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七年
 
布克頓鎮是一個位於英國東部加斯達洲內的小鎮,人口雖然不算特別稠密,但當地依然具備完善的醫療配套及治安制度,務求讓鎮民安心在這裡定居。由於鎮內沒有鐵路設備,主要的交通工具都以汽車為主。因此,基本上每間房屋旁邊都會設置一個車庫,用來擺放他們的車子。
 
現在正值深夜,小鎮內一片寂靜。尤其住宅區一帶,街道上空無一人,每間房屋的燈光都已經熄滅,只有路邊的街燈仍散發著薄弱的光芒。
 
一輪銀色的月光高掛在夜空中,淡和的光線穿過某間臥室的窗戶,灑落到正於床上安睡著的少女身上。在微光映照下,可見她容貌端正清秀,肌膚光滑細膩,頭上那把秀麗的微捲棕色長髮散落在柔軟的枕頭上。少女擁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純樸氣質,渾身上下散發著自然的美感,絲毫不需要任何胭脂粉飾。
 
突然間,正陷入熟睡中的她,眉頭猛然糾結在一起,面容變得有些扭曲,像是在某個可怕的夢境中痛苦地掙扎著。
 




「戴維娜,救我......」一道虛弱低沉的中年男聲在少女腦海裡迴盪不已,「救我......只有妳才能救我,只有妳才能打破這一切......」
 
少女腦中倏然浮現出一張陌生恐怖的臉孔。他擁有一雙暗紅色的眼睛,嘴唇往後掀起時,露出兩顆長而鋒利的獠牙,口中不停重複著剛才那幾句隱含著深意的話語。
 
就在下一剎那,一道宛若閃電般的身影迅速飛奔到他身後,動作快到幾乎只有模糊的殘影。少女在夢中,清楚看見那個背對著她的人影俯下身,毫不猶豫地對準男人的脖子用力咬下去,腥紅的血液即時從皮膚表面澎湃湧出。接下來,那個人影毫不留情地用雙手一扯,男人的頭顱就這樣被硬生生撕扯下來,鮮血如水柱般高高噴出,血淋淋的人頭霎時滾落到地上——
 
「啊——」

少女立刻被嚇得驚醒過來,高聲地發出尖叫。她連忙從床上坐起身,拚命地環顧四周,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可見額上佈滿細碎晶瑩的汗珠。
 




這時候她才發現,剛剛那只是一場惡夢。
 
望見床頭電子時鐘的時間顯示著凌晨三點,少女伸手摀住胸口,安心地吁了口氣。眾神啊,為什麼又是這個奇怪的夢境?為什麼連續一個月來,她都重複做著同一個夢?為什麼對方會知道她的名字?最讓她感到奇怪的是,這個夢......
 
很真實,就像是確實發生過一樣。
 
⚜⚜⚜
 
在距離小鎮不遠的郊區位置,聳立著一幢歐陸式風格的宅邸,建築架構與十九世紀時期的房屋類型非常相似。在此夜深的時分,一位穿著黑色毛衣、約莫四十多歲的男人正佇立在大廳的落地窗前,神色凝重地看著天上半圓的月亮,雙眸閃動著一種令人看不懂的情緒。
 




此時,一陣輕微的腳步聲從某個方向由遠而近傳來,將他從沉思中拉回現實。
 
轉頭望去,發現迎面走來是一位留著細碎黑髮,擁有白晢膚色的俊美少年。他慢慢來到男人身旁停住步伐,見對方面露嚴肅的表情,不由頗感奇怪,於是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吉爾伯特先生,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嗯。」這位被稱呼為吉爾伯特先生的男人點點頭,微皺起眉頭,緩緩回答道,「看來,是有人能感應到萊特爾的死況。」
 
「真的?」少年的面容不自覺地露出緊張的神情,著急追問。
 
「嗯,這感應不會有錯。還記得跟我們一起去找萊特爾的兩位巫師嗎?他們當時從萊特爾的血液中發現在他遇害之前,曾經找過巫師施展綁定術,把當時發生的畫面記錄到某個人的腦海中。於是,他們在一個吊墜裡施下咒語,只要有人能夠感應到他的死況,吊墜就會產生強烈的反應。根據他們傳遞過來的紙條,這個情況已經持續一個月,而這個人正正是住在布克頓鎮裡。」吉爾伯特先生低頭看著手上的羊皮紙條,眼神染上一份複雜的色彩,語氣裡隱含著些許難以置信,「只是,這種感應能力居然是出現在一位人類女孩身上,真是有點不可思議。」
 
「吉爾伯特先生,如果我說想要去......」少年垂下眼簾,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吉爾伯特先生微微吐出一聲嘆息,畢竟萊特爾是他的養父,心裡自然明白對方對他的重要性,於是點頭表示同意。
 
「去吧。可一定要記得,別讓任何人知道你的身份。」




 
「我會小心的。」少年點點頭,謹慎回應道。
 
夜愈來愈深,黑夜籠罩整個布克頓鎮,讓所有萬物變得寧靜,只剩下掛在天空上的月亮散發著淡薄的光芒,照亮著靜謐的夜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