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同你最好嘅朋友拍拖,其中一個好處係你唔需要再花時間去認識對方,因為畢竟對方已經係你最認識嘅人。
當然,唔好處就係即使你哋拍咗拖,但其實同之前嘅相處唔會有太大分別。
 
以上兩種感受偵探都好明白,因為兩種都係佢同咗承心一齊之後有嘅感受。
偵探唔係一個特別浪漫嘅人,所以雖然同咗承心一齊,但佢都無特別去搞好多情侶之間嘅活動俾佢同承心去做。
兩個人繼續好簡單咁每日whatsapp,每日見面,每日一齊食飯。
雖然平淡,但呢一種卻係偵探夢寐以求嘅幸福生活。
佢無諗到,自己嘅夢想竟然會有一日成真。
 
而對承心嚟講,偵探雖然唔係一個浪漫型男朋友,亦都唔會喺情人節或者紀念日有咩特別慶祝或者禮物,但係每當承心有唔開心,偵探都會願意聽佢講,一句都唔插嘴;




當承心喺學校遇到複雜嘅問題,偵探都可以俾到有用嘅方法佢。
當承心想去試某啲新餐廳打卡或者去啲新地方玩,偵探從來都唔會拒絕佢。
所以承心相信,偵探未必係一個完美嘅男朋友,但佢一定會係一個可以付托終生嘅好老公。
 
而最重要嘅係,佢哋已經互相認識咗大家超過十五年,所以大家真係好了解對方。
承心唔會介意偵探嘅木獨,偵探同樣明白承心在意他人感受嘅多愁善感。
 
喺佢哋一週年嘅慶祝入面,偵探終於做咗少少俾到驚喜承心嘅事。
佢拎咗一張合約俾承心簽。
「分手和頭酒?」承心記得呢樣係偵探一直做緊嘅工作,但係佢唔明點解佢會喺今日拎份約俾自己。




雖然,其實偵探記得佢哋拍拖一週年呢件事已經令承心好驚喜。
 
「只要拍拖夠五年零六個月,我哋公司就會免費請簽約嘅情侶食一餐飯,而呢餐飯嘅餐廳,係我哋喺簽約前可以任揀嘅,幾貴都得。」作為公司兩大老闆之一,偵探好似第一次介紹「分手和頭酒」,就係對住承心。
「咁而家你算唔算公器私用呢?」承心笑一笑,佢當然明白偵探咁做唔係為咗保障佢哋分手可以有機會互相坦白,而係偵探好有信心佢哋一定拍到五年零六個月拖。
但係,偵探嘅腦筋又點止咁簡單呢。
 
「我想揀XX酒店嘅餐廳。」偵探講完,承心有啲驚訝。
唔係因為間餐廳好高級或者好貴,而係偵探好少對餐廳有意見。
因為,到咗五年零六個月嗰日,我哋就會喺嗰度結婚。」偵探非常認真咁捉住承心隻手講。
 




到底呢一句算唔算係預早求婚呢?
定係其實已經連求婚都省略埋呢?
 
承心無諗咁多,只係好肯定咁點頭,同時笑住咁流咗幾滴眼淚。
同Brian分手嘅時候,承心曾經覺得呢個世界嘅愛情再不可信。
但係,佢無諗過自己可以遇到一個令自己幸福咁笑到喊嘅人。
而呢個人,竟然由細到大一直都喺自己身邊。
 
偵探同承心幸福嘅故事就係咁樣一直寫落去,直至到四個月前嘅一個夜晚。
長話短說,嗰晚,承心遇到好嚴重嘅車禍。
當偵探趕到醫院嘅時候,佢見到個頭包到實哂嘅承心。
醫生同偵探講,承心個頭受到重擊,暫時未知佢幾時可以醒翻。
 
望住自己心愛嘅人訓喺病床上面而自己無能為力,偵探突然諗起以前自己睇住承心選擇咗Brian嗰時嘅心情。
而偵探可以做嘅,就只有每日完成工作之後,去到醫院承心嘅床邊陪佢,同埋喺心入面為承心祈禱,希望佢可以早日醒翻。




 
偵探嘅祈禱,真係生效咗,而承心真係喺兩個月後醒翻。
但係醒翻之後,偵探先發現自己禱漏咗啲嘢。
佢應該要希望承心可以「完完整整咁醒翻」。
 
同樣係長話短說,醒翻嘅承心失去咗部分嘅記憶。
醫生話承心患嘅係「回溯性失憶症Retrograde amnesia」。
如果你有睇過「被偷走的那五年」,女主角患上嘅同承心嘅係一樣嘅。
如果你無睇過,簡單嚟講,就係承心會失去咗以前一段時間嘅記憶,但係就唔影響而家開始同埋之後嘅記憶。
 
聽到「失憶症」,偵探已經唔理得係邊種類型嘅失憶,佢做嘅第一件事,當然係睇下承心記唔記得自己。
「我點會唔記得你啊,我哋由細識到大喎,你係阿知吖嘛!」承心好輕鬆咁講。
明明聽到承心認得自己嘅回應,但係偵探個心就涼咗一涼。
 
因為,當承心同偵探拍拖之後,承心覺得「知」同「豬」個音好似,所以佢係叫偵探做「阿豬」嘅。




而「阿知」呢個稱呼,係佢哋未拍拖之前用嘅。
偵探即刻諗到,承心失去咗佢哋呢段時間拍拖嘅記憶。
但係,原來唔止。
 
當承心答完偵探之後,佢跟住就講咗句:「係喎,Brian呢?點解唔見佢嘅?」
聽到呢一句,偵探人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腦好似停止咗運作。
經過醫生診斷之後,承心所失去嘅記憶,大概係近呢四年嘅記憶。
簡單嚟講,呢一刻嘅承心,係以為自己仲喺讀緊社工系year 2,同緊Brian一齊嘅承心。
 
偵探問過醫生意見,到底應該點樣幫承心接軌翻本來嘅生活。
醫生嘅建議係,一步一步嚟。
呢個建議,有用得嚟又好抽象,所以偵探將佢理解為,見步行步。
 
當承心翻到屋企之後,見到房入面無哂佢同Brian嘅相,反而變哂做偵探。
偵探好簡單同承心講翻佢同Brian已經分手嘅事,仲有呢兩年自己同承心一齊咗嘅事。




對承心嚟講,一切實在嚟得太突然。
佢接受唔到自己同咗Brian分手,亦接受唔到自己突然同咗最好嘅好朋友一齊。
承心追問偵探點解自己會同Brian分手,偵探當刻為咗唔想佢再受刺激,所以話等佢休養多幾個月再話佢知。
 
可惜,偵探忽略咗嘅係,承心擁有嘅唔單止係四年幾前嘅事件記憶,而且仲有情緒記憶。
喺感覺上,佢覺得自己依然係Brian嘅女朋友,佢依然對Brian有住若有若無嘅感情。
所以承心喺手機入面搵到Brian嘅電話,直接打咗俾佢,講咗俾佢聽自己失憶嘅事,並且想知點解佢哋要分手。
 
然後,佢得到直接到不能再直接嘅回覆。
「我鍾意咗第二個咪分手囉,我好忙,以後唔好打嚟煩我。」
 
承心聽到呢一句說話,昔日Brian殘留嘅好好先生形象再一次粉碎。
對Brian嚟講,佢只係講翻一句以前都講過嘅說話;但係對承心嚟講,佢失去咗一個男朋友。
承心試過打去再搵Brian,嘗試表達自己咩都唔記得哂,佢依然鍾意Brian,並且期望復合。
但係得到嘅,當然係表示厭惡、煩擾,甚至咀咒嘅回應。




 
慘遭二度失戀打擊嘅承心,好似跌翻入四年前嘅狀態一樣,抑鬱症同自殺傾向再次浮現。
當偵探知道咗之後,佢已經唔理得自己同承心嘅關係係點。
佢可以做嘅,亦都只有跟住承心嘅記憶發展一樣,重演一次四年前發生過嘅事。
幫承心喺生活中Block同移除所有關於Brian嘅信息。
「自殺平安鐘」再次出現。
隨時陪伴。
隨時候命。
 
有一個經典IQ題問:「有咩慘過食一舊屎?答案係食兩舊屎。」
而對偵探嚟講,有咩慘得過見到自己所愛嘅人受傷害?
就係受同一個人、同一個經歷傷害兩次。
 
偵探好想為承心分擔佢部分嘅痛,甚至代替佢成為被傷害嘅人。
可惜,佢無能為力。
因為當承心失憶之後,偵探嘅身份就只係佢嘅好朋友。
好朋友只是朋友。
 
難道只好淌淚心痛告別你 無法讓我此際替代你
「甘心替代你」呢首歌,係平日理性行先嘅偵探第一次聽到喊嘅歌。
因為呢首歌,唱出咗佢對於承心失憶同再次經歷失戀創傷嘅無能成力。
所以,偵探唯一有力可以做嘅,就係用盡全力咁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