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因為父親的戰死,體虛少女未來因為對自己的自責,令自己討厭了調查兵團,因為一次被救,認識了新伙伴,慢慢明白父親的心意,決意治好自己的病和加入調查兵團,為父親報復





「對不起啊…對不起啊…爸爸…都怪我…」

「都怪你!都怪你!」

「未來!未來!」

「為何有兩把聲音重疊着…」

「未來!!!」





「?!」

金髮少女猛地回過神,發現面前是血盆大口的十六米巨人。

我被抓住了?!甚麼時候…為何我會在這時候想起曾經的事…我還有還沒完成的事…我還沒…!但該死的身體已經動不了,毫無價值的人生和心臟已經…

兩小時前

在羅蘭之牆裏,到處都佈滿着罕有的歡樂喜悅,每個人都對於在巨人手上奪回瑪利亞之牆感到驚喜和希望。雖然付出慘痛經歷,但都完成了目的,令士兵們死得有價值。此時有一個染着金色顏色的黑影縮在暗處看着這場景,熱鬧七彩繽紛的城市街道和空空只有黑影的巷子形成強烈對比。一會兒後,黑影離開了,慢慢走到牆前。





「就算完成了使命,失去了就是失去了」穿着連帽灰斗篷的金髮少女冷冷說着,露出不易察覺的笑容,但那笑容既僵硬中有痛苦……黑影靜靜看着 藍天白雲,感覺這片藏着不少故事的天空好像在嘲笑着無力的自己,黑影露出不爽的表情後離去,到路上尋找着馬車。突然被拉進後巷,「利由佳!你做甚麼!」金髮少女的帽子掉下,顯露出生氣的稚氣臉「這是我的台詞!你又想偷偷出去牆外,享受所謂的自由?!」有着微成熟的棕色頭髮的少年瞪着少女吼着。「這才不是正常的嗎!」金髮少女回吼着。

「既然這麼想送死為何不進調查兵團!」利由佳說畢立即捂着嘴「對不起…」「…你別找打」少女眼裏露出殺氣。

「阿爾敏,買完東西了,該回去了」一個皮膚輕黑的頭髮少年和一個短髮少女走到後巷的外面跟自己的好友阿爾敏說着。

「噓」只見被稱為阿爾敏的金髮少年把手指放在嘴唇前,並繼續聽着兩人的說話。

「你別怨恨自己了」「我沒!」「沒的話加入調查兵團,為你爸報復!」「…別多管閒事…」金髮少女重新戴上帽子跑出後巷。「未來!反正你出牆外後都是殺巨人而已!」





利由佳跟着跑出時,被稱為未來的金髮少女已經不在。

「可惡…哇啊!調查兵團!」利由佳一轉身就看到艾倫,米卡莎和阿爾敏三人。

「擅自走到牆外是犯罪的。」艾倫激動地說着。

「我知道…但請當今天沒有看到我們!」利由佳雙手合十懇求着。

「我們能知道原因嗎?」米卡莎淡淡說着。

「混蛋未來…」利由佳無奈罵着。

這時候的未來已經打暈一個馬夫並奪去出外許可證,駕着馬和貨車成功走出了牆外。

「呼啊!」未來在沒人注意情況下卸下貨車並走到對面的草原。「是自由的空氣啊!空氣就是清新啊!」在沒任何人的廣闊草原上,未來激動地叫呼着。即使只有風聲的回應,沒有其他附和的聲音,未來仍然高呼着。好像不怕引來醜陋卻帶來惡夢的怪物--巨人似的激動高呼。





「在這環境下,病都變好…」說到病,未來臉上的笑變得苦澀,並低下頭。「如果沒巨人的話…沒的話…如果沒我的話!爸爸根本不會死!」突然一堆鳥從森林飛出,把未來從思緒中強行拉回現實「難道是巨人?!應該沒有才對…可惡!」未來把馬騎到一棵樹下,自己敏捷地爬上樹,並從包中拿出弓箭和箭,留意着前方未知的威脅。

過了十分鐘後,兩個十六米高的巨人和一個十三米高巨人,「反正都是遲鈍的傢伙,看來沒有察覺到我。」未來輕靠樹根。「糟了…最近沒好好休息,病有點轉差了…」未來輕揉額頭。卻發現不了巨人們已經在東張西望尋找着未來,「砰!」未來的馬輕撞樹幹,好像在提醒未來危險的逼近。「唔…啊!」未來的腦袋原本很昏沉,因為這一撞令腦袋撞到樹幹,而清醒了。「傻馬,你做甚麼!」未來罵了罵她的馬,但一轉頭卻發現巨人們在看着自己。「甚麼時候…」未來佈滿黑線,雙腳因為驚嚇而顫抖着。其中一個十六米巨人把手伸向仍然處於驚嚇中的未來。

「笨蛋未來!發甚麼呆啊!」突然一把女聲粗重地傳來,接着的是刀刃割開某厚東西的聲音,十六米巨人隨聲倒地,後頸肉躺在巨人旁,「言夏?」未來看着面前穿着綠色外套拿着刀刃的馬尾黑髮少女透過立體機動裝置飛到自己旁邊。「病人出來作死嗎?」言夏爆怒地問着。「是啊!我就是作死,所以別管我!」未來不爽回駁着。「你這個…你還是回去吧…哇!」言夏還沒說完,突然一枝箭擦肩而過,身後被一堆血染上,言夏隨即轉身,發現另一隻十六米巨人捂着流着血的右眼,「忘了正事!」言夏把鐵勾勾着巨人肩膀,並如風般飛到巨人後頸,把所有力氣斬向後頸,後頸肉飛出,巨人倒地。「得手了!」

「哇啊!」一聲尖叫從前方傳來,「未來!」言夏猛然回頭,只見未來的弓箭被打飛,並被十三米高的巨人抓着。「未來!」言夏利用樹枝盡量讓自己變成一把風,變成一把能救下好友的風,變成一把能貫穿一切的風。

「瑪利亞之牆奪回成功!」一把響亮的聲音如破曉的聲音,破壞多年的絕望,把人民救出,人民如重見天日般 尖叫吶喊,好像把多年的屈辱,無助,悲痛絕望給叫喊出來般,整城的氣氛像炸開的鍋般激動起來,好像曾經過在無助虛假的城市只是一場惡夢,有的人對於突然發生的「美夢」反應不過來,並不停質問現實,質問自己,到底是不是夢,一場虛假但真實的美夢,還是曾經黑暗死寂的城市才是夢,現實還是美好,現在發生的是惡夢醒後的現實,原來他們從一開始都沒醒來過,就算是欺負,人民都不想醒來,永遠地。

但這場戰爭付出的代價卻讓人民深深明白這是將現實說成惡夢謊言下的痛切代價,因為不敢相信,感覺才特別深刻。因為不敢面對,後悔感覺才深刻。因為欺騙自己,清醒感覺才最真實。少女無力跪在地上,流着淚看着城牆上的生存者,眼淚隨着顫抖的嘴和面容打濕着一把小匕首。

 「對不起啊…對不起啊…爸爸…都怪我…」顫抖的言語從空洞的嘴巴中說出,似有似無,不知道是口呼出的空氣還是少女的說話。





「聽說那個少女的格林家的父親為了為女兒爭取治病資源才進調查兵團的,那個女孩的病還蠻罕見」

「不會吧,真可憐」

「都怪你!都怪你!」旁邊的女婦人毫不留情地邊流着如缺堤的洪水般落下的面容邊毫不留情地用掌搥着少女胸膛。此起彼落的「同情語」,毫無減輕力度的拳打,少女沒有作出任何反應。因為痛,不在肉體,痛只會刻在心的深處。

「未來!未來!振作點!」

「啊!我為何……會想起這些事情……!?巨人!?甚麼時候……我竟然發呆了……身體動不了,病發作了嗎,明明發誓了要殺掉所有巨人,對不起爸爸媽媽,我真是個沒用的女兒……不過死了就能三人團聚呢……好想你們……」未來認命地閉上眼,面上卻因為不甘心而痛苦扭曲地,淚因為怨恨而變得暖熱。

毫無價值的人生和心臟已經…

啊咧……心臟……?為何……

「獻出你的心臟吧,未來」





「爸爸……」

「我不想死……」

未來最深刻記得的是,有着銀光的血雨。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