個守住五年幾都未有答案嘅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