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間榻榻米佈置嘅日式餐廳房間入面。
「啪」一聲,男仔用力拍枱企咗起身,然後指住個女仔講:「你明啦?你又唔識整禮物、又唔識搞下啲浪漫嘢,又唔識撒嬌,根本就係你做唔到一個好女朋友。所以唔好再話我因為搵PTGF所以同你分手啊,只係你俾唔到拍拖嘅滿足感我,我先要咁做咋。」
女仔面對男仔嘅指控,無力反駁,只可以喺餐桌前面掩埋塊面,低聲啜泣。
 
呢個時間,房嘅趟門被人拉開,一個人走咗入去。
「大家好啊,又係我Kelly啊,睇嚟大家都食完飯喇喎,咁不如就開始今晚『分手和頭酒』嘅特別活動啦!今晚嘅活動叫做,『惡人先告狀』!」Kelly滿臉笑容咁講完之後,啱啱聲大夾惡嘅男仔似乎都聽唔明白。
Kelly一手將一疊相放咗喺枱面,然後指住男仔講:「呢啲喺你手機嘅紀錄,睇翻入面嘅內容,你喺同而家女朋友Joyce一齊之前嘅一年,已經開始有搵ptgf嘅習慣,而且呢個習慣一直都無停過。所以而家你話阿Joyce做唔到一個好女朋友所以要分手呢啲根本就係惡意嘅指控,因為你一直都無打算改過,而家只不過係東窗事發,所以你先想急住分手了事!簡單啲講,由頭到尾,你都依然係一個賤男!」
 
男仔咩都講唔出,只係擘大咗個口,好明顯俾Kelly全部講中哂。
佢見勢色唔對,「哼」咗一聲,就即刻攞齊嘢走咗。




 
Kelly見個女仔Joyce依然喊緊,就走咗埋去輕輕攬住個女仔,好溫柔咁講:「我知道明白真相係好痛苦,而知道自己愛錯一個人就更痛苦。但係,好對唔住,我一定要俾你知道呢個真相,如果唔係你只會信咗個賤男所講嘅原因,繼續怪自己做得唔夠好。」
Joyce一邊索住鼻,一邊問Kelly:「但係我真係咩都唔識,咁你覺唔覺得我真係一個好差嘅女朋友啊?」
Kelly笑咗一笑,然後講:「傻啦,呢個世界每個人都有啲嘢唔完美嘅,唔識咪學到識囉,我都見過有人由唔識拍拖變到可以感動到另一半喊啦!」
Joyce半信半疑:「真嘅?」
Kelly好肯定咁點頭,將Joyce一下就攬埋自己身前,然後講:「梗係啦,只要你搵到一個同你一樣願意為愛情付出嘅人,即使本身個人有幾多唔完美嘅地方,一樣可以補足到。」
Joyce聽完之後,好感激咁點一點頭,講:「多謝你啊!」
 
而呢一刻,我同偵探都喺榻榻米房隔離嘅另一間房,用隱藏鏡頭睇住入面嘅事情發生。
「好,收得工。」偵探非常爽手咁開始執嘢,「不過今晚同唔到你同Kelly食飯喎。」




「搞咩啊?」我一邊幫手收電腦,一邊問。
「我……我約咗承心拍拖。」講呢句嘅時候,偵探竟然難得地有一點少男嘅害羞。
「吓?你哋終於一齊翻啦?我真係恭喜你啊!」我一聽到呢個消息,諗到偵探同承心經歷咗咁多嘢終於可以重新喺翻埋一齊,即刻開心到攬實咗佢係咁跳。
「前日嘅事啫……喂大佬…唔好跳…就快死……」偵探俾我搖到差啲缺氧。
 
「不過其實呢,我同Kelly今晚都唔得閒同你食飯。」我放開咗偵探,對佢笑一笑。
偵探向我投出一個疑問嘅眼神。
「今晚,我同Kelly要打大佬,仲要一打打三個。」我苦笑住咁講,完全幻想唔到今晚將會發生嘅事有幾刺激。
就喺呢個時候,Kelly衝咗入嚟我哋間房度。
「喂,我連客都送埋喇,仲唔走就遲到喇!」Kelly一邊講,一邊拎翻自己手袋就走。




「淨低嘅交俾你執喇,執完再去蜜運啦下,承心應該唔會介意佢『男朋友』幫我手嘅。」我刻意大聲咁講「男朋友」三個字,偵探反一反我白眼之後就揚手叫我走。
我送咗一個飛吻俾佢,然後就即刻跟住Kelly走咗。
 
當我同Kelly上咗的士之後,Kelly即刻講:「嘩,次次搞完『和頭酒』都好鬼死攰,我恰陣先,到咗北角叫我。」
佢一講完,就已經秒速挨住我訓著咗,入睡速度同大雄有得揮。
而佢喺的士挨住我呢一個畫面,不期然令我諗翻起兩個月前喺機場維修區睇日出嘅嗰一日。
 
無錯,嗰一個疲於奔命嘅夜晚,原來已經過咗兩個月。
經過咗曲折離奇嘅一晚之後,呢兩個月就顯得平凡簡單得多。
我嘅驚恐症依然未斷尾,只不過發作嘅次數已經少之又少;
Kelly到最後都無去到美國做手術,不過佢體內嘅病毒數量又開始維持翻平穩,根據奕民所講,呢個都係愛滋病人會有嘅正常現象嚟。
簡單一句,都係需要繼續維持健康生活習慣就可以啦。
所以,即使兩個月前我同Kelly經歷咗翻天覆地嘅一晚,但係原來過咗之後,世界並無因此而改變,反而默默地又再一次回復平常。
雖然所有嘢變化真係唔多,但或者咁樣都係一件好事。
 




不過,或者因為我同Kelly都係鍾意自尋煩惱嘅人,所以今晚我哋特別做咗一件事。
一件我哋準備完都不斷猶豫同質疑自己嘅事。
 
的士終於到咗北角。
我叫醒咗Kelly,然後一齊落咗車。
「點?一陣有咩策略?」Kelly好緊張咁問。
「嗯……跟翻本身計劃啦,我同你啊媽傾計,你同我啊媽傾計。」我其實心入面都好緊張,所以捉得Kelly隻手好實。
「咁你阿爸呢?」Kelly即刻問。
「佢?你見過啦,佢都唔多講嘢嘅,唔洗擔心。」我安慰Kelly,但同時都喺自己心入面諗緊有冇咩做漏。
「好,咁上到去就即刻嗌定外賣,佢哋應該仲有半個鐘先到,時間啱啱好。」Kelly呢幾句似係同緊自己講,然後好快手入到大廈撳咗lift。
「無事嘅無事嘅。」事到如今,我都只可以跟住佢一齊安慰下自己。
 
無錯,今晚,我同Kelly約咗我阿媽、我阿爸同埋Kelly媽媽一齊嚟我屋企食飯。
當然,喺約之前,我哋都知會咗三位參加者,然後三個人都知悉有咩人在場嘅。
約呢餐飯嘅原因一嚟係就我阿爸咁啱行船翻咗香港,二嚟就係我同Kelly都覺得反正大家遲早都要見家長,不如俾個機會佢哋互相認識埋都係一件好事,所以就促成咗今晚嘅「三方會談」。




但係當我哋約咗三位家長之後,我哋先開始發現當中嘅難搞之處。
三位家長都各有性格,各有風格,先唔講佢哋見到我哋會講啲咩,我哋都好擔心佢哋見面嘅時候可能都有唔同嘅火花出現。
只不過,唔約都約咗,所以,唯有頂硬上啦。
 
當我同Kelly一出lift,我哋就聞到一陣好香嘅飯餸味。
而最有趣嘅地方係,呢啲味,係由我屋企傳出嚟嘅。
但係,呢個時候,我屋企係應該仲未有人,或者只係得唔識煮飯嘅阿爸喺度。
我好驚訝咁望住Kelly,然後九秒九打開門。
 
一入屋,果然見到我阿爸坐咗喺梳化度睇報紙。
「Hello uncle。」Kelly第一時間打招呼。
而我本身想問點解屋企會有煮嘢食嘅香味,但阿爸已經快一步咁指一指廚房當係俾咗答案我。
我同Kelly即刻衝去廚房,然後俾眼前嘅情境嚇咗一嚇。
 
因為我哋見到我阿媽同Kelly媽媽兩個一邊傾計,一邊落手落腳整緊餸,睇落相處非常融洽。




「媽咪我哋唔係話叫外賣嘅咩?」Kelly即刻走入廚房去到佢媽媽身邊,同時向我阿媽打招呼。
「你哋叫啲外賣邊度好食㗎,仲要唔鬼健康喎!所以我先約埋阿濤媽媽買餸等你哋放工就有得食咋!」Kelly媽媽一解釋,Kelly即刻無聲出。
「Kelly,好彩有你媽媽幫手咋,我都係近呢個月先自己煮翻飯。如果得我一個人,真係煮唔掂咁多餸。」我阿媽喺側邊笑住咁講。
我阿媽之所以話「呢個月自己煮翻飯」,係因為佢正式同咗二線官員離婚,而家同阿朗自己搬咗出嚟住。
聽佢講,雖然佢無得再做少奶奶,但係生活反而好似過得更開心。
我估,可能係因為佢終於搵到生命中有值得重視嘅人同目標。
當佢嘅幸福唔係靠搵一個男人嚟實現嘅時候,佢反而更加自由自在,更加幸福。
 
大概十五分鐘後,飯餸全部放哂上枱面,而一個極為奇怪嘅組合亦都已經坐咗埋枱度。
正當我同Kelly唔知點樣開始呢一餐飯嘅時候,Kelly媽媽已經率先講:「食飯啦!唔洗客氣!難食嘅話食少兩啖就得!」
有佢呢一句開場白,大家都好自然咁起筷食飯。
 
當我夾咗眼前一舊甜酸排骨食嘅時候,我一咬落去,我即刻覺得鼻頭一酸。
因為一食到呢一種調味,我就知道呢碟排骨係我阿媽整嘅,因為當中嘅味道,即使過咗十幾年,味道依然好熟悉。
「嘩,呢碟燒肉好味啊,啲皮仲脆卜卜㗎!」Kelly好似倉鼠咁係咁咬塊燒肉皮。




「碟燒肉係阿濤老豆買㗎,食多兩舊啦。」我阿媽微笑住咁講,順便夾咗一舊燒肉落佢個碗度,Kelly亦都好識做咁即刻講句「唔該」。
 
「呢個豆豉蒸魚都好入味喎!」我既然知道呢張枱上面嘅嘢係由兩個阿媽整嘅,即係好似玩緊一場必中嘅Bingo一樣,讚邊個都會有好結果。
果然我講完之後,今次到Kelly媽媽好得戚咁笑咗兩聲,然後講:「算你識食啦!呢碟係Kelly最鍾意食㗎,由佢細個開始成日都煮,梗係好食啦!」
Kelly媽媽呢個囂張樣,都同Kelly有幾分相似。
 
呢餐飯一路食,我哋幾個一路都有講有笑,氣氛比想像中溫馨好多。
而當餐飯食到七七八八嘅時候,我阿媽突然問咗一個問題:「係呢,阿濤,你今晚突登約我哋食飯,係咪有啲咩要宣佈啊?」
講完之後,佢笑笑口咁望住我,而呢個笑容相當奇怪。
我唔係好明咁反問一句:「有要咩宣佈?」
Kelly媽媽呢個時候亦都插嘴埋嚟:「唔洗怕羞喎,講出嚟啦,我唔會反對嘅。」
 
當我發現連我阿爸都好似不懷好意咁望住我嘅時候,我即刻擰個頭過去望住Kelly求救。
Kelly一臉幸災樂禍,細細聲喺我耳邊講:「佢哋以為我哋要宣佈結婚啊!」
呢句簡直一語驚醒夢中人,我終於明白點解佢三個個樣都好似期待緊啲嘢咁。
雖然我又明白,約齊兩方家長食飯,呢個舉動係會令人誤會嘅。
 
本身我打算直接答佢哋,但係當我見到Kelly好似置身事外咁食花生嘅時候,我決定拉佢落水。
「好啦,咁都俾你哋發現咗。」我一邊講,一邊企起身執碗,「係嘅,今晚我哋係有事要宣佈嘅。只不過,我份人好尊重女性,所以,你哋想知啲咩就問Kelly啦!」
我一講完,即刻捧住成堆碗衝入廚房。
「阿濤!!!!!」我聽到Kelly怒吼一聲,但係我已經人在廚房。
 
我喺廚房度「裝」出去,見到兩個阿媽係咁向Kelly問嘢,我阿爸都一直無離開個位喺度聽,然後Kelly有理說不清咁喺咁解釋。
望到呢個場面,我忍唔住笑,但同時覺得好溫馨。
我諗兩個月前嘅我,都唔會諗得到會有呢一日嘅發生。
 
呢一間屋,好長時間都只有我自己一個。
直到Kelly闖入咗我嘅世界,佢就將承心同偵探都帶埋入嚟呢個地方。
然後因為佢曾經嘅鼓勵,我先可以面對到我阿媽,然後造成今日呢一餐五個人嘅晚餐。
 
Kelly帶俾我最重要嘅嘢,其實唔係愛情,而係坦白。
我一直以嚟都以為自己搞「分手和頭酒」,所以已經好熟悉「坦白」兩個字。
但係原來我一直追求嘅係「向對方坦白」,但係我唔識得對自己坦白。
直到俾Kelly逼到我坦白面對自己內心,我先可以得到今日嘅成長。
望住廳入面嘅場面,我停止唔到自己發自內心嘅笑容,因為呢一刻,真係好幸福。
 
夜深。
Kelly媽媽同埋我阿媽都已經走咗,而我阿爸話佢去佢啲船員屋企啤一啤,所以熱鬧過後,屋企又淨翻我同Kelly兩個。
我哋兩個攤咗喺梳化度,好放鬆咁睇Netflix嘅無聊真人show。
「你好嘢啊,啱啱竟然出賣隊友!」Kelly一邊搣我手臂,一邊算翻我抌低佢單挑三位家長嘅帳。
「咁你轉數快,我先放心交俾你答啫。」由於手臂肉喺敵方手上,我唯有阿諛奉承去換取安全。
 
Kelly「哼」咗一聲,然後挨咗喺我心口前面:「其實呢,我覺得今晚好幸福。」
我聽到之後錫咗佢額頭一下,然後講:「我都覺得係。」
Kelly攬實咗我橫抱住佢嘅手,然後用好輕微嘅聲線,又似自言自語,又似同我講嘢咁講:「曾經我覺得,當我有咗病之後,我同幸福嘅距離會變得好遠。所以,自從我有咗病之後,我一直都唔可以同其他人同床訓教。我以前都唔知點解,純粹係一有人喺身邊就訓唔到,但喺經過嗰晚喺機場聽完你講嘅嘢,我估,可能係因為我覺得同床訓教呢件事實在太甜蜜太幸福,所以我潛意識覺得自己唔配得去享受呢件事。但係,多謝你,係你唔單止當我係一般人,你亦都令我可以接受翻自己係一般人。」
 
我無回答佢,只係好滿足咁將Kelly抱緊咗啲。
Kelly呢一番說話所講嘅嘢,令我諗到將來可以做多一樣生意,叫做「自己和頭酒」。
目的就係,俾人食一餐飯,然後認識自己,原諒自己,同Kelly一樣接受自己,同自己和好。
 
就喺呢一刻,屋企嘅鐘響起咗音樂。
如天注定我們走到盡頭
用力撞壞那天門親手自救……

無錯,鬧鐘嘅歌已經再唔係「今生今世」。
 
「十二點啦,去訓喇!」我一手熄咗Netflix,然後準備行去我阿爸間房。
「喂。」Kelly企咗喺我房門前面,微弱嘅燈光之下見到佢有啲面紅。
「做咩啊?想食宵夜啊?」我好奇咁望住佢,佢唔止一次半夜叫醒我去幫佢煮麵食。
「你會唔會想…試下…今晚一齊訓?我覺得…我好似ready……」Kelly一邊講,一邊個頭已經耷到勁低。
「嘩!你呢個咪性暗示星矢!」我興奮到大叫咗出嚟。
Kelly一拳打咗落我心口度,然後好快咁講:「性你個頭,今晚齋訓咋!」
「你知唔知喺『喜愛夜蒲』入面,連詩雅講完『齋訓』之後發生咩事?」我一下用「壁咚」嘅方法將Kelly逼咗埋牆。
「發生咩事啊?」Kelly瞪大隻眼望住我。
「一陣你咪知囉!」我奸詐一笑,然後就將佢拉咗入房。
 
喺我哋嘅吵鬧聲之下,我哋就走咗入房。
呢個時候,個廳安靜翻落嚟,只剩下鬧鐘未響完嘅音樂。
 
窮一生之力 憑一句諾言 必須挽著手
終生不渝 天塌下來 只須挽著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