喺承心準備要去見Brian嘅呢一個星期入面,為咗俾啲支持佢,所以我哋決定暫停開工一星期,一齊去陪承心過呢一段充滿不安感嘅時間。
所以我、偵探、承心同Kelly四個差唔多每日都見面,有時會傾下計,有時會睇下Brian啲片當做心理準備。
 
承心睇到Brian個樣嘅時候,其實都仲係有啲抗拒,有時會喊,有時會即刻熄咗佢。
但係根據偵探講,其實承心今次失憶之後再面對失戀嘅感覺,比起四年前嗰次其實已經算係復元得好快。
四年前,承心足足用咗一年半時間先俾走出陰影,但係今次佢只係用兩個月時間,至少已經可以接受到望到Brian個樣。
偵探估,一來可能係因為經過失憶,所以承心對Brian嘅感覺其實都削弱咗;二來亦都因為偵探已經有過一次照顧承心嘅經驗,所以呢兩個月以嚟嘅關心同照顧相對比起以前更加到位,令承心亦都得到快復元嘅機會。
 
除咗睇Brian嘅片之後,仲有一個我、Kelly同埋承心都好期待嘅環節,就係等偵探分享下佢以前同承心拍拖時候嘅嘢,當係幫承心睇下會唔會搵到啲記憶。
好多時偵探講到第一次拖手、初吻、第一次約會,承心都會有好驚訝嘅反應,無諗過自己會同偵探做過呢啲嘢。




始終,對於承心嚟講,呢刻嘅偵探只係佢嘅好朋友。
 
而令承心最大反應嘅有兩件事。
第一,係佢聽到佢同偵探拍拖竟然係由佢做表白嘅人。
「有冇搞錯啊?點解我會咁直接㗎?」承心當時聽完之後慘叫咗一聲,好難為情咁遮住塊面。
佢嘅反應,睇到我哋其餘三個都忍唔住笑。
 
而第二件事,就係同一首歌有關。
偵探一向係一個唔太在意紀念日嘅人,但係承心始終係個女仔,仲要係一個感情豐富嘅女仔,所以佢其實內心都期望偵探做少少浪漫嘢。
所以喺佢哋最初一齊一個月紀念日就快到嘅時候,承心落咗一個要求,佢想偵探做一件浪漫嘅事。




而最後,偵探選擇做嘅,就係自彈自唱咗一首歌俾承心聽,而承心當時就將成個過程拍低咗。
 
喺電腦段片上面,我哋見到拎住結他,睇落有啲緊張嘅偵探。
而佢唱嘅歌,就係承心偶像陳奕迅嘅「天下無雙」。
當我哋睇呢段片嘅時候,我偷偷望到,承心一邊睇,一邊靜靜雞喺度抹眼淚。
或者雖然失去咗同偵探嘅戀愛回憶,但係從偵探所做嘅一切入面,佢依然可以感受到,有一個人願意為自己付出咁多嘅感動。
 
而呢一刻,我都諗起Kelly。
我諗起佢每晚煮餸煮到流哂汗嘅樣,仲有佢係街上面唔肯放過我一個人嘅說話,仲有佢袋入面一張張寫滿記錄嘅筆記。
比起最初「合則來不合則去」嘅Kelly,其實我感受到佢真係成長咗。




原地踏步嘅,反而係我。
 
我望住承心,佢已經係第二次面對失戀嘅打擊。
上一次佢痛咗一年半,但係經歷完之後,佢一樣可以投入同偵探嘅感情。
我以為唔搵出答案,唔觸碰自己嘅傷口就唔會痛,但係其實呢一切都係自欺欺人。
歐雪呢個傷口,其實好似身體入面嘅腫瘤一樣。
我怕開刀,怕痛,但其實腫癅一直存在,一樣都會痛。
只有接受開刀,狠狠咁痛一次,之後先會好似承心咁有機會好翻。
 
聽住偵探唱嘅「天下無雙」,房入面嘅我哋四個,呢刻,腦海入面應該都有住唔同嘅感受同諗法。
 
既然講起陳奕迅,就套用佢一句歌詞,「難過卻避不過」。
我所講嘅,係承心要見Brian嘅日子。
 
呢一日終於嚟到。




喺踏入餐廳之後,承心不自覺咁捉實咗偵探手臂,而佢隻手都微微咁震緊。
偵探將手搭起承心手上,然後望住佢講:「放心,我哋三個都係喺隔離房睇住。」
承心睇到偵探個樣,勉強咁點一點頭。
呢個時候Kelly亦都搭住咗承心膊頭,經過呢個星期嘅相處,佢兩個已經成為咗好朋友。
「我哋會支持你㗎,你一坐夠30分鐘我哋就會入嚟救你㗎啦!如果條友夠膽做啲咩,我會第一時間入嚟幫你鬧死佢!」Kelly好肯定咁講,令到承心忍唔住笑咗一笑。
於是,我哋四個就好似進入刑場咁,走入咗餐廳。
 
今次因為無咩要準備,所以我哋只係提前咗十五分鐘到。
而Brian未到嘅時候,我哋都留承心喺我哋Book咗嘅監察房度,希望可以陪佢到最後一刻。
但係,要嚟嘅,始終要嚟。
 
著住一身西裝,臉上充滿自信嘅Brian準時出現。
「我過去啦。」承心對住我哋講,聲音中聽得出佢其實都好緊張。
「嗯。」偵探呢刻望住承心嘅眼神,就好似睇住自己所愛嘅人要去送死咁。
Kelly喺承心離開嘅時候再抱一抱佢,然後承心就跟住我出發去隔離房。




 
「Hello Brian,我係阿濤,係一直聯絡你,同埋搞今晚『分手和頭酒』嘅人。」我按捺住內心對Brian嘅反應,好有禮貌咁同佢打招呼。
「Hello 承心,好耐無見,你比四年前嘅感覺成熟咗喎。」Brian直接無視咗我,然後同我身邊嘅承心打招呼。
承心無直接回應Brian,只係微微咁點頭,然後就坐低咗。
 
唔出聲,呢個都係偵探所建議嘅應對方式之一。
因為偵探諗到Brian係一個擅長玩語言偽術嘅人,若然未了解佢目的咁一直同佢對答,只怕會落入佢嘅計劃之中。
所以最安全嘅方法,就係寧願要承心唔好出聲,靜坐夠三十分鐘就即刻離開。
 
睇住佢兩個各自坐低咗,我亦都唔講太多,如常地過翻隔離房standby,同Kelly偵探一齊睇下到底Brian今晚嘅真正目的係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