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子成講完佢嘅故事之後,我、偵探陪佢上咗一個鐘嘅LV真偽分辨課,成個過程簡直係令人歎為觀止,簡直比消費者委員會更加專業。
聽完之後,我、偵探陪子成去到LV嘅門市。
因為子成個禮物手袋雖然已經經過威哥再三驗證係真貨,但係佢都係想去門市再見識一下門市賣嘅貨式,一來用下威哥教嘅技巧睇袋,二來都比較下手上嘅袋同門市嘅袋有咩分別。
 
「嘩!真係一撚樣喎!」子成好驚訝咁望住手上嘅袋同門市個袋。
LV個員工應該好少招呼地盤裝扮同埋成口粗口嘅顧客,所以都只係企埋一邊陪笑。
「無論係布紋、車線、金屬扣嘅反光度,兩個袋都一樣......」
睇住子成好認真咁檢查兩個袋,我開始都明白點解美珍唔介意子成嘅不足,反而願意一直教佢同提醒佢。
因為愛情嘅技巧,其實全部都可以學翻嚟;但唯獨子成身上嗰份單純嘅認真,係無可替代嘅。
能夠搵到一個甘願聽自己意見,為自己改變嘅成長嘅另一半,相信呢個就係美珍愛子成嘅原因。




 
當我仲喺腦海入面欣賞緊子成嘅時候,突然聽到隔離櫃檯傳嚟咗一把聲:「乜你哋舖頭啲客人愈嚟愈低質素㗎,講哂粗口咁,拉低哂你哋個brand。」
一聽呢啲尖酸刻薄嘅聲,我都知道講嘢嘅人一定係一個八婆。
 
我望過去聲音來源,見到一個著住深綠色碎花裙嘅中年女人,睇落四十幾歲,應該都係一個衣食無憂嘅有錢婆。
有錢婆留意到我望住佢,佢用翻一個望住蟻民嘅眼神嚟睇我。
我平生最討厭嘅就係呢啲狗眼看人低嘅人,而且佢仲要出口寸我啱啱先欣賞緊嘅子成,我心入面更加唔抵得佢呢啲行徑。
 
我呢個時候走埋去佢企緊嘅櫃檯前面,然後問啱啱招呼緊有錢婆嗰個女店員:「你好啊,我想問下呢,其實你哋品牌本身有冇話限制顧客類型或者年紀㗎?」
因為我問得好有禮貌,或者我本身天生有幾分帥氣,所以女店員微笑住咁答我:「我哋歡迎所有類型嘅顧客啊,先生你都想買袋?」




我笑一笑,然後講:「原來你哋品牌咁大眾化嘅,咁真係好難得喎,名牌得嚟又接受唔同嘅顧客。人哋話心地好就會靚,你哋似乎係品牌好所以店員靚喎。」
女店員聽到,又細細聲掩嘴喺度笑。
 
「不過好可惜嘅係呢,有啲人唔知你哋品牌理念,又買你哋品牌嘅嘢,我覺得真係有啲浪費囉!」
我講完呢句,女店員似乎都聽出我話中有話,所以今次唔敢大聲笑出聲。
「係呢,你鐘唔鐘意聽Rap?」我突然咁問。
女店員諗咗一諗答:「都ok啊。」
我笑一笑咁講:「我Rap兩句你聽。」
 
我偷望一眼,果然發現有錢婆一直聽緊我同店員嘅對話。




咁我相信,我句句有骨一直都係針對住佢。
而佢聽住都好,因為跟住落嚟我準備同佢開火。
 
「咳咳...... 有乜嘢新款最緊要最快得到
但係你身上根本都睇唔撚到質素」
 
我刻意一邊Rap,一邊望住有錢婆。
「你講咩啊?」有錢婆聽到臉上嘅青筋都爆哂出嚟。
「我唱歌咋,又唔係話你。」我本身仲想駁多幾句,但係偵探同子成已經拉走咗我。
臨走之前,我睇住有錢婆嘅嬲樣,心入面一陣清涼。
 
呢個世界就係咁,有錢有地位嘅人總係覺得自己高人一等。
但係其實好似子成同美珍呢啲睇落低學識低地位嘅人,一樣可以好有愛情智慧,分分鐘比起好多又離婚又婚外情嘅有錢人更勝一籌。
 
「嘩,好彩我唔喺度咋,如果唔係我一定幫口激到個八婆爆血管啊!」




Kelly一邊喺廚房炒菜,一邊講。
無錯,Kelly嚟我屋企煮晚餐差不多已經有大半個月嘅時間。
自從第一次製作化學廢料之後,佢每星期都會上嚟一兩次,而佢嘅專用Melody餐具已經長駐咗喺我屋企,而我都已經習慣咗主動幫佢擺埋公筷。
雖然廚藝進步甚慢,但至少我對佢嘅出現少咗抗拒,而我亦未食到肚屙,所以算係默認咗佢可以自己殺上嚟。
 
可能因為一直習慣一個人住,所以從來無覺得有咩問題。
但自從有咗Kelly嘅出現之後,我突然發現,呢間屋好似重新有翻生命。
當呢個地方只有我一個嘅時候,佢只係一間屋,一個俾我休息嘅地方。
但當Kelly出現嘅時候,呢個地方變成咗一個家,一個令我有快樂同想享受嘅地方。
 
我講唔出,到底呢個係Kelly嘅威力,定抑或係其實任何一個人做同一件事都會有呢個效果。
但係我知道,雖然我個心有一道牆隔住咗,但牆後面嘅真我,其實非常渴望同人接觸。
 
「係呢,今日你晏晝去咗大快活?」我突然諗起晏晝嘅事,刻意試探下Kelly。
「你點知嘅?」Kelly好驚訝咁從廚房伸咗個頭出嚟。




「我仲知你去咗見我中學同學添。」我用看透世事嘅眼神望住佢。
 
「係啦係啦叻啦叻啦,你做咩跟蹤我?」
「我無跟蹤你,只係咁啱撞到你啫。我反而想問你,你點解要見我個中學同學嘅?」
 
「咁我講過要起你底㗎嘛,我嗰日聽Rebecca提起你中學名,然後發現我Facebook竟然有一個係讀你間中學嘅朋友,咪叫佢出嚟問下你啲嘢囉!」
「咁你問到咩呢?」
「唉!佢話同你唔熟喎,唯一問到嘅,就係知道你當年嘅女朋友同你同班,個名叫做歐雪。」
歐雪。
呢兩個字好似雷轟一樣喺我心入面響咗一下。
 
一個將我個心封閉咗五年幾嘅名。
一個賜俾我無能力再去接觸愛情嘅名。
一個令我痛不欲生滿手割痕嘅名。
一個牽帶住我最大傷口嘅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