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起身,我同Kelly都係煮下早餐食下嘢,然後我就要出門口準備今晚幫二線女星搞嘅秘密分手和頭酒。
今晚嘅晚餐七點喺馬灣進行,而因為到時餐廳在場嘅只有我一個,所以我要預先到場,同老闆配合一下。
而我亦都預好哂時間,完成晚餐之後就翻屋企陪Kelly過最後一晚,第二朝就陪佢出發去機場。
 
當我去到馬灣,行咗大概十分鐘就到餐廳。
去到嘅時候,餐廳已經預備緊嘢食,而我要做嘅其實都只係喺咁易監下場。
因為呢間餐廳其實真係偏僻中嘅偏僻,除非你真係有意要嚟呢度,否則其實都無咩可能會搵到呢個地方。
當我喺度等嘅時候,我都會同Kelly whatsapp下,佢今日趁我唔得閒,所以翻咗屋企陪佢媽媽,當係臨別前食翻餐飯。
唯一可惜嘅係,我同佢媽媽到而家都未好好咁坐低見過,睇嚟都要等一年之後喇。
 




大概六點半,二線女星首先到達。
佢今日照舊戴咗黑色太陽眼鏡,著咗全身黑色嘅連身裙,黑色貼身嘅設計突顯出佢玲瓏浮突嘅身材。
「呢個地方幾好。」佢冷淡咁講咗一句,然後喺手袋入面遞咗張一千蚊紙俾我。
我唔係好明呢張一千蚊代表咩,所以遲疑咗一下。
佢補多一句:「呢個當係多謝你搵到呢間餐廳。」
既然俾得有原因,咁我又唔會抗拒嘅,所以就收咗呢張一千蚊。
 
「一陣你將嘢食放好之後,你可以喺餐廳外面等?」二線女星問。
「可以啊,你哋傾好之後叫我就得。」我點一點頭。
「咁就好。」二線女星講完呢句就再無理我,自己開始喺個位度補妝。




而我都唔浪費時間,去廚房攞定啲嘢食出嚟先。
 
過咗無耐,餐廳門口出現咗一部靚車,然後一個西裝骨骨,睇落五十有六嘅男人落咗車,然後佢司機就將架車開走咗。
呢個中年男人,就係二線女星嘅分手對象,亦都係一個二線嘅政府官員。
我走上前迎接佢嘅時候,佢無咩大反應,只係隨便點咗一下頭,就走咗入餐廳。
而佢入到去之後,同二線女星毫無交集,只係直接坐咗去二線女星對面。
 
我見時間都差唔多,加上我又想早啲搞掂之後去見Kelly,所以就馬上開始呢一場「分手和頭酒」。
「你哋好,歡迎嚟到『分手和頭酒』,我係主辦人阿濤。今晚呢一餐飯其實係俾兩位可以有個機會好好傾下,過程入面我唔會在場,所以兩位可以放心今晚你哋嘅對話將會完全保密。你哋今晚嘅嘢食已經喺枱上面,所以你哋可以一邊食,一邊傾嘅。」
當我講完呢段開場白之後,女星同官員都無俾反應我,所以我都唔嘥口水,直接講:「好,咁我都唔阻兩位喇。有咩事可以隨時打俾我。」




 
講完呢句,我就走出咗餐廳範圍,去咗露天嘅位置坐。
呢間餐廳設計其實幾簡單,總之就係分咗室內同室外位置,而兩個範圍係打通咗嘅。
所以雖然我走咗出室外,但其實室內嘅對話只要大聲少少我都會聽得到。
 
當我走出室外之後,我聽到裡面開始有啲對話聲。
起初因為兩個人把聲都仲好細聲,所以其實我唔太聽到發生緊咩事。
直到一刻,我聽到個二線官員好大聲咁講:「你一早都知我有老婆同仔㗎啦,你而家先嚟用呢個原因同我分手?」
「你講過話會離婚之後同我結婚㗎!」二線女星亦都嗌出一句。
「我哋一直嘅共識大家都係玩玩下㗎啦,各取所需,我有我開心,你有你收禮物,做咩突然講認真啫?」官員大聲反駁。
「咩共識?無人有呢個共識。我一直都係真心鍾意你先同你一齊!」二線女星聽落好激動咁嗌咗一句。
 
聽到呢度,其實呢兩個人嘅關係都非常清楚。
一個想單純要婚外性嘅賤男人,同埋一個本身貪錢但係玩到沉船嘅女人。
雖然呢個組合極之老土,但人總係有好奇心嘅,所以我靜靜雞行近多幾步去聽下佢哋嘅對話。




 
「真心?咪玩啦。你係真心鍾意我嘅,就繼續大家本身嗰種關係囉,你又可以見我,我又可以見你,分咩手呢?」官員理直氣壯咁答。
「你根本就無心同我發展,咁我點解仲要嘥時間喺你度?」女星把聲聽落激動,但其實又夾雜咗少少哽咽嘅聲。
「大家互惠互利唔好咩?其實都係想開開心心啫。」官員講出咗賤男嘅必備對白「開開心心」。
 
「嗯……所以你都係唔會同你老婆離婚㗎啦?」聽落女星已經無咗本身嘅火。
「痴線啦離婚,一有呢啲新聞我仲洗升職?」官員理所當然咁講。
「好,咁我明喇。」女星把聲沉咗一沉。
 
餐廳裡面突然就咁靜咗。
我伸長隻耳嚟聽都好,入面真係粒聲都無。
 
但係,突然之間,官員大叫咗一聲:「喂!你想點啊?」
從佢嘅語氣之中,聽得出佢好驚。
「要大家都開開心心,而你又唔想離婚,咁就得呢個方法。」女星把聲好沉,好慢。




「你痴線㗎?犯法㗎!」官員把聲愈嚟愈驚。
「你放心,殺咗你之後,我就會自殺,到時我哋就真係可以開開心心咁一齊喇。你而家知道我對你幾認真啦?」女星把聲變得令人不寒而慄。
 
我一聽到最後一句,心入面出現咗一句「唔L係掛」,然後即刻衝入餐廳。
我一邊衝,一邊已經聽到個官員慘叫一聲。
我終於明白點解個女星要揀間咁偏僻嘅餐廳,原來係為咗想同個官員攬炒殉情。
我當然唔想呢度出事啦,因為話哂我都係負責人,點都有好長手尾搞。
 
當我衝到入去嘅時候,我個心首先定咗一定。
因為我見到個官員喺地下度爬緊,只係膊頭、手臂同埋腳都流緊好多血,但至少未至於有生命危險。
而女星就拎住咗一把好尖嘅短刀,面露凶光咁逼近官員。
 
呢個時候我都唔顧得邊個啱與唔啱,始終救人要緊,於是我隨手執起側邊一張櫈就車落去女星隻手度。
女星無預計過我突然會殺出嚟,所以俾張櫈一下打落隻手度,然後慘叫一聲,短刀落地。
即使係咁,佢依然想跑過去執翻把刀,但係我已經飛身過去將佢一下推落地下,而佢啱啱好就跌咗上官員個身上面,令到受傷嘅官員又慘叫一聲。




最後,我唯有報警收場,而喺警察嚟之前女星依然對官員又咬又撞,呢啲「私了」嘅行為我係唔支持嘅,但係亦都唔到我阻止喇。
 
結果我哋三個一齊入咗醫院,而我主要係去落口供嘅。
而我八掛開多兩句,知道女星無咩受傷,已經直接俾人拉咗。
而官員就中咗三下刀傷,雖然無咩大礙,但係都要留醫觀察。
我喺醫院落完口供,其實都已經可以走得。
我見時間比我想像中晏咗好多,所以就用錄音同Kelly交代翻發生咩事,佢聽到我經歷咗啲咁驚險嘅事唔單止無擔心,仲話好可惜佢唔在場。
 
但係無論如何,既然咩都搞掂哂,我決定盡快離開醫院去陪Kelly,於是我就準備去搭lift走人。
當lift門打開嘅時候,我見到入面有兩個護士,而且仲有一個向我迎面走出lift嚟嘅人。
呢個人我其實唔熟,只不過因為最近見過,所以有啲印象。
 
「Hi,奕民!」
無錯,喺我眼前出現嘅就係Kelly喺美國認識嘅同學奕民。
奕民一出lift就見到我嗰一刻有啲驚訝,然後「hi」咗我一聲。




我見佢著住一身白袍,好奇咁問佢:「原來你係醫生嚟㗎?」
奕民尷尬笑一笑,然後話:「唔係,我仲讀緊醫,我嚟學嘢嘅啫。」
正當我想再問佢嘢嘅時候,佢快我一步咁講:「我仲有嘢做,下次再同你傾計吖!」
然後佢好快咁就走咗。
 
望住奕民走得咁匆忙,我心諗,香港嘅醫護果然係唔容易做。
當我入lift之後,隔離嘅護士突然出聲:「你識得吳醫生㗎?」
我望一望佢同佢身邊嘅另一個護士,兩個個樣都含哂春咁,睇嚟係對奕民相當有興趣。
我笑一笑就講:「你哋唔好諗啦,奕民有女朋友㗎。」
我一講完,我發現我破壞咗兩個少女嘅美夢,兩個護士即刻一臉失望。
 
其中一個護士講:「唉,仲以為有機會識到個筍盤添。」
另一個護士苦笑一聲講:「算啦,哈佛高材生喎,點會無女啊,估都估到啦!」
 
本來呢兩位少女嘅對話我都無放在心上,但係突然之間,我好似發現咗有啲奇怪。
「你話奕民係讀哈佛?」我問隔離嘅護士。
「係啊,哈佛醫學院!」護士點頭咁答。
 
當我出咗lift之後,心入面出現咗一個唔應該有嘅懷疑。
我懷疑,Kelly仲有嘢瞞住我。
 
我有懷疑嘅原因係,我記得Kelly講過,佢讀嘅大學喺LA洛杉磯。
但係如果奕民係讀哈佛醫學院嘅話,佢嘅大學喺波士頓。
波士頓同洛杉磯足足相差咗差唔多七個鐘嘅機程,到底Kelly同奕民兩個唔同系嘅人係點樣識嘅呢?
就當佢哋真係唔知點樣識到,但係點解Kelly要一個直頭同佢居住唔同地區嘅人幫佢寄信呢?
 
為咗得到答案,我決定打俾偵探。
「偵探,幫我查下吳奕民呢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