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係十二月一號,距離我喺朗豪坊重遇歐雪已經有一個幾禮拜嘅時間。
而今日係一個特別嘅日子。
今日,係我同歐雪嘅「分手和頭酒」。
 
「條領整好啲啦,今日你係主角啊!」Kelly一邊幫我執靚件衫,一邊好似阿媽咁喺度吟。
「你整好你份主持稿未啊?今日你處女下海喎。」由於今日我係參加者,所以我將主持嘅重任交咗俾Kelly。
「顧掂你自己先啦,處男!」Kelly「處男」呢兩個字用得無錯,原來係,我自己雖然搞咗好多次「分手和頭酒」,但其實我都未正式參加過。
所以換言之,今次「分手和頭酒」都係我嘅第一次。
當一切準備就緒,我、Kelly同偵探三個一齊出發去今晚分手和頭酒嘅場地。
 




可能你會好奇怪,點解隔咗一星期多啲,成件事會突然轉咗去我同歐雪身上嘅呢?
其實自從上星期歐雪同Lawrence分手之後,我、Kelly同偵探三個開始調查歐雪。
因為當我發現咗「求婚」呢個關鍵元素之後,我突然間覺得,我應該繼續相信自己一直所堅持嘅嘢,亦都即係「所有分手都有原因」。
所謂「唔愛、無原因」,可能只係連歐雪自己都無留意到呢個原因,所以我更加決心從佢嘅歷史之中,幫佢搵翻呢個原因出嚟。
因為我相信,只有幫歐雪了解清楚自己嘅心,佢先可以幫自己健康同正常咁投入一段關係。
如果唔係,歐雪永遠都只會停留喺呢個不斷分手、但係又唔知自己要咩嘅循環入面。
 
呢一個半星期發生咗好多嘢,當中有唔少係由偵探同我合力搵出嚟嘅資料,亦同時俾我發現到一啲意外嘅線索。
當我哋將唔同嘅資料組合埋之後,我哋相信只要加埋歐雪自己嘅想法,成個畫面就可以完整咁拼湊到出嚟,而歐雪當年要同我分手嘅原因亦都可以解開。
所以,最後我決定用「分手和頭酒」嚟約歐雪出嚟,表面上係同佢傾計,實際上係想幫佢搵出連自己都無留意到嘅心結,將佢救翻出一個錯誤嘅愛情循環。




 
夜晚七點。
我同歐雪各自坐咗喺枱嘅兩邊,一邊望住枱上嘅食物,一邊品嚐緊枱上面嘅紅酒。
呢一間餐廳,係當年我同歐雪中學拍拖嘅時候講過,話將來出嚟做嘢搵到錢之後,一定要嚟食一次嘅高級餐廳。
 
為咗呢餐飯,我已經食定藥打底,加上事前充足嘅心理準備,同埋呢個星期不斷解開一啲歐雪嘅背景,呢刻嘅我明顯大幅減少咗驚恐症嘅反應。
「兩位好,我係今晚『分手和頭酒』嘅主持人Kelly,今晚因應主辦人黃正濤先生嘅要求,喺兩位用饍之後,將會有一個特別活動嘅。所以而家兩位可以傾下計食住嘢先,食完之後我會同大家進行特別活動嘅。」Kelly流暢咁講完呢段說話之後,就慢慢離開咗間房,房入面就得翻我同歐雪。
 
「特別活動?你又想搞咩啊?」歐雪呢刻嘅語氣,令我諗翻起以前中學時代。
每次我為佢準備驚喜,我都鍾意要佢瞇埋眼先,然後佢就會問我一句:「你又想搞咩啊?」




諗起呢個片段,我不由自主咁好似以前咁答翻佢一句:「一陣你咪知囉。」
歐雪聽到呢個答案都笑起上嚟,然後講:「呢個『分手和頭酒』咁有創意,果然好有你嘅風格喎。」
「講到創意,當年你都唔差嘅。」跟住落嚟,我哋開始不著邊際咁講起好多中學往事,唯獨無提起嘅,就係我哋嘅事。
 
往事同美食一樣,都可以令人回味。
中二到中七嘅美好回憶,同枱上嘅食物一齊陪伴我同歐雪過咗半個鐘。
「嘩,呢間嘢真係好好食,好彩你仲記得要嚟試下咋!」歐雪成餐最欣賞就係塊牛扒。
「咁我記得嘅又唔止食得嘅嘢嘅。」我見時間差唔多,即刻話題一轉,準備直入正題。
「你轉話題都轉得幾差喎。」歐雪笑一笑我,然後話:「不過如果你真係想講當年嘅話,我知道我爭你一句對唔住嘅。聽Kelly講,我突然分手呢件事令到你傷咗好耐。」
 
「點止耐,直頭而家都未好翻,啲醫藥費一陣慢慢同你計翻。」我刻意輕鬆咁講,「其實今日約你出嚟,我係有個問題想問你嘅。」
「問吖。」歐雪爽快咁講。
「當年點解你同我分手嘅?」我望住咗歐雪嗰對大眼,同時感受到自己心跳開始加速。
「嗯……呢個問題上次Kelly都問過我,我事後都有翻屋企諗過。我知,如果有個原因俾你,可能你會無咁傷心。但係……我諗真係無原因,純粹係覺得好似突然無咗感覺,所以就想分手。」歐雪講嘅時候表情好認真,睇嚟佢真係經過一翻思考先答。
 




「如果你唔介意,我想問多一個問題。你同我分手之後,係咪總共拍過四次拖?」
我問完之後,歐雪有啲驚訝咁點一點頭。
我之所以知道,當然係全靠偵探嘅事前功夫。
 
「咁我想問下,你呢四次分手嘅原因係咩啊?」
歐雪聽咗我個問題之後皺住眉頭咁托住下巴,睇嚟佢好認真咁回憶緊。
「嗯……無原因。」歐雪答完之後,睇嚟佢自己都有少少意外最後得出咗呢個答案。
發生一次可以係意外,但係多次發生嘅意外,就一定有背後嘅原因。
而明顯地,歐雪從來都無留意過自己每次拍拖都係無疾而終咁完結。
 
「你自己唔覺得好奇怪咩?明明每段關係都好地地,點解會突然間話唔愛就唔愛嘅呢?定係其實呢幾次分手都有啲相同嘅事發生咗,只係你無留意到?」我問呢一個問題嘅時候,其實我心入面已經有答案,只係我想俾歐雪自己諗一諗。
「相同嘅事?」歐雪又陷入咗沉思之中。
「例如,求婚?」我見歐雪好似未有頭緒,我決定將關鍵字講出嚟。
 
喺過去一星期入面,偵探所做嘅嘢有好多,其中一件就係起清歐雪呢六年以嚟嘅情史。




計埋最近同Lawrence呢一次,歐雪同我分手之後總共拍咗四次拖。
對象分別係大學同學、法國working holiday識嘅當地男仔、一個三十幾歲曾經離婚嘅男人、同埋最近嘅Lawrence。
為咗證實我推測歐雪分手原因同「求婚」有關,喺偵探嘅教路之下,我、Kelly同埋偵探分別扮成唔同身份去向歐雪嘅大學同學、法國男仔同埋離婚男人問話。
而最後我哋得出一個驚人嘅結論,果然,所有被分手嘅人,都同過歐雪提及「求婚」或者「結婚」嘅意欲。
 
「你咁講,又好似真係有。係喎,你點會知嘅?」歐雪有啲驚訝我講得中。
「我點知唔係重點。重點反而係,到底點解你嘅男朋友一提及求婚,你就會想分手?」我發現每搵出歐雪嘅答案多一啲,我對佢嘅恐懼就少一啲。
「嗯……我真係諗唔到。」歐雪有啲困擾咁搖一搖頭。
 
「或者換個問題吖,你其實想唔想結婚啊?」我決定從另一邊入手。
「我享受拍拖多啲。」當歐雪答嘅時候,臉上有好發自真心嘅笑容,我知呢個係佢由衷嘅答案。
「咁係咩原因令你咁享受拍拖啊?」
「拍拖比起結婚浪漫好多。一結咗婚,咩浪漫咩幸福都會無哂,只會淨低好平凡嘅日子、家頭細務、吵吵鬧鬧同生活壓力。既然係咁,點解唔俾自己自由自在咁拍下拖呢?」
 
當歐雪提到「結婚」,臉上有一份無奈同黯然;但係提到「拍拖」,佢就顯得雀躍同有憧憬。




果然,其實喺歐雪心目中,不知不覺之間係有一份對婚姻嘅恐懼喺度。
呢個答案,都符合我呢個星期所搜集資料所得出嚟嘅結果。
 
我、偵探同Kelly搵到一大堆關於歐雪嘅資料之後,其實都可以估到歐雪係對婚姻有恐懼,所以一聽到對方想結婚就會退出關係。
偵探甚至推測歐雪揀選對象嘅時候,其實都不自覺愈來愈刻意去揀一啲應該無咩可能會結得成婚嘅對象。
 
例如,身處法國嘅男朋友,對歐雪嚟講Long d嘅關係,對方應該唔會考慮結婚;
然後係失婚嘅男人,經歷過一次婚姻失敗,歐雪會以為對方唔想再結婚;
而最近嘅Lawrence直頭係有婦之夫,理論上係最唔會同到歐雪結婚嘅人,但估唔到對方竟然會激動到為咗要同歐雪結婚而離婚。
聽完偵探嘅推測,我除咗覺得合理之外,心中亦相當佩服歐雪嘅魅力。
 
聽落一切都好似搵得好順利,但係,其實呢啲都仲未係最終答案。
即使我哋知道歐雪對婚姻有恐懼,但係到底呢份恐懼係由邊度嚟呢?
呢個答案,連偵探都估唔到,所以只可以由歐雪自己解答。
 




「就咁聽,你好似對婚姻嘅感覺好差喎。你呢份感覺喺係邊度嚟㗎?」我望住歐雪問。
「吓?我屋企就係咁。」歐雪冷笑一聲,然後露出咗一個無奈嘅樣。
 
一個我等咗將近六年嘅最終答案,似乎要出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