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呢一首「最後晚餐」之後,Kelly已經感動到喊到一臉眼淚。
「感動呢!」睇到佢充滿感動嘅眼淚,我都好滿足。
「難聽到喊咋!」Kelly駁咗我一句,但係其實佢嘅眼淚已經反映到幸福嘅事實。
 
之後,我哋好似平常咁食咗一餐晚飯。
呢一餐好似食得比平時更耐,或者係因為大家都知呢餐係最後一餐,所以食得特別珍惜。
去到呢一刻我先發現,即使係看似平常嘅幸福,原來都會有一日變得不再平常。
老土講句,人總係要失去先懂得珍惜。
 
食完飯之後,好難得地Kelly話想同我睇套戲。




以佢一個咁心急嘅人平時好少會有耐性坐定定睇戲,但係我估佢今晚應該想搵啲簡簡單單俾兩個人一齊可以做嘅嘢,所以先會提出睇戲。
於是,最後我哋就喺itunes度揀咗套「Lala land」嚟睇。
 
其實我未睇過呢套戲,因為我一向都麻麻地音樂電影,最唔鍾意就係啲人失驚無神又喺度唱歌。
而揀呢套戲,純粹係Kelly話套戲個poster睇落好靚,所以揀咗佢。
呢套戲一開幕就已經係一大班人失驚無神喺條公路度唱歌跳舞,我一睇已經喺心入面暗叫救命。
但係當我慢慢睇落去嘅時候,開始慢慢俾兩位主角嘅經歷吸引住,而睇到兩位主角因為各有夢想而決定分開嘅時候,心入面竟然會跟住兩位主角一齊心痛。
而我望到Kelly,佢睇到呢度嘅時候一樣有默默流眼淚,睇嚟呢套戲嘅感染力好高。
其實成套戲,講緊就係現實同夢想嘅矛盾,感覺上同Desmond Chloe嘅經歷好似。
 




睇完戲之後,我同Kelly繼續挨咗喺梳化度。
Kelly喺呢個時候開始咗一個話題:「你覺得我哋會唔會好似套戲嘅男女主角咁?因為夢想而分隔兩地,最後仲分開埋?」
我諗一諗咁答:「唔會掛,你去一年啫,又唔係無了期咁走,而且你嘅夢想又唔係同我生活有衝突。」
 
「如果呢一年我去咗嗰邊之後遇到一個更好嘅人呢?」
「咁快諗住溝仔?」
「假設性問題啫。」
「嗯……唔捨得就一定㗎喇,但係都會睇下你分手嘅原因係咩嘅,我估你唔會又粒聲唔出走咗去掛?」
「一定唔會啦。咁我都幾想知,你會接受到咩分手原因呢?」
「我覺得除非個原因係大家都無可以互相遷就到,咁我就唯有接受啦,否則我覺得只要有原因,都應該有方法解決到。」




「無可能遷就到……例如我想終生留喺美國做花藝師?」
「類似呢啲啦。」
 
Kelly講到呢度停咗一停,然後又問:「你有冇諗過呢,如果我去美國嘅時候飛機失事死咗你會點?」
「嗯……咁我應該會叫你而家去買定保險,然後唔該寫受保人係我。」
「認真啊!」
「咁仲可以點啫?傷心囉,難過囉,但係都要接受㗎啦。」
「咁聽落你好似易接受過突然俾人分手喎。」
「咁始終死都係一個原因嘛,但係突然分手真係無原因。我估兩種情況都會傷心,但係嗰種傷係有唔同嘅。」
「咁如果俾你揀,你會想我死先定係你死先?」
「梗係你死先啦。」
「自私!」
「聽埋先啦……我只係覺得,最愛嘅人死咗嘅話,淨低嘅人會好孤獨,咁我寧願做孤獨嗰個。」
 
Kelly聽到我嘅解釋之後,又開始流眼淚。




其實佢呢兩個星期流嘅眼淚,加埋比我認識佢嘅呢一年都要多。
「其實你俾我揀,如果死得好後生嘅話,咁我寧願我死先。」Kelly流住少少眼淚咁講。
「點解嘅?你怕孤獨?」我錫走咗佢幾滴流到一半嘅眼淚。
「我覺得如果我死咗,你仲可以搵過一個新嘅人,享受新嘅幸福吖。」
「但係就算搵過一個新人,都代替唔到你喎。」
「世界上其實無人係代替唔到嘅,當你身邊無咗一個人嘅時候,你好自然就會去搵翻一個人㗎啦。你放心喎,我好開通,如果我死咗嘅,我唔介意你搵過一個㗎,只要唔好靚過我就得。」
「點解嘅?人唔係應該追求進步嘅咩?」
「我想就算你有新嘅另一半,但係我都要做你記憶入面最靚嗰一個。」
「咁啊……咁可能你死咗,我要叫子成或者美珍介紹佢哋啲朋友俾我喇。」
聽到呢句,Kelly終於破涕為笑。
 
我攬一攬實Kelly,然後講:「不過講起孤獨,我比較擔心你去到外國自己一個人多過你會飛機失事。」
「傻啦,我讀大學嘅時候咪又係自己喺LA生活咗四年。雖然中間都有拍拖,但係都有試過自己一個生活嘅時間,所以唔洗擔心喎。」
「係咪㗎?如果唔掂你可以出聲喎,我可以飛過嚟陪你㗎。」
「你搞掂你『和頭酒』啲嘢先啦,你突然走咗,偵探實會想殺咗你啊!」




「放心,我會叫承心輔導翻佢嘅。」
「咁你咪即係搞著人哋囉!」
「係啊,你就係罪魁禍首!」
 
喺呢一晚入面,我哋仲傾咗好多嘢,好多勁無聊嘅嘢,感覺就好似想將未來一年嘅話題一次過傾哂咁。
最後,當我仲講緊我中學用咩方法同歐雪慶祝五個月拍拖記念日嘅時候,我發現Kelly已經訓著咗。
望住佢挨住我訓著嘅可愛表情,我覺得自己可以一晚都唔訓咁望住。
雖然,最後我都係敵不過睡意,就咁攬住Kelly喺梳化一實訓著咗。
 
呢一晚,係我哋一齊咗咁耐第一次一齊訓。
我好想用身體同埋唔同嘅感官,去記住呢一刻擁抱嘅感覺。
因為只有靠呢一刻好好咁記住,先可以夠我未來一年都可以懷念呢一種觸感同埋溫暖。
「難離難捨,想抱緊些」,原來係咁嘅意思。
 
一路訓,其實我一路感受到自己好似一路流緊眼淚。




我諗,其實到頭來我都無自己扮得咁大方同灑脫。
我依然係好擔心,依然係好唔捨得,依然係好唔識面對嗰種不安全感。
甚至就連我身體入面嘅驚恐症都提醒緊我,未來一年我將會面對好多心靈嘅折磨同埋疲累。
 
究竟會唔會有一日我突然就收到一個Kelly要同我分手嘅whatsapp呢?
究竟Kelly會唔會突然就消失喺我生命入面呢?
我諗起歐雪,然後又諗起粒聲唔出咁離開呢個屋企嘅媽媽。
 
但係而家,其實我已經唔諗得咁多。
既然扮咗大方,我可以做嘅,就只有繼續扮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