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Chloe嘅電話之後,我一時間都唔識得俾反應佢,所以只可以跟程序答佢,我約到日子同埋book到餐廳之後會聯絡翻佢。
我收咗線之後,忍唔住透咗一啖大氣,因為連續聽哂Desmond 同Chloe兩個人,兩個相反角度嘅故事之後,我覺得自己個心有啲沉重。
一方面我係為佢兩個嘅關係而覺得沉重,另一方面我亦都為我自己嘅角色而煩惱。
一個想求婚,一個想分手,到底呢一餐係咩嘅和頭酒呢?
 
偵探同Kelly似乎見到我個煩惱樣,所以行咗埋嚟睇下我咩事。
我同咗佢哋講Desmond 同Chloe嘅故事,睇下佢哋覺得我應該做啲咩好。
 
「一係就話俾Desmond知,等佢唔好求婚,廢事希望愈大失望愈大;一係就話俾Chloe知,佢知Desmond想結婚,可能會改變諗法。」
Kelly講嘅呢兩個方法我都有諗過,但係我都覺得唔係最好嘅辦法。




因為「分手和頭酒」嘅目的係俾雙方坦誠溝通,如果由我哋代言,咁樣反而係我哋出手破壞咗呢一份坦誠。
呢一樣就係我最唔想發生嘅事。
 
「隨遇而安啦,未到最後,無人估到結局會點。」偵探喺側邊講。
雖然好似馬後炮,但係呢個亦都係我諗過嘅另一個方向。
我有諗,但係都未決定接受呢個方向嘅原因,係因為而家嘅情況就係你明知Desmond揸住架車一直衝,而前面就係懸崖,理性上,我係應該要勒住佢嘅。
但係,偵探講嘅亦都啱,因為可能Desmond繼續衝,可能一下就衝咗落去個金礦度,呢樣真係無人知。
而重點係,無論Desmond同Chloe結果係點,決定權同發展至少都係喺佢哋手上。
佢哋先可以決定到,到底佢哋嘅關係要點走。
 




最後,我、偵探同Kelly三個進行咗一場民主投票決定係咪應該隨遇而安。
而投票結果同人大投票一樣,喺完全無反對之下通過。
所以,Desmond 同Chloe嘅命運,就交到佢兩個嘅手上。
而我只係盡責咁為佢哋book好咗兩日後嘅Mayday Café,同埋簡單查過佢哋兩個嘅資料。
當我查證雙方真係無咩外遇、絕症、殺人、隱憂之類,咁我就唯有靜待命運安排,隨遇而安咁睇下之後嘅發展。
 
時間轉眼就嚟到兩日後。
我習慣喺「和頭酒」開始前一個鐘到場準備下,特別係今次呢場「和頭酒」咁令人緊張,所以我、偵探同Kelly三個更加決定要早啲到場。
喺Mayday Café外面,我哋已經聽到好大聲嘅音樂。
當我哋入去之後,就見到Desmond同佢隊Live Once Band喺度練緊歌。




佢一見到我哋,就好興奮咁走咗過嚟同我哋打招呼。
 
可能因為佢今日有求婚計劃,所以唔係著平日嘅牛仔褸,而係著咗西裝褸、白裇衫加一條黑色銀邊tie,加上佢裇衫衫領一個代表佢隊band嘅銀色小襟章,成個Feel出到嚟又正經又有型。
 
「多謝你哋今日咁早嚟啊,唔介意嘅話不如聽首歌先,我為今日求婚作咗首歌啊!你哋幫手聽下覺得點!」Desmond未等我哋俾反應,已經衝翻上台,同佢班隊友打哂手勢。
我、偵探同Kelly三個唯有唔做嘢住,乖乖地坐低聽歌。
 
前奏由鼓手嘅幾拍開始,Desmond一聽前奏個樣即刻唔同哂,變得又認真又深情。
「呢首歌,係我自己作曲填詞嘅一首歌,送俾一個我最愛嘅人。
 
在亂世之中 尋覓帶暖意的風
就算世界紛擾 都可以有你的光線照耀
 
怕再找不到 誰及你有這般好
若要與你分開 擔心快樂再也不復來




 
是你帶著幸福出現 陪我歷盡艱苦試煉
當天我帶夢想展翅 是你給我護航
是你背後伴我起步 除去我後顧之憂
今天世界仍常幻變 但我待你 仍永遠未變
 
到了這一天 是時候對你說一聲
共你永遠一起 幸福到白髮齊眉 你願意嗎」
 
聽住呢一首歌,我除咗感受到歌入面有住Desmond對Chloe嘅愛之外,亦感受到歌入面放入咗佢對Chloe嘅感激。
所以我一邊聽得感動,一邊同時更加擔心。
我想像唔到,如果一陣Chloe提出分手,Desmond會有幾受打擊。
 
Desmond喺台上面走咗落嚟,笑住又期待咁問我哋:「覺得點啊?有冇Feel?」
「有!」我、偵探同Kelly三個好有默契咁一齊機械式點頭,我相信大家心入面都有住同我一樣嘅感覺。




「我一陣plan哂喺live band表演前十五分鐘就講求婚,然後一夠鐘表演嘅第一首歌就係呢首。到時我會先上台唱完呢首歌,然後唱到最後一句就會慢慢走落台去Chloe面前求婚,你哋覺得呢個方法好唔好?」Desmond勁期待咁講。
「好!」我、偵探同Kelly三個再一次展現出默契。
「咁就好啦,我都覺得佢應該會感動到喊啊!到時如果唔介意,你哋幫我手影幾張相得唔得啊,我想將啲求婚相用翻喺婚禮度啊?」Desmond個樣一臉幸福。
「得!」我、偵探同Kelly三個強笑咁答,大家睇嚟想呢個咁尷尬嘅對話快啲完。
「好啦,咁我唔阻你哋準備,我都去再練歌下先。」Desmond講完呢句就充滿衝勁咁走翻上台。
 
Desmond終於走咗,我哋三個同時鬆咗一口氣。
然後大家好似想互相安慰咁交換咗一個眼神,眼神當中嘅信息係:隨遇而安。
 
一個鐘後,女主角Chloe到場,今日佢著住咗一件素白色連身長裙,加埋一副相當斯文嘅幼框眼鏡同埋過肩長髮,睇落確實有小學音樂Miss嗰種溫文嘅氣質。
佢一到場,Desmond即刻好興奮咁拖住佢,然後坐低咗喺餐廳老闆特別為佢準備嘅一張位處中間嘅長枱。
Chloe嘅反應唔算大,只係靜靜地咁坐低咗喺Desmond對面。
 
「你哋好啊,我係阿濤,係『分……』享俾你哋聽今晚將會食啲咩同做啲咩嘅負責人。呢一餐將會以西餐為主……」我一邊介紹,一邊心裡面透咗啖大氣。
如果我唔係轉數快,差啲就講咗呢一餐係『分手和頭酒』出嚟。




 
「我其實有一樣嘢想同你講,不過我哋可以食咗嘢先再講。」Desmond完全無修遮掩過自己嘅興奮。
「嗯,好啊。」Chloe無反對,點咗一下頭,唔知呢一刻佢嘅心入面到底係心意已決定係依然猶豫緊。
「好,咁我安排上菜先。」我迅速逃離現場,然後換嚟一直喺場邊睇住嘅偵探同Kelly嘅兩對白眼。
 
晚餐嘅過程入面,Desmond同Chloe嘅反應好明顯有分別。
Desmond講得興高采烈,而Chloe只係陪笑點頭。
我感受到,呢個就係暴風雨嘅前夕。
 
而暴風雨,就喺食完飯嘅一刻來臨。
「食完嘢啦,咁我可以講我想講嘅嘢啦!」Desmond個樣已經急不及待。
「我…其實都有嘢想同你講。」Chloe一邊講,隻手一邊搣住枱邊嘅枱布,睇得出佢嘅心情應該相當緊張。
「咁啊,不如我哋數三聲一齊講啊!」可能Desmond一心求婚,佢似乎完全感受唔到Chloe嘅情緒,所以提出咗一個令我、偵探同Kelly都呆咗嘅建議。
「吓,但係……」Chloe正想反對,但係Desmond已經開始倒數。
 




「3、2、1……」Desmond好興奮咁倒數。
我哋側邊三個旁觀者已經無力回天,唯有聽住倒數,準備迎接一個將要爆炸嘅計時炸彈。
 
「不如我哋結婚啦。」
「不如我哋分手啦。」

 
異口同聲,可惜,大家嘅動詞錯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