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月後,子成同美珍正式擺酒結婚。
佢哋之可以咁快手準備好一齊,當然多得背後有子成嘅一班好友幫手,其中亦包括威哥。
雖然子成份人憨直,但其實為人好有義氣,唔計犯法嘢,基本上人哋叫得佢幫手嘅嘢都會幫。
佢過往儲儲埋埋落好多幫過人哋嘅人情,今次就喺婚禮上面得到翻哂所有朋友嘅幫助。
據我所知,無論場地、攝影呢啲嘢都有朋友幫佢包辦,就連親友嘅紀念品都有人幫佢準備埋。
或者,呢啲就係傻人有傻福,好人有好報。
 
而喺呢三個月入面,我嘅生活無咩大分別。
我繼續見證咗三十幾對情侶分手,亦有唔少新嘅情侶嚟咗簽約。
有分,有合,或者呢個就係人生常態。




 
而講到生活中最大嘅分別,始終都係同Kelly有關。
呢三個月以嚟,由最初一星期一兩次,去到近期差唔多每日佢都會上嚟煮嘢食。
慢慢地,晚餐時間亦變成咗我每日最期待嘅時間。
每日就係寸下Kelly煮嘅嘢難食,然後大家又分享下生活趣事或者商量下點樣搞和頭酒嘅細節。
一切都好快樂,好快樂。
 
我知道呢一份快樂之所以可以維持到,係因為我同Kelly一直都守住咗大家嘅協議,就係唔再探查大家嘅過去。
正因為唔理會過去,我哋先可以享受呢一刻嘅快樂。
 




每晚嘅晚餐時間的確好令人滿足,滿足到我開始習慣咗有Kelly出現嘅生活。
當然,我個心一直提醒住我,習慣,係一個好危險嘅字。
習慣係代表,你已經視一件事或者一個人嘅出現為理所當然。
所以若然呢個人一旦消失,你嘅生活就會被打斷、破壞。
 
所以,我一邊享受喺每一日嘅晚餐時間,我亦都一邊提醒自己,呢一切只係暫時性嘅。
有一日,呢一種快樂會到期,會消失。
可能呢一日嘅出現係因為Kelly有新嘅男朋友,亦都可能係佢終於對呢種每日煮飯仔嘅遊戲失去興趣。
 
但係講起生活嘅變化,其實Kelly喺呢三個月入面同樣出現咗一個變化。




三個月前嘅佢,無論出現喺office之前或之後,成日都會有唔同嘅男仔出現喺佢身邊。
以佢嘅解釋,就係「眾裡尋他千百度」,唔識多啲,又點樣搵到最適合自己嘅呢?
 
但係喺呢三個月入面,我好似無再見到佢身邊有出現新或者舊嘅男仔。
我唔知點解佢會停止咗佢一向視為認真嘅覓偶活動,而我亦都無問到。
喺我心入面,曾經有一刻諗過,會唔會係因為我呢?
但係下一秒,我已經好快咁同自己講,咁大個人唔好咁多幻想啦。
 
「屌!咁撚煩㗎!」
子成一聲粗口,令到我回一回神。
子成個樣又嬲又無奈,同佢一身嘅新郎衫形成強烈對比。
 
無錯,今日係子成同美珍擺酒嘅日子,子成特登邀請我、偵探同Kelly提早到場,當係幫佢練習下轉頭結婚嘅時候要做嘅步驟。
 
「屌!我最初以為要揀結婚戒指已經夠煩,咩鳩嘢八心八箭,我差啲以為自己睇撚緊『火影』出招啊!點知,原來結婚仲煩!搞撚錯!」子成對住結婚嘅繁文縟節完全投降,記咗好幾次都仲未記到哂成個結婚次序。




「我哋可以試多次嘅。」證婚人見到子成咁躁都驚咗一驚,嘗試溫文咁勸下子成再試。
「試咗五次啦屌!」子成似係氣餒多過嬲。
 
聰明同記性始終係天生嘅,呢樣嘢大家真係束手無策。
就喺呢個時候,Kelly突然開聲:「不如我哋做一次俾你睇啦,你睇動作可能易記啲呢!」
「都好喎!」子成聽到呢個建議,個樣即刻笑翻。
 
Kelly一講呢個建議,我個心已經有種不詳嘅預感。
果然,Kelly望咗我一眼,然後向我招手。
為咗子成,無計,唯有頂硬上。
 
我同Kelly企咗喺證婚人面前,開始準備聽證婚人講嘢。
證婚人望一望我同Kelly,然後同子成講:「第一樣嘢,企上台嘅時候記得同新娘企近少少,同埋到時一手拎咪,另一隻手捉一捉住新娘隻手。」
證婚人一邊講,一邊俾咗枝咪我,同時將我同Kelly推近咗少少。
我同Kelly,呢刻就只有半步嘅距離,以我哋嘅身高差,我啱啱好可以聞到Kelly嘅髮香味。




Kelly「啪」一聲打咗我右手一下,然後細聲講:「專心啲聽啦,捉住隻手啊。」
我唯有聽證婚人講,尷尷尬尬咁捉住咗Kelly嘅指尖,佢指尖嘅溫度比想像中凍。
 
「第二樣嘢,我會讀出一段嘢,到時你專心望住新娘就得。到我講完,我會問你一句問題,你到時記得答我願意就得。而家試一次俾你睇。」
證婚人開始讀起傳統嘅結婚宣言,而我聽佢指示望住Kelly。
但當我發現Kelly兩雙眼都望實咗我嘅時候,我忍唔住迴避咗佢嘅眼神。
我一迴避,就覺得隻手一痛,原來係Kelly用手指摵緊我捉住佢嗰隻手,逼我望翻住佢。
 
當我無辦法咁望住Kelly嘅時候,我見到佢眼神入面有一種期待。
呢一刻內心充滿尷尬嘅我,完全唔明白佢到底期待緊啲咩。
 
呢個時候,我終於聽到證婚人問咗一句:「......你願唔願意呢?」
我呼出一口氣,俾自己入戲少少咁望住Kelly,然後講:「我願意。」
 
因為我同Kelly真係企到好近,所以我留意到佢聽到「我願意」呢三個字嘅時候,臉上閃過咗一刻嘅微表情。




喺一秒之間,佢臉紅咗、嘴角微微上揚、眼光亦都望開咗。
佢,怕羞。
雖然我對佢嘅反應有啲意外,但係我覺得佢怕羞嘅樣又幾可愛。
 
「好,之後就到新娘做翻一樣嘅嘢,呢樣就唔洗練啦。之後新娘講完嘢,就會由新郎幫佢戴戒指嘅......」
證婚人繼續教落去,而我同Kelly亦都繼續扮落去。
子成喺側邊睇住,好似又真係學到唔少嘢咁。
但係我其實都無咩留意佢,因為我嘅眼光,一直都喺Kelly身上。
 
雖然只係一場示範,但唔知點解我感受到Kelly好投入。
無論眼神、表情,佢都真係好似一個準備要結婚嘅人。
或者準確啲嚟講,係一個期待緊幸福嘅人。
 
示範完嘅時候,證婚人叫子成試多次,而佢都信心滿滿咁走咗上台練習。
而我同Kelly落翻台之後,我先發現要鬆翻開Kelly隻手。




我留意到本身一開始嘅時候我只係握住佢嘅指尖,但到落咗台嘅呢一刻,我隻手原來一直都包住咗Kelly嘅手。
我再望一望Kelly,佢係一副若無其事嘅表情。
 
呢一刻,我心入面嘅危險警報響起。
因為喺啱啱嘅示範入面,我覺得自己心裡面出現咗一個唔應該有嘅感覺。
一個我呢三個月以嚟一直逃避壓抑嘅感覺。
 
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