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住偵探份約,忍唔住再望一眼個日期。
呢一份約,係一年前簽嘅。
 
一時之間,我被成件事搞到好亂。
首先,根據Brian嘅講法,佢同承心四年前分手,之後一直無聯絡。
而根據承心嘅講法,佢同Brian拍咗一年拖,兩個月前先分手。
但係眼前又有偵探呢一份合約,而且係一年前簽嘅。
 
對於偵探可以簽到呢份約我一啲都唔出奇,因為呢間公司其實我同佢一人佔一半,所以嚴格嚟講,以佢嘅名義一樣可以代表公司出合約,亦可以喺無我嘅情況之下進行簽約。
我反而好奇嘅係,到底偵探同承心有咩關係。




 
諗到呢度,我突然再醒翻起一件事。
今朝早當我趕去承心屋企阻止佢自殺嘅時候,Kelly全程跟住我。
而且因為佢係同我一齊share 耳筒聽住承心發生咩事,所以佢根本完全無機會聯絡到偵探。
換言之,今朝偵探會出現喺承心跳樓嘅地方,並唔關Kelly事,而係佢本身同承心就有一啲關係。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以我同偵探嘅交情,比起由我去查佢,我更想聽佢自己主動分享。
所以我決定打俾偵探問清楚。
當我一打去,偵探喺我咩都未講之前就搶先一步講:「我知你想問我啲咩,我而家陪緊承心,你等我一陣翻嚟office,我會慢慢講俾你聽。」
既然偵探咁講,我同Kelly就帶住好奇嘅心等待佢將答案帶翻嚟。




 
「我都估到你哋好快會發現我同承心嘅關係。」呢句係偵探翻到office第一句講嘅嘢。
「你哋係情侶?」Kelly劈頭第一句就問。
「嗯……可以咁講。」偵探答嘅時候閃過一絲嘅難過,但係好快又回復翻平日嘅木無表情。
其實我內心都充滿咗問題,但我知如果用一問一答嘅方式講,可能講到天光都未講完。
所以我索性做個手勢,示意偵探開始講佢同承心嘅故事。
 
表面上睇Brian、承心同偵探嘅關係已經有啲複雜,但聽埋偵探講嘅故事之後,先發現原來一切可以更加複雜。
 
故事由承心同偵探開始。




佢哋兩個係隔離鄰社兼小學同學,加上兩個都係升讀同一間中學,再原校直升中七,所以可以話係青梅竹馬嘅一對。
偵探形容承心自細係一個好有愛心嘅人,成日會關心人、照顧人。
即使係對住好似偵探呢種唔多講嘢,自細就成日摺埋自己一個睇書嘅人,承心一樣照顧有加。
有時候屋企煲多咗湯,承心會主動拎一碗俾偵探飲;有時候偵探病咗去唔到翻學,承心都會負責幫佢拎功課同抄筆記。
 
對於偵探嚟講,雖然佢係一個比較木獨寡言嘅人,但唔代表佢無感受。
當有一個女仔經常出現喺自己身邊,而且關懷備至嘅時候,作為一個經常獨處一個嘅男仔,實在係好難唔心動。
所以,偵探知道自己對承心有好感。
 
但係,偵探其實有啲擔心只係襄王有夢,神女無心。
始終承心係一個對所有人都好嘅女仔,就連大學都揀咗社工系嚟讀,所以偵探都幾擔心承心對佢嘅好只係一種對所有人一視同仁嘅習慣。
因為內心嘅隱憂,所以偵探一直都唔敢向承心講出內心嘅感受。
 
作為青梅竹馬嘅好處,就係可以成為承心嘅最佳朋友,傾聽承心分享唔同心事。
喺大學嘅三年入面,承心都分享咗好幾次自己有追求者嘅事。




偵探表面不動聲色,但其實內心非常緊張,而且私底下都有用佢嘅方法嚟查下到底呢啲追求者嘅底細。
但無論呢啲追求者係點都好,一直都無人成功追到過承心,呢樣嘢或者要多得承心本身就係一個對感情好認真嘅人,所以未揀啱一個自己想要嘅人,承心唔打算胡亂開始一段感情。
 
見到承心身邊嘅追求者一一敗陣,偵探心入面既開心,又擔心。
開心嘅原因,唔洗解釋啦,見到你嘅敵人死,一定開心;
而擔心嘅原因,係佢怕自己如果真係表白,都會成為亡魂之一。
所以經過一翻理智與感情嘅交戰之後,偵探都係決定堅守「最佳位置」,按兵不動,靜待時機。
 
可惜,感情係唔會等人嘅。
承心喺大學二年級嘅時候遇上咗Brian。
偵探一見Brian,已經感受到佢同以往所有承心擊退嘅追求者唔同。
Brian讀PR,個人非常有自信,言之有物,說話風趣,基本上你無論開咩話題佢都可以接得到。
而且,Brian亦都係一個非常細心同識得照顧女仔嘅人,完全係暖男嘅感覺。
 
當時承心同偵探講,估唔到有一個男仔可以咁細心、咁明白佢同埋咁有趣。




當然,對偵探嚟講,Brian只係一個擅長交際、運用冷讀術、同埋轉數快嘅人。
偵探記得,嗰時自己嘅心響起咗警號。
承心遇上Brian,就好似一隻小白兔遇上一隻見慣世面嘅老鷹。
就算老鷹呢一刻可以扮到同小白兔幾親切都好,最後嘅目的,老鷹都只會係想食咗小白兔。
 
即使內心有呢個想法,偵探始終咩都做唔到。
因為Brian嘅形象工程實在太出色,偵探明查暗訪都搵唔出佢半點問題。
所以,偵探唯有眼白白咁睇住自己鍾意多年嘅小白兔,落入咗Brian手上。
 
一年都未到,承心喊到崩潰咁打俾偵探,話佢知自己同Brian分咗手。
原因,係Brian話自己有新嘅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