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 你正在慶祝七夕嗎? 你知道牛郎織女現在的生活嗎? 他們分開了,你又知道嗎? 祝大家七夕快樂~ 鍾意嘅記得留低你個Like,多謝支持 【七夕特別篇】【FB:六年】【短文】





東周的春秋戰國時期,我愛上了一個改變我一生的女人--織女。
     民間有很多種說法,有些說我們是神話,是故事;有些說我們是只諷刺論,引入一種「織女不織布、牛郎不駕車」的說法,目的是用作諷刺當時貴族都是虛有其名,經常不勞而獲。但其實只有我們知道,我們是真實存在。     那時候,我的父母都因為生病而離開了人世,故事中都說我的父母對我很刻薄,但其實並非這樣,只是他們對我學業十分嚴厲,就像現今世人所說的「怪獸家長」一樣。他們離世後,我因為不想繼續打攪哥哥和嫂子的生活,拿了一條黃牛就走了。
     日子真不好過,這牛並非故事中如此勤勞,而是好食懶做,它懂得說話嗎?是的,每天都會對我說:「好撚肚餓呀,仲唔放我出去食草?」就在一次放牛時,我們來到一條河邊,看到數個美女在戲水,太久沒有看到女人的我,當然要把握機會,好好看一番。在那群女生中,我一眼就相中了織女了,他的皮膚雪白,櫻桃小嘴,最重要的就是身材豐滿。正當我看得入神時,那頭臭黃牛不知是不是太興奮,呻吟了一聲,美女們聽到動靜後,馬上看過來,被發現後,她們匆忙地穿上衣服,一跳一躍往天上飛,這時,我才知道我犯下彌天大禍,我竟然偷看仙女洗澡......
     正當我懷著擔心的心情想回家時,一把聲音從我身後出現喂,鹹濕佬!我件衫唔見咗呀,幫我搵下!鹹濕佬?應該是叫我吧。我回過頭偷看一眼,是織女,我一步一步走過去,離她五尺時,他舉起手示意我停下來,並說:「 停喺度,除你件衫落嚟俾我。」還未反應過來,我就把衣服脱了下來,把它扔到她手上,我看了看我,露出了看到寶藏的表情,我下意識看一看,原來她在看我的八塊腹肌,她回過神來,穿好衣服就走到我旁邊,我理解不到她的行為,她就說:「 咁我搵唔到我件衫呀嘛,去你屋企住一兩日都唔得呀?偷睇完我唔駛補償?」我反駁道:「其實係隻黃牛想睇,唔係我做主導㗎。」她看了看黃牛,黃牛一言不發,當然,如果它說話,就會被身後的刀插死。
     接下來的日子,大致與神話的大同小異,我們相愛,結婚生子,然後被分隔兩地,但這些都不是重點。而是在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我們一年一度見面的時候到了,我們相約在南天門, 凡間進步同時,天庭其實也在進步,南天門就像香港的銅鑼灣一樣,看到她後,先是相擁,後是親吻,這一吻代表著一年,每一次都特別久,特別深情。我們走南天門的一間壽司店,但店內當然不是凡夫俗子所吃的魚生,而是龍肉,千年熬製的麵豉湯,在過去的每一年,我們都會談談我們這一年發生過的事,但今年的她只是看著她手上的電話,我們在這年的見面,好像缺少了交流。午飯過後,我們當然要發洩一下神仙都有的情慾,我們來到一間在後巷的時鐘酒店,門口的招牌寫著「神仙性地,絕對隱蔽,偷情必備」,因為天庭是不能有任何情慾發生,但這個地方是例外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老闆看到我,就像看到老朋友一樣,熱烈地歡迎我。
     我們走到三樓的貴賓房,開始我們的正事,我躺在床上,循序漸進地把她的衣服脫下,當年豐滿的身材一覽無遺地呈現在我眼前,因為我們都是神仙,身體,容貌到達二十五歲就不會有變化,所以電視劇的皇母娘娘,玉皇大帝比較老都是視覺效果,他們都是年輕的樣貌,雖然這身材看過很多次,但震撼感還是有的。
     半個小時後,終於把忍了一年多的性慾發洩了,她躺了在床上睡著了,而我走回大堂與老闆聊聊天,當他再次看到我,這次的表情不是高興,而是皺著眉,十分沉重,我問他發生什麼事,他表示不能對我隱瞞,吩咐我要有心理準備,我點了點頭。他說:「阿牛,呢幾年,其實周不時織女都帶住玉皇大帝嚟,你明咩意思未?我知道我咁講會俾人貶落凡間,但你係我好兄弟,我唔想你再蒙在鼓裡。你自己執生。」我終於都知道為什麼這間酒店能夠撐下去,(註:皇母娘娘的丈夫不是玉皇大帝,而是東王公。)原來有大人物支撐,當我知道這個事實後,我的思緒很混亂,凡間的十年愛情結束時,他們就要哭要死,那麼我接近千年的愛情呢?
     我回到房間,看著床邊的女人,想不到,我和玉皇大帝共用一個女人。她被我開門的聲音吵醒了,看了看我說:「做咩呀,個人呆晒嘅?就嚟夠鐘啦,我哋又要等下年再見啦。」「我知道晒你同玉皇大帝嘅事,我想要個解釋。」我試著壓抑自己的情緒,但聽到她的回應後,我崩潰了,她告訴我:「對唔住,喺呢咁多年我都同自己講我要等你,但我做唔到,我每一晚都要靠酒精先可以入睡,直至玉皇大帝佢嘅出現,喺佢係我最痛苦嘅時候出現,對唔住,我盡咗力...... 」一邊說,我的眼淚亦不敢地流,她沒有發現,這些日子原來我就不辛苦嗎?也許我由一開始就不應與她一起,可能這就是我的懲罰吧。我輕輕在她額頭吻了一下,對她說:「辛苦了。」 這一吻,就當作是告別吧。
可能凡間的人還在慶祝我們的節日,但他們卻不知我們在這一年,正式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