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到的士,我終於有翻少少安靜時間。
我諗翻起啱啱救我阿媽嘅時候,我個心其實閃過咗一句說話。
 
「如果你討厭某人,你討厭的其實是某部分的自己,跟自身無關的東西是不會讓自己感到煩厭的。」
呢句說話係由承心講嘅,當時係形容緊歐雪唔察覺自己對婚姻嘅討厭其實係來自討厭自己。
 
當我呢一刻再諗起呢句說話嘅時候,我腦入面閃過咗好多好多嘅畫面。
我記翻起,以前喺中學入面成日嘻嘻哈哈,但係翻到屋企異常孤獨嘅自己。
我記翻起,自從阿媽走咗之後,每次學校嘅親子旅行,我都會因病唔出席。
我記翻起,中學考會考去自修室溫書之後,個個都趕住翻屋企食飯,而我就一個人去買飯盒食。




 
當我見到過去嘅自己,我感受到佢嘅孤獨,感受到佢內心對自己嘅質疑。
其實我所討厭嘅唔只係我阿媽,更多嘅係討厭自己。
我討厭嗰一個好需要媽媽,但係反而不受媽媽愛錫,直接俾媽媽拋棄嘅自己。
我討厭自己心入面其實依然好重視、好愛嗰一個已經不負責任咁離開咗嘅媽媽。
 
我覺得自己好無價值,好不被重視,好孤獨。
所以比起我阿媽,我更討厭呢一個自己。
只係我用討厭我阿媽嘅感覺嚟包裝成件事,而逃避咗自己內心最真實而受傷嘅感覺。
 




但係,其實現實之中嘅我,並唔係真係不被重視同孤獨。
從今日聽翻嚟嘅所有嘢,我已經明白咗,我阿媽唔係因為唔重視我而離開,而係佢用錯咗方法去搵自己想要嘅幸福。
而且,我亦都唔係一個唔受重視同孤獨嘅人,因為我身邊有偵探、有承心、有一班因為『分手和頭酒』而成為朋友嘅人。
而最重要,係有一個寧願用生命去為我換嚟一生一世嘅希望嘅人。
 
當我揭開咗事情嘅真相,我慢慢亦都可以撕開內心看似討厭我阿媽嘅表象。
我發現,其實討厭嘅背後,隱藏住我對媽媽嘅期望同重視。
我入面甚至一直都渴望有佢嘅出現,只係當我諗到自己同老豆嘅孤獨遭遇,我又會好強烈咁否定自己呢一個想法。
所以,我諗我部電話裡面一直都保留咗阿媽嘅號碼,可能就係我嘅心底其實都等待緊我自己可以接受自己重視我阿媽呢一個感覺。
 




人其實真係好擅長欺騙自己。
有好多內心嘅感覺,只有去到靜落嚟嘅時候,先可以真正咁感受到、觸摸到。
我好慶幸,啱啱有阿朗一語驚醒夢中人。
佢呢一嗌,喚醒到我心入面對我阿媽最純粹嘅感覺,令我感受到自己心底依然對佢有愛同重視,所以先令我有力氣去救翻我阿媽。
如果我真係放咗手,可能到我而家明白內心想法嘅時候,我就會有無盡嘅後悔感。
 
講起後悔,我嘅心神終於翻到去Kelly身上。
經過我阿媽呢件事打一打斷咗我本身去搵Kelly嘅衝動,我反而有機會諗多咗啲嘢。
 
我愛Kelly,而我亦都相信佢愛我。
我哋兩個都係因為曾經坦白面對過自己,所以先成長咗,然後願意同對方一齊。
但喺今次去外國做手術嘅事上面,Kelly先後兩次用咗大話嚟瞞住我,到底點解佢唔敢同我講真話呢?
 
對於Kelly嘅固執,其實我一直都唔係太有信心可以說服佢唔好去做手術。
但係經過啱啱救我阿媽呢一件事之後,我開始諗到呢一個令佢留低嘅可能性。




除咗表面上,Kelly想同我一生一世呢個原因之外,佢心底會唔會有更深嘅原因導致佢要做呢個手術呢?
可能,只有搵出呢個原因,我先可以有十足把握令佢留低。
 
突然,一個諗法喺我腦入面出現。
雖然唔係一個必然有效嘅方法,但正所謂「死馬當活馬醫」,我決定咩方法都要試下。
於是,我開始拎起手機,用淨低唔多嘅電量開始忙碌起嚟。
 
過多大約十分鐘,的士終於到咗機場。
我俾完錢,即刻衝咗落車。
而家大概凌晨四點幾,中午十二點機嘅Kelly一定未可以check in入禁區住,所以佢最大可能就係留咗喺啲櫈度休息。
於是,我開始喺機場度跑來跑去,逐張櫈去望,希望搵到佢嘅身影。
 
呢個時候嘅機場其實遊人唔多,所以唔係太耐就俾我搵到,坐喺長櫈、條頸攝住咗吹氣頸枕訓著咗嘅Kelly。
我慢慢行到佢面前,望到佢完全無化妝、臉上有兩個好大嘅黑眼圈,加上啲頭髮有啲亂咁,我已經諗得到佢應該離開屋企嘅時候走得好急。
 




睇住佢呢個憔悴嘅樣,我覺得好心痛,同時內心亦好自責。
眼前呢一個女仔,曾經將我由「被愛情抗拒」嘅幽谷之中救咗出嚟,我亦曾經講過,要同佢一生一世。
但係,我竟然完全留意唔到佢內心入面一直揹住一個咁重嘅包袱。
原來,即使兩個人走到幾咁親近,即使係朝夕相見,中間一樣都可以藏有對方發覺唔到嘅秘密。
當然,我唔係怪Kelly唔向我坦白。
我只係怪自己,點解自己可以咁後知後覺。
 
除咗心痛之外,我同時感覺到自己內心有一份力量。
曾經,Kelly將我從絕望之中救咗出嚟。
今日,係時候到我負責伸出手去救你。
 
除了會痛一切都美好
除了挫折面前仍有路
除了厭世總有某些修補可以做
 




殘破世界令人學成
悲觀中找鼓舞
來紓減身邊恐怖
能照料你日子都不算糟
 
儘量去彌補
難逃那煩惱
修修補補亂世中一起蒼老

 
Kelly教識我嘅嘢係,人,總係需要不斷成長嘅。
而成長嘅出現,需要由身邊嘅人去提醒、去扶持、去同行。

當天Kelly未明白自己對愛情嘅態度有問題,係我提醒咗佢。
以前當我對歐雪同愛情感到恐懼,係Kelly帶我走過恐懼。
其實,我哋一直以來都係互相帶傷,然後又互相修補。
所以我相信,今次需要Kelly要面對嘅係一個大傷,但係,只要一齊,一樣可以修補到。




 
沿途在修理著熄了的曙光
祝你在亂流下平安
真愛是任何形狀
對付百孔千瘡
誰能望穿我
這種堅壯非堅壯
形勢壞透只好對抗
由我硬撑著
使你心安

 
或者,現實嘅愛情,並唔係公主配王子,亦唔係簡單一句「happy after forever」。
而係一對傷痕累累嘅人,走埋一齊,一齊為對方療傷,然後一齊拖住手咁喺亂世中求存。
而即使身處亂世,兩個人心入面依然因為有對方同在而幸福滿足。
呢個,就係我相信嘅愛情,亦係我希望可以把握今次機會,話俾Kelly聽嘅想法。
 
當我內心一邊下定決心,一邊睇到Kelly呢個樣,我好憐惜咁忍唔住摸一摸佢嘅頭髮。
Kelly一下子就扎醒咗,然後俾突然出現喺佢面前嘅我嚇一嚇。
「點解你……阿媽同你講嘅?」Kelly雖然啱啱醒,但係已經好快諗到我出現喺機場嘅因由。
我點一點頭,然後將佢攬咗埋身。
 
「你知道哂?」Kelly喺我嘅擁抱之中抬頭,問咗我一句。
「嗯……無全部都有九成掛。」我笑一笑。
「咁你仲嚟做咩?我已經決定好要走。」Kelly把聲相當堅定。
「我知道吖,所以我先要嚟留低你。」我再次一笑,但同樣充滿堅定。
 
「點解?」
「因為我想同你交換一樣嘢。」
「交換咩?」
「你心入面嘅傷口。」

「點解啊?」
因為我愛你。

無錯。
就係同「你係我阿媽嚟㗎」一樣,咁單純而直接嘅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