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都未到,承心喊到崩潰咁打俾偵探,話佢知自己同Brian分咗手。
原因,係Brian話自己有新嘅對象。
 
對於自己睇人睇得咁準,偵探無半點開心。
佢反而好心痛,自己早就預視到呢個結果,但係自己咩都做唔到。
最後,仲令自己鍾意嘅人受到咁大傷害。
 
對感情相當認真嘅承心可以話係全心全意去愛Brian,最後落得被背叛收場,承心當然係大受打擊。
所以無過幾耐,佢就患上咗抑鬱症同埋有自殺傾向。
呢兩個情緒問題令到本來喺社工系被睇好嘅佢亦都被逼暫停學業休養。




 
當時適逢「分手和頭酒」啱啱起步,所以偵探有好多時間可以照顧承心。
但係要走出情傷,真係唔係一件咁容易嘅事。
承心用盡一切方法,例如block哂所有同Brian有關嘅聯絡方式,同時唔俾Brian嘅任何資料出現喺自己生活入面。
但係,每當佢半夜諗起同Brian有過嘅回憶,佢會大喊一場;當佢出街走過一間同Brian去過嘅餐廳,佢又會喺街上面痞低狂喊。
有時候,當回憶揮之不去嘅時候,佢就會想自殺,因為好似唯有死,先可以將呢種深藏心底,無孔不入嘅痛苦中止。
 
而承心一直都無死嘅原因,確實係偵探嘅功勞。
除咗偵探一唔洗翻工就會去陪佢之外,偵探仲刻意為承心整咗一個「自殺平安鐘」。
總之承心一有自殺念頭,佢可以用呢個鐘通知偵探,即使偵探唔可以第一時間出現,佢都會盡力第一時間回應承心。




呢個鐘,除咗係用嚟保障承心嘅安全之外,更重要係偵探想話俾承心知,即使你被Brian拋棄,但呢個世界上面仍然有個人會為你隨時候命。
 
呢個「自殺平安鐘」運作咗足足半年,承心激烈嘅情緒反應終於好咗啲。
當然,咁唔代表佢走出咗失戀嘅陰影。
但係至少,佢身邊有偵探陪佢一齊面對。
 
承心慢慢重啟學業,亦都開始翻佢嘅生活。
憑住佢天生嘅愛心同關懷能力,佢好順利咁重新投入翻去社工系,亦都完成埋實習,最後成功畢業,去咗一間學校成為駐校社工。
當生活入面完全無咗Brian嘅身影,加上時間嘅功效同埋偵探嘅陪伴,承心食嘅藥開始減少,甚至唔再需要藥物。
 




經歷咗歷時差不多一年多嘅情傷,承心除咗對感情加倍小心之外,佢亦都留意到一個一直喺自己身邊嘅人。
呢個人,好似先係最符合自己對愛情嘅期望:不離不棄,相伴支持,不問回報。
所以,承心開始思考偵探對於佢嚟講係一個點樣嘅角色。
 
對於偵探嚟講,其實佢已經習慣咗成為承心身邊嘅守護天使。
或者有人會覺得佢只係一隻兵,但佢知道承心從來無要求過佢要付出啲咩,只係佢自己想一心去保護呢個自己鍾意嘅人。
愛,有時候就係可以咁純粹。
佢唔係無諗過向承心表白,但係佢又覺得承心無耐前先從情傷之中好翻,或者仲未到最好時機去講出愛意。
所以,偵探繼續佢嘅方針,按兵不動,靜待時機。
 
而今次,佢真係等到。
有一日,承心主動問咗偵探一句:「你可唔可以做我男朋友啊?」
偵探好難得地完全唔經過反覆思考就即刻答咗承心。
兩年前,佢哋正式一齊咗。
 




任偵探再聰明,佢都估唔中,原來命運對佢同承心嘅考驗由呢一刻先至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