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歐雪呢一次嘅要求比較特別,佢只係想我哋做傳話嘅角色,所以為免我有太大嘅反應,Kelly表示佢可以全權負責同歐雪嘅交流,之後再同翻我報告內容。
 
「Lawrence,今次我想用呢個方式同你分手,一來係因為想有一個明確嘅機會去俾我哋劃清界線,二來都係想你明白,我已經去意已決,我哋分手啦。」
呢一段,就係歐雪想我哋傳達俾Lawrence聽嘅錄音。
呢個Lawrence係城中嘅富二代,比起Kelly之前嗰個俾十萬都唔肯嚟「分手和頭酒」嘅富二代更加有錢同出名。
根據新聞內容,呢個Lawrence平日成日都同老婆仔囡出席唔少慈善晚宴,外界睇落都係一位好爸爸同埋好老公,估唔到原來私底下竟然同歐雪有關係。
 
「你想唔想查下點解佢哋要分手?」當我哋三個一齊聽完歐雪嘅錄音之後,偵探主動咁問我。
其實調查分手原因係我哋一貫做法,亦係為咗保障一對情侶可以坦白咁面對真正嘅原因,令到一次嘅分手唔會嚟得不明不白。
但係唔知點解,今次我唔太想知道真相。




 
其實通常作為第三者主動提出分手,原因不外乎幾個。
第一,玩夠,感情淡咗,想換第二個。
第二,一直無機會坐正,心灰意冷,唔想再做第三者。
第三,良心責備。
 
從歐雪同Kelly嘅對話之中,聽落原因應該唔係第三個。
若然答案係第一或者第二,咁我真係無興趣知。
或者,係因為我想為自己嘅初戀,保留翻一點美好嘅印象。
 




歐雪嘅錄音send咗出去兩日,Lawrence一直都未曾回覆。
雖然我好期待,但係又明知唔急得,所以決定做下其他嘢分下心。
而其中一樣嘢,就係約咗子成同佢前輩東叔出嚟見下面。
 
東叔睇落五十有六,皮膚有地盤工人嗰種曬到黑哂嘅特徵,同佢頭上面微微轉白嘅頭髮有好明顯嘅對比。
「阿濤,呢位係東叔。東叔,呢個就係阿濤喇,上次我結得成婚都係靠佢咋。」子成為我同東叔互相介紹。
東叔果然同子成所形容嘅好相似,唔多講嘢,唔多表情,我甚至有一刻懷疑偵探老咗就係咁嘅樣。
 
「今次麻煩哂。」原來東叔把聲好沉。
「唔麻煩,我都係幫你搵間餐廳同埋預備份小禮物啫。三十週年,慶祝下都好應該啊!」我由衷地笑住咁講,因為我不嬲都好欣賞可以維持得耐嘅婚姻。




「簡單就得,希望唔麻煩到你。」比起子成,東叔感覺相對內斂同斯文,我幻想到佢應該就係嗰啲會喺地盤度默默地勤力做嘢嘅人。
「無問題。係呢,禮物方面,其實我有少少心水,不過可能需要你預備定一啲同你老婆嘅相,十至二十張就ok。」我內心想準備嘅禮物,其實係一個可以不斷打開嘅盒,而每個盒都係由唔同嘅相去摺同砌成嘅。
可能就咁聽落,覺得呢一樣嘢太普通。
但係對我嚟講,一來呢樣嘢比較喺年輕人世界的確好常見,但對於東叔呢個年齡層,應該都幾有新鮮感。
二來,對於結婚三十年嘅人嚟講,回憶應該係最珍貴嘅,所以用相作為主要嘅設計,我覺得係唔錯嘅。
 
「好,我下次帶俾你。」東叔好快就點頭。
「咁麻煩你下次帶相之外,可以諗定少少同相有關嘅故事,有故事會可以幫我設計到份禮物嘅。」我一直都覺得,長年嘅經歷就係一對情侶或者夫婦最美好嘅故事。
「嗯。」東叔再次同意。
 
見完東叔同子成之後,我就收到Kelly whatsapp:「Lawrence覆咗啦!等你一齊聽!」
一見呢個message,我即刻狗衝翻去office。
 
一翻到去,偵探同Kelly已經嚴陣以待咁喺電腦前面等緊。
「阿雪,點解你要咁狠心呢?我知呢幾個月要你做第三者真係好委屈你,但係我想話你知,因為你,我先知道咩係真愛。我真係好愛你。我哋一直都好地地㗎,仲要上星期先去完峇里個short trip。我知喇,可能你以為我上次喺峇里向你求婚只係講笑,所以先突然話要同我分手。但係你睇下,而家我已經搵律師準備好離婚書。我一離婚,我就可以同你結婚㗎啦。我係認真㗎,你唔好同我分手啦。」




呢個錄音之後,果然跟住咗一封律師寫嘅離婚通知書。
 
「呢啲男人,真係賤格。」Kelly一臉不齒咁講。
其實我知以佢嘅性格,佢應該都相當睇唔起歐雪做第三者嘅行徑,只係佢俾面我,所以無鬧到出口。
對於Lawrence呢段錄音,我都無咩太大感覺,我反而有興趣想知歐雪會點回應。
到底佢分手嘅原因,會唔會真係為咗用手段嚟坐正呢?
 
意想不到地,當我哋send出咗呢個錄音之後,唔到一分鐘,歐雪已經send咗一個新錄音俾我哋。
「我完全無興趣同你結婚。係咁啦,呢個就係我哋最後一個錄音,唔好再見喇。」
歐雪把聲相當冷淡,直接判咗Lawrence死刑。
 
呢個結果,令我、Kelly同偵探都有啲意外。
作為第三者,可以坐正理應係一件好事,而且對方仲要係一介富商,但係歐雪竟然毫不在意。
咁唔通真係同我之前諗嘅一樣,係因為佢哋感情淡咗?
但係根據Lawrence嘅錄音講,佢哋上星期先去完峇里,無理由突然感情就淡咗。




 
咪住。
我諗下諗下,突然發現咗喺Lawrence身上有啲同我非常相似嘅經歷。
同樣突然間被分手,同樣地感情本來幾穩定。
但係呢兩個相似之處都未係重點。
 
最重要嘅係,喺我同Lawrence被分手之前,我哋都做咗同一樣嘢。
我哋都提及或者做咗「求婚」呢件事。
呢個發現,令到我覺得自己好似喺黑洞之中,搵出咗一點似係出口嘅曙光。
而呢一點曙光,亦都令我多咗一份決心。
 
「偵探,幫我查下歐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