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個袋嘅布紋、車線、金屬扣嘅反光度,全部同我平時女人街賣嗰啲一模一樣,你呢個係高仿嘅假貨嚟㗎,你俾人呃錢啦傻佬!」美珍激動地拍哂枱。
「無理由㗎,我已經跟住你平時用開嘅高仿袋比較過,明明係唔同㗎!」子成自言自語咁講。
 
「屌,你自己過嚟睇啦!」美珍一手拎翻自己放咗喺後面枱面嘅手袋,叫子成過去睇下兩個袋嘅分別。
美珍右手拎住子成送俾佢嘅袋,左手拎住自己用開嗰個袋。
「你睇下你個袋嘅布紋,好明顯係深淺不一,呢樣就同我用開呢個高仿一樣,你望下呢度......咦?!」美珍講到呢度,望住兩個袋呆左一呆。
「你再睇下袋邊嘅車線,你呢個假袋用嘅係純啡色線,真袋係用兩種有少少色差嘅啡色線嘅,所以你望下我個高仿袋嘅車線都係得一種顏色......咦?!」美珍講講下,望住自己左手邊個袋又再呆咗。
 
然後美珍直接放低咗子成送俾佢嘅袋,望住自己個袋。
「咪住......袋皮嘅印字......金屬扣嘅光暗......鍋釘位......」




美珍好似驗屍咁望住自己個袋,然後不可置信咁慢慢講咗一句:「點解......我用開嘅高仿袋......變咗真袋?」
 
子成臉上出現咗奸計成功但又要忍住笑嘅表情,然後講:「你打開個袋先。」
美珍仲未相信自己手上拎住嘅袋由高仿變成真嘅LV袋,佢有少少手震咁樣將個袋打開,然後望到袋入面嘅一樣嘢。
「頂......」呢句粗口,伴隨住美珍當場流咗兩行眼淚。
 
「我記得你講過,如果我要求婚,一定唔可以就咁講,而係要俾到驚喜你。」子成一邊講,一邊從美珍手上面攞住咗真嘅LV袋,然後喺入面攞出咗一個戒指盒。
美珍掩住咗個嘴,兩隻眼擘到好大咁望住子成。
子成單膝跪低咗,然後打開咗戒指盒,入面有一隻唔算大,但一樣好閃令令嘅戒指。
 




正當大家都期待子成會講出感動嘅愛的宣言嘅時候,子成突然又喺度摸身摸勢。
然後,子成喺褲袋入面再攞咗本簿仔出嚟,然後好快打開咗一頁,好似溫書咁自言自語咁講:「求婚要有驚喜、之後要跪低、講愛的宣言、要感動嘅、唔可以講粗口,然後要唱歌,最好唔好走音。」
 
睇完之後,子成好似好有信心咁收好本簿,然後望實美珍講:「美珍,呢六年嚟好多謝你一路陪住我。我只係一個地盤佬,而且又唔識拍拖,好多謝你一路教我,令我由一個完全唔識點樣同你拍拖嘅傻仔,變成一個開始識照顧你、令你開心嘅傻佬。雖然你成日講粗口,開口埋口又話要劈死我,但係我知其實你心地好好,而且好關心我,好愛我。你教過我嘅嘢,我其實都有用本簿仔抄低哂,好似今日求婚咁,我都係跟你以前唔同時候講過提過嘅嘢去做,希望可以令你開心。
美珍,我好多謝你,亦都好愛你。喺你身邊,除咗幸福之外,我覺得自己亦都成長咗。所以,我好想將一直以嚟你教我嘅嘢十倍奉還俾你,我要令你以後都幸福。
美珍,你可唔可以嫁俾我啊?」
美珍喊住咁不斷點頭,然後子成好溫柔咁拉住咗美珍嘅左手,將戒指慢慢套上去佢隻無名指度。
「求婚咋,中指啊......」我合埋嘴唇喺側邊鬼食泥咁提下子成,子成先發現自己幫美珍戴錯手指,嗱嗱聲即刻改翻。
 
亦都喺呢個時候,房入面響起咗音樂。




「我記得有一次傾計嘅時候你提過,如果求婚嘅時候有埋唱歌一定好浪漫,所以今日,我都預備咗一首歌俾你。雖然我好唔鍾意許志安,但呢首歌,真係好適合我唱俾你聽。」子成輕輕力拖住美珍戴咗戒指嘅手,然後望住佢,開始唱出呢一首歌。
 
呢一首歌,係許志安嘅,你的男人。
「能照顧你成為我理想 背得上重擔變得堅壯
參得透世故能為小事而著想 愛令我成長
我會克制令我迷途過的心癢
你眼睛彷彿一扇窗 抬頭望到我最大方向
 
我盡力學習成為男人 有了你我會做事認真
珍惜一個人 終於改變一個人 愛情令缺點有了知音
你就是動力成全人生 無論充裕或苦困
毫無異心虔誠為你爭取滿分 我足跡這一生貼著你足印」
 
美珍聽住聽首歌,固然係喊到成面淚水。
而作為知道佢兩個愛情故事嘅我、偵探同埋Kelly,大家喺側邊一樣睇到好感動。




呢份感動,係來自見證子成呢個四肢發達嘅大男孩,好似真係成長咗。
 
「珍惜一個人 終於改變一個人 愛情令缺點有了知音」
呢一句歌詞,好似係為佢哋嘅愛情故事度身訂造一樣。
即使子成曾經有不足,即使曾經不解風情,但係佢遇到一個令佢成長,令佢明白咩係拍拖嘅人。
最後,子成憨直嘅缺點,反而成為咗呢段感情入面敢於改善嘅優點。
而呢個優點,終於為佢換嚟咗一個佢可以深愛一世嘅人,美珍。
當你可以遇到一個識得用愛去包容同改善你缺點嘅人,擁有缺點就唔會再係一個問題。
今晚嘅晚餐,就喺幸福嘅淚水同歌聲之下步入尾聲。
 
「多謝你哋幫我諗個驚喜求婚出嚟啊!」子成臨走之前,再次用佢熱情嘅握手嚟表達佢嘅謝意。
「小意思,最緊要你哋幸福啫。」我笑一笑咁答佢。
 
無錯,「真袋換假袋」呢個驚喜當然唔會係子成諗得出嘅嘢啦,所以其實一切都係由我去幕後策劃嘅。
首先,我哋將美珍放咗喺身後面、佢自己用開嘅高仿袋換成子成買嘅真袋,然後再將高仿袋換到子成手上,令到子成送袋嘅一刻,送出嘅只係一個高仿袋。




與此同時,我哋亦預早將戒指收入真袋當中,等子成可以嚟一個驚喜二連擊。
呢個亦係點解我今晚要book咁大間房嘅原因,因為我一早知子成要求婚,所以刻意留多啲位俾佢表演。
而偵探同Kelly做侍應亦係計劃一部分,方便促成成個換袋過程。
 
「如果無你哋,我本身打算將隻戒指放入個酒杯就算㗎啦。」子成笑住咁講。
好彩子成無咁做,如果唔係以美珍大大啖食嘢嘅方法來講,佢一定一啖就飲咗隻戒指落肚,到時候求婚要等翻隻戒指出嚟都起碼要一兩日之後。
所以,我相信而家就係最好嘅結果。
 
睇住子成同美珍兩個拖住手離開嘅背影,我突然發現咗「分手和頭酒」呢件事比我想像中嘅意義更多。
本身「分手和頭酒」呢樣野只係一個我想幫助情侶係分手之前講清講楚嘅服務,但到我今日睇到子成同美珍嘅故事,我發現原來除咗見證分手之外,「分手和頭酒」更加可以幫我見證一對對情侶點樣喺艱難嘅情況之下捱過分手嘅關口。
所以我相信,我會一直將呢件事做落去,話唔定有一日,我會因為呢度嘅故事,而打破到我心入面嘅嗰道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