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的天色漸漸亮起,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流淌入房間,為室內帶來絲絲的暖意。一位穿著白色皺褶襯衫,配搭貼身牛仔褲的少女定定地站在梳妝鏡前,以纖瘦的肩膀把手機夾在耳邊,一邊用著橡皮筋將棕色的秀髮綁成高馬尾,一邊與朋友訴說著昨晚夢見的奇異景象,表情頗顯苦惱和困惑。
 
「哎,妳都懂得說,這只是一場夢。幹嘛那麼認真?」

手機彼端傳來一道清甜爽朗的女聲,語氣聽起來不甚在意。自上個月以來,對方曾經多次提起這個詭譎的夢境,她已經將內容聽得滾瓜爛熟。但既然沒有任何怪異的事情發生在對方身上,她始終認為不需要太緊張。
 
少女回到床邊坐下,雙眉憂心地皺起,一股無以名狀的惴惴不安霎時湧上心頭:「可是這個夢已經跟隨著我一個月,妳覺得算是一件正常的事嗎?再說,我總覺得那個畫面很真實,就像是真的看見......」
 
「看見類似吸血鬼的生物?噢,拜託,妳還真以為自己在看暮光之城,還是在拍吸血鬼日記啊?」對方聞言,立刻以略帶調笑的口吻反問,隱晦暗示她的想法毫無根據,相當滑稽。
 




「好吧。」少女悄悄嘆息一聲,隨意地聳肩答道,「或許真的是我想太多。」
 
「不是或許,是絕對就是。」她似乎不希望少女繼續糾纏於夢境的事情中,於是乾脆把話題轉移開來,心情顯得雀躍興奮,「妳不要再想這些有的沒的,還是想想看,待會要參加哪個學會或者報名哪種聯誼活動吧。」
 
「噢,真是的。看來妳的腦子裡,現在只會想到與玩樂有關的事情。」

少女雖然嘴上抱怨著,唇邊卻瀰漫出清淺的笑意,原本因為夢境而產生的困擾心情轉眼間一掃而空。
 
「那是當然啦。我們才剛上大學,自然要好好放輕鬆,盡情享受大學的美好生活。」對方的語氣裡盡是理所當然,彷彿在說著一件再平常不過的事,「不說了,妳快點整理東西吧。我跟老爸再過一個街口就到妳家。」
 




「好吧,待會見。」

掛斷電話,少女把手機放進褲袋裡,目光很自然地轉落到擺放於床頭櫃上的花紋相框。她伸手輕輕把它拿起來,端到眼前。

照片裡,一位綁著雙馬尾,樣貌可愛的小女孩騎在中年男人寬闊的肩膀上,粉撲撲的小臉蛋堆滿純真快樂的笑容。男人的皮膚有些黝黑,下巴留著稀疏的絡腮鬍,渾身散發著成熟穩重的魅力。

他似乎是被女孩的開心給感染,整張臉孔笑得燦爛生輝,露出兩排整齊潔白的牙齒。站在他們旁邊是一位盤著髮髻的溫婉女子,她面容溫和親切,雙手緊挽男人的臂彎,歪著腦袋,對鏡頭掀起甜蜜幸福的笑靨。

毫無疑問,這是一張溫馨的家庭合照。而對少女來說,已經是一段既遙遠,又讓她想念的回憶。





她對著照片中的黑髮中年男人,微笑道:「早安啊,爹地。」

將相框放回原位,她緩緩下床,拿起放置在書桌旁邊的灰色行李箱,接著扭開門鎖離開臥室。
 
她的名字叫戴維娜.貝拉米,今年十九歲。今天,就是她要正式踏入大學的重要日子。早就聽聞大學的校園生活十分有趣,讓她一直期盼著這天的來臨。對她來說,最幸運當然就是能跟自己最好的朋友,也就是剛剛與她通話的——埃絲特.佩恩在同一所大學裡唸書。

她們從高中開始互相認識,三年的友情培養出一種無聲的默契,令兩人的關係變得親密無比,自然讓她格外期待與好友在大學裡展開的新生活。
 
戴維娜拎著行李箱步下樓梯,朝著客廳的方向邁進。一路來到開放式廚房,她才慢慢停住步伐,定定注視著一抹站在料理台邊的身影。身穿碎花淡橘色長裙丶盤著蓬鬆髮髻的女人正把長紙盒裝的牛奶倒進馬克杯裡,繼而端起來品嚐一口。當她眼角瞥見戴維娜的身影時,唇角泛起淺淺的微笑。
 
「嘿,戴維娜。」女人面露慈祥的神色,溫暖的嗓音從她嘴裡溢出,「早啊。」
 
「早安。」戴維娜把行李箱放到一旁,對她報以一笑,輕輕呼喊出聲,「媽。」
 
這是她的母親——羅莎琳.貝拉米。雖然實質上她已經有四十歲,但其實從外貌看起來頂多只有三十歲而已,而且她喜歡穿顏色較為鮮艷的衣服,自然更替她添上一份年輕的感覺。




 
「東西都收齊了嗎?有沒有再檢查一下?」從小就是這樣,無論事無大小,羅莎琳總是對她無微不至,甚至貼心到會讓她懷疑,母親是否忘記她已經長大了?
 
「媽,我只是到大學的宿舍住而已,又不是真的搬出去,不用那麼緊張。」戴維娜看著她,無奈地咕噥道。
 
「妳從小都沒有離開過家那麼長的日子,我還真擔心妳會不習慣。」羅莎琳眸中浮現出一抹溫柔,柔聲問道,「要吃點早餐再出門嗎?」
 
「不了,埃絲特爸爸應該快把車子駛到這裡來了。」戴維娜搖搖頭,笑著回應道。
 
「好吧。來,再讓媽媽抱一下。」
 
語畢,羅莎琳便張開雙臂,把女兒擁入懷裡。戴維娜也伸出雙手,緊緊回抱著母親,把眼睛輕輕閉上,安靜地感受著她懷抱帶來的溫暖,那種只屬於母親獨特的溫度。
 
「要是在大學裡發生什麼有趣的事,隨時都可以打回來跟我說。還有,記得要經常留意身邊有沒有什麼好對象,我可是很期待妳在長假回來住的時候,會看到有個男朋友陪在妳身邊。」羅莎琳嘴角微微含著笑意,以半打趣半認真的口吻說道。
 




「噢,妳怎麼說到大學是個用來談戀愛的地方?」戴維娜離開母親的懷抱,嘟嚷嘴說道。
 
羅莎琳抬手撫著她柔順的髮絲,言語間流露出真誠的關懷:「媽只是希望,妳能早點找到一個像我這麼疼愛妳的男生。」
 
「嗶嗶嗶——」,戴維娜尚未張口回應,響亮的汽車喇叭聲剎時從窗外傳來,看來埃絲特和她父親已經順利抵達她們家。

拖著行李箱走下台階,戴維娜不時回望仍站在門廊處的羅莎琳。對母親投以一個安心的微笑,她便伸手打開車門,不再遲疑地坐進車廂的後座。
 
埃絲特父親幫她把行李放置於後車箱裡,接著大步走到門廊前,與羅莎琳簡短地交談幾句。只見她朝他微微點頭,並且揚起嘴角,回以一抹感謝的微笑。

待重新坐回駕駛座上,他俐落地發動引擎,雙手轉動方向盤,讓車子轉彎,向前直駛而去。望著車窗外往後倒退的風景,以及母親漸漸變得模糊的身影,戴維娜心中雖有不捨,卻又充滿著一份難以言喻的期待。終於——

她要離開家,正式迎接大學的生活了。
 
⚜⚜⚜




 
聖帕斯大學是一所師資優良的學院,位於偏遠的北部郊區。雖然它不算是國內特別有名氣的學校,可良好的校風卻讓每年的收生率都非常高,據說不少社會的知名人士都是從這所大學畢業的。
 
「噢,老天!總算是讓我等到夢寐以求的大學生活。」
 
戴維娜和埃絲特各自拖著行李箱,緩緩行走在種滿常綠喬木的林蔭小徑上。望著校園內優美的環境以及各式各樣的建築,埃絲特雙眼頓時閃亮發光,毫不掩飾興奮澎湃的心情,可想而知她對於開學日的來臨已經期盼許久。
 
「小埃!戴維娜!」正當兩人的視線四處游走時,一道如清泉般乾淨的嗓音自她們身後響起。
 
兩位女生反射性地轉頭回望,發現一抹熟悉的男性身影正站在不遠處朝她們招手,臉上綻放著溫暖燦爛的笑容,那頭捲燙的金色短髮在陽光照射下,閃爍著耀眼的亮光。他上身穿著印有骷髏骨的黑色T恤,下身配搭膝蓋破洞的牛仔褲和褐色皮靴,不知道是否想刻意打扮出時尚的一面。
 
「傑森!」埃絲特眼中明顯掠過幾分驚喜,連忙轉身衝過去,張開雙臂緊緊擁抱他。
 
望著好友情不自禁地飛撲向他,戴維娜嘴角不由牽出會心的淺笑,一邊無奈地搖頭,一邊慢悠悠地踱步到兩人身旁。對了,差點忘記提及這位男生。他叫傑森,是埃絲特的男朋友,他們在一起已經快有一年了。每次只要有他在,埃絲特很自然會露出小女孩般甜蜜撒嬌的表情。
 




「哎,我這顆電燈泡真是有夠刺眼的。」戴維娜撇撇嘴,刻意出聲抱怨,言語中卻全是開玩笑的意味。看到這對情侶同時有默契地露出尷尬的笑容,她忍不住抿嘴輕笑,識趣地暫時離開,「我先到處走走,你們慢慢聊吧。」

由於學校位於郊外地區,四處都被不同的樹種及花草給包圍著,使一股大自然清悠的氣息飄散在校園的每個角落。戴維娜向來就很喜歡親近大自然,站在這裡特別帶給她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她踏著不急不慢的步調,來到一棵茂盛挺拔的大樹下,不由自主地伸手撫摸著粗實的樹幹,彷彿只要透過輕輕的觸碰,便能感受到一股屬於它的氣息。從小到大,每當接觸到大自然的環境,她渾身就會充滿一種莫名的力量。那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連她自己也難以解釋清楚。
 
收起這種困惑的心情,戴維娜深深地呼了口氣,打算繼續欣賞校園裡的環境。殊不知剛轉身,卻差點迎面撞到一個人,嚇得她心臟快要跳出來。
 
「老天啊!」後退一步,看清對方的容貌後,她才伸手撫著胸口,重重鬆了口氣,略微抱怨道,「你嚇倒我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