睇住承心咁傷心喺度喊,加上我同Kelly都知道承心呢兩個月以嚟受嘅心靈折磨真係好大,所以我哋都睇到好心痛。
而我同時亦諗起歐雪,可能佢同Brian一樣都係一直就放低咗,只係我一直未學識放低。
 
「我知你而家好傷心,但其實你嘅傷心,係代表緊你心入面對我嘅重視啊。但係承心,人總要向前走,move on!當我哋可以成為朋友,你先可以真正放低到嗰份傷心,我哋亦都可以互相支持,幫你重新振作。你應該記得,我哋以前大學嘅時候好開心㗎,right?我哋做翻朋友之後,一樣可以咁開心㗎。」Brian呢一刻講嘢嘅口吻,同佢上網sell course嘅時候一模一樣。
「我唔想記得啊!我寧願失憶唔記得埋我哋一齊過嘅事啊!」承心大叫一聲,眼淚流得更犀利,「我唔需要你做我朋友,我唔重視你,我淨係唔想見到你咋!」
 
世上總有人復元得快,有人復元得慢。
同樣地,有人對前度總係唔太介意,分手之後可以繼續一齊吃喝玩樂;但同時之間,亦有人會對前度想要避之側吉,連見一面都唔想。
有人覺得同前度做翻朋友係一種風度,又或者係彌補自己心內同對方分手嘅愧疚;但對於好似承心呢一類人嚟講,幾經辛苦先可以走出前度嘅陰影,佢會寧願同前度至死不相往來,都唔會介意少咗一個朋友。
所以,同前度成為朋友可以係一種風度,但同時亦可以係一條死路。




 
「It’s ok 承心,你唔需要喺呢一刻逼自己,我一定會尊重你,俾時間你。我會等你嘅答案,我相信你有一日會可以同翻我做朋友。」Brian見到承心崩潰,但佢嘅反應依然好冷靜,仲有閒情逸志去整翻直佢件西裝褸。
面對Brian軟性嘅壓逼,承心無力抵抗,只可以坐喺位度一直喊。
 
就係呢個時候,一直望住電腦嘅偵探突然講咗句:「終於搵到。」
我同Kelly即刻望住佢,而佢就將部電腦轉咗俾我哋睇,同時解釋:「Brian佢事前要求想開fb live我已經覺得好奇怪,加上佢本身教開網上戀愛學,令我好自然將呢兩件事拉埋咗一齊。而且,佢明明已經有女朋友,點解要搵一個無見咁多年嘅前度呢?所以,我呢個星期一直嘗試hack入佢個課程嘅網頁入面,想睇下有冇咩線索。
表面睇,我發現唔到啲咩,但係我見到佢原來有一個只限十人嘅『戀愛情聖』Course。於是,我再嘗試hack入去。但可能因為呢個course收費比較高,所以個保護性好強,我啱啱先至成功破解到入去。
你哋可以望下呢個課程下一堂嘅內容。」
 
我同Kelly順住日期一望,終於搵到Brian下一堂嘅標題。




「再見亦是朋友——真人上陣,示範如何與前度破冰再次成為朋友。隨時做回朋友,繼而炮友!」
 
「所以其實Brian一路同承心對話,一路隨咗冷讀術之外都用緊唔同技巧,目的係用承心做真人例子教佢班學生。我相信佢未至於有信心令到承心今日之內會接受佢,但佢搵承心嘅原因,應該係因為承心係難得喺佢嘅女朋友之中比較單純同感情豐富嘅一個,簡單嚟講,就係比較有課堂效果。而且難得承心失憶,情緒上更貼近分手無耐嘅狀態,所以Brian先順水推舟,諗到可以用佢嚟做活教材。」偵探講完所有分析之後,我同Kelly都已經嬲到難以形容。
一個單單為咗自己賺錢謀利嘅人,不惜傷害一個努力克服二度情傷嘅人,呢件事,簡直係天理不容。
 
「我要打死Brian呢條仆街!」Kelly隨手攞起房入面放俾客人倒水嘅水樽,然後就準備衝出房。
「咪住!呢啲交俾男人做。」我一手搶咗Kelly個水樽,一來如果最後俾人告傷人我唔想Kelly有麻煩,二來我真係好想打佢。
「咪住!」偵探一手拉住我,另一隻手搶咗個水樽,跟住講咗一句:「交俾我。」
然後,偵探就一步衝咗去隔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