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現在她眼前是一位身材頎長挺拔的少年,有著一頭黑碎短髮,額前柔軟的劉海垂下,隨著微風輕輕拂動。他五官長得稜角分明,特別那雙湛藍色的眼睛清澈乾淨,宛若蔚藍天空般美麗。少年身上的衣著簡潔俐落,純白T恤搭配黑色休閒褲,突顯出他頗為健壯的體格。
 
「抱歉,只是......我的東西在妳腳下。」

說話的同時,他伸出手指指向戴維娜的腳底。她下意識地低頭一看,才發現一枚銀色戒指被踩在她的右腳下。
 
她趕緊挪開腳,彎腰撿起地上的戒指:「噢,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是一枚銀色的寬面鋼製指環,沒有任何裝飾的雕刻花紋。當她用指尖擦拭著表面的灰塵時,恰好看見指環內側刻著Jared Sibert這個英文名字。
 




「傑瑞德.賽柏特?」戴維娜喃喃地將名字唸出來,然後把戒指遞還給他,微覺有趣地說道,「你的戒指很有個人風格,很少人會把全名刻在上面的。」
 
傑瑞德沒有作出回應,只是將戒指重新套回指上,略顯隨意地問道:「沒猜錯的話,妳應該是修讀心理學系的吧?」
 
「哇,」戴維娜嘴邊不自覺浮現出笑意,聲音中帶著些微驚喜,「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我也是修讀心理學系。」他不以為意地聳肩,語氣聽起來平淡無奇,「既然妳知道了我的名字,是不是也應該讓我知道妳的名字?」
 
「當然可以。」她直爽地回答道,並主動朝他伸出右手,微笑地道出自己的名字,「戴維娜。」





「很高興認識妳。」傑瑞德伸手與她相握,表情卻在下一秒徹底愣住。

他雙眸緊緊鎖住她的右手,眼神裡閃爍著幾分訝異。戴維娜自然察覺到他有些不對勁,眼底飛快地劃過一抹迷茫。是出了什麼問題嗎?

「怎麼了嗎?你——」戴維娜皺起眉頭望著他,略感奇怪地問道,「你臉色看起來好像怪怪的。」
 
傑瑞德霎時回過神來,鎮定地搖搖頭,否認道:「沒什麼。」
 
「戴維娜!」她還沒來得及開口回應,已經被一道熟悉甜美的聲音給截斷,下意識地望向來源處,瞧見埃絲特正在對面朝著她招手,高聲呼喊道,「我們在這邊啊。」
 




「噢,我朋友在那邊等我,我要先離開了。」戴維娜將視線挪開,重新投回到傑瑞德身上,嘴角揚起淡淡的笑意,禮貌周到地向他道別,「雖然不知道我們是不是同班同學,但我相信總會再碰面的。」
 
傑瑞德注視著她轉身遠去的背影,繼而再低頭看看剛才握住她的手。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很奇怪,儘管根據吉爾伯特先生提供的線索,是這位女孩能感覺到萊特爾先生的死況,可她明明只是個普通人類,為什麼剛剛握住她的手......會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
 
「怎麼了?第一天開學就有人追求妳了嗎?」還沒等戴維娜走近,埃絲特已經迫不及待衝到她身旁,親匿地挽著她的手臂,熱切追問起來。
 
「不要胡說,只是剛剛認識跟我同系的同學而已。」戴維娜趕緊擺擺手,著急否認道。
 
「何不乾脆把同學變成男朋友?」埃絲特朝她擠擠眼,打趣般的說道,「我們現在都已經上大學,當然要把握這個時間好好談戀愛,而且我覺得剛剛那位男生挺帥的啊。」
 
「妳說出這種話,不怕傑森會生氣嗎?」話落,戴維娜故意衝傑森眨眨眼,故作提醒道,「嘿,傑森,你可要好好看管你的女朋友,別讓她隨時跟別人跑走。」
 
「不不不,傑森你可不要誤會,不管其他男生有多麼帥,我的目光都只會放在你身上。」埃絲特焦急地向著旁邊的男友做出保證。向來是個鬼靈精的她,自然不會讓如此敏感的話題繼續延續下去,乾脆直接轉移焦點,「對了傑森,我們剛剛不是說週末要約會的嗎?你都還沒告訴我想安排什麼節目。」
 
「要去看電影嗎?」傑森微笑地揉著她的頭髮,問道。




 
趁著這對小情侶討論著週末的約會計劃時,戴維娜有些好奇地轉過頭,打算看看傑瑞德是否還停留在原地,殊不知早已不見他的蹤影。
 
她無奈地聳聳肩,並在心中暗忖道:算吧,還是別想了。
 
⚜⚜⚜
 
此刻的傑瑞德已經來到宿舍的走廊上,朝著被分配的寢室號碼前進。來到門前,他伸手轉開門鎖,然後邁步走進去。由於學校規定每間寢室需要兩個人共同使用,所以裡面自然會有兩張單人床。在兩張床的旁邊各自放著一個木製的床頭櫃,讓學生放置他們日常需要的用品,楓林色衣櫃以及白色書桌分別靠著牆壁擺放。在寢室裡可以找到筆記本電腦、小冰箱等等的電器,提供的設備非常齊全。
 
傑瑞德本來以為踏進寢室,會遇見一個不認識的室友,沒想到出現在眼前,會是一抹熟悉的慵懶身影。那位少年留著一頭淺褐色短髮,前額的劉海以髮油往後固定梳起,配搭兩枚戴在耳垂上的黑曜石耳釘,突顯出一種魅力有型的氣息。

他交叉雙腿坐在床上,雙手正握著手機,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畫面,明顯沉醉於某款充滿刺激性的手機遊戲當中,不時傳來機關槍響起的嘭嘭聲。

趁著遊戲要闖進下一關的空隙時間,他抬起頭望向傑瑞德,像是故意般朝他揚揚手,主動打招呼道:「嗨,傑瑞德。」





「別告訴我,你是跟著我來的。」傑瑞德冷冷地掃他一眼,把門在身後帶上。
 
「當然不是,我可是徵得吉爾伯特先生的同意。」雷克斯嘴角扯開得意的弧度,刻意上揚語調回答道,下一秒忍不住嘟嚷地抱怨起來,「拜託,兄弟。人類世界那麼好玩,你怎麼可以不帶著我來?」
 
「聽著,我不是來玩的,雷克斯。」傑瑞德的眸光變得凌厲尖銳,咬字冰冷清晰地警告道,「你要是抱著玩的心態,就馬上給我滾回去。」
 
「好的,好的,就當我沒說吧。真是個無趣的傢伙。」雷克斯攤手聳肩,擺出一副無奈的樣子,並且就事論事地繼續說道,「反正讓你跟人類住在同一間寢室裡,不能確保不會發生任何麻煩的事,還倒不如讓我做你的室友。」
 
傑瑞德沒有啟唇回應,只是提起腳步,走到書桌前整理他的個人物品。這種沒表示的反應,在雷克斯眼中看來就是表示——
 
他同意了。
 
「萊特爾先生的事調查得怎麼樣?」
 
「已經找到那位女孩。」傑瑞德沒有回望他,語調平平地回答道,「只是要調查出萊特爾先生的死因,還需要跟她的關係變得更親近。」





「那就別著急,先好好享受大學生活吧,雖然我們已經經歷過無數次的畢業。」雷克斯很自然地換上隨意的態度,接著下床走到他身旁說道,「吶,這是特地為你準備的。」
 
傑瑞德轉頭回望,見雷克斯把握在手裡一個小小的玻璃瓶遞給他,可見裡面盛載著血紅色的液體,如同致命的毒藥般深深引誘著他。他呆呆地注視著瓶中的液體,不由自主地狂舔乾燥的嘴唇,卻始終沒有主動接過瓶子,只是有所顧慮地皺起雙眉。
 
雷克斯見狀,無奈地嘆了口氣,乾脆開口解釋:「不需要擔心,動物血液來的。」
 
「噢,謝了。」
 
他的話總算讓傑瑞德鬆一口氣,安心地把它接過來,扭開白色瓶蓋,仰頭把血液一飲而盡。他心裡很清楚,自己是不能喝下人類的血液,否則後果將會不堪設想。自己曾經也是人類,所以他是絕對——
 
不希望傷害人類。
 
⚜⚜⚜
 




不曉得學校是否知道戴維娜和埃絲特是朋友的緣故,居然分配兩人同住在一間寢室裡,這個消息足足讓她們興奮許久,好不容易才讓這份激動的心情鎮定下來。

很快,夜幕籠罩著整片天空,月牙從雲層中探頭而出,為大地散發著淡淡的銀光。晚上時分,男女宿舍的窗戶幾乎全都亮起燈光,可見大部分學生已經回房休息,戴維娜和埃絲特當然也不例外,早已經回到寢室裡,忙碌地整理著她們的行李。
 
「我覺得伯母真的很關心妳,難怪妳們的感情會這麼好。」埃絲特把摺疊整齊的衣物擺放到衣櫃裡,然後轉頭望向戴維娜,語氣裡盡是滿滿的羨慕。
 
回想起剛才戴維娜收到她母親打來詢問狀況的電話,一股酸溜溜的感覺不由在埃絲特心中冉冉升起。
 
「拜託,那是屬於過度緊張,我已經是成年人來的,絕對有能力可以照顧自己。」戴維娜撅撅嘴,語氣略帶些微抱怨。倒不是說,她不希望母親對她如此細心體貼,只是有時候過分的關心,反而會覺得自己根本沒有真正長大,還沒有完全脫離母親的庇護。
 
「妳難道沒有聽過,孩子在父母心裡永遠是長不大的嗎?」埃絲特大步地走到她的床沿坐下,一副理所當然地說道。隨後,她垂下眼簾,試圖遮蓋眸中的憂傷,有些失落地說道,「總比我好吧。我媽總是因為工作丟下我跟爸在家裡,就算有時候打電話給她,想聽到她的聲音,她卻會用各種理由,在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內掛線。」
 
「妳之前不是說,很清楚伯母是為了家庭,才會選擇到城市工作的嗎?」
 
埃絲特只是低垂著頭,咬著嘴唇沒有應答。見她整個人頓時變得垂頭喪氣,戴維娜便來到她身旁坐下,伸手攬住她的肩膀,希望能給她一點點安慰。身為她的摯友,又怎麼可能不了解她難過的原因?
 
「嘿,別這樣啦。就算伯母經常不在妳身邊,妳還有伯父,還有傑森,最最最重要的是……妳還有我啊。嗯?」
 
「是啊。」埃絲特被她的話逗得歡笑起來,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說道,「有妳這個好朋友陪著我,確實是挺重要的。」
 
兩位女生不禁相視而笑,三年的友情令她們只需要一句簡單的話,甚至一個眼神的傳遞,已經能夠洞悉對方內心真實的想法,這大概就是真正好朋友才會擁有的默契。
 
時間轉眼間來到深夜,整個校園徹底陷入寧靜的氛圍,只有窗外不時傳來樹葉被微風吹得窸窣作響的聲音。躺在床上的戴維娜本來正睡得香甜,沒想到那段驚人的不可思議夢境,卻毫無預兆地再度從腦海裡浮現而出,令她雙眉因為不安而糾結成一團。
 
在夢中,她依然看見一雙血紅色的眼睛和兩顆鋒利的獠牙,同樣有一道飛快的身影衝到那位吸血鬼背後,將他的頭顱殘忍地扯下來,鮮血隨即噴灑到地面上。儘管她努力想看清楚那道身影的模樣,可惜周圍的光線實在太昏暗,只能僅僅看到他的背影。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次終於讓她發掘出更多畫面——
 
那道高大的身影在失去頭顱的身體前蹲下來,並伸手探進對方的衣服口袋裡,取出一個透明閃耀的東西。看起來像是......
 
一顆鑽石?

緊接著,有一陣細碎的腳步聲驟然響起,看來是有人正從某個方向走過來。當她意識到聲音越來越近,越來越響亮,已經迫不及待想察看,到底走過來的會是什麼人。

然而事與願違,夢境的畫面開始變得零碎模糊,戴維娜霎時感到頭痛欲裂,額角開始滲出細微的冷汗。就在疼痛的感覺越發劇烈時,她猛然從夢中驚醒過來。
 
果然!又是這個栩栩如生的夢境,只是實在沒想到原來它還有後續的發展。打從她夢見這些畫面開始,當中的影像只是不斷重複上演,從來沒有新畫面的出現。
 
而現在這個變化,到底是意味著什麼?
 
她緩緩從床上坐起身,腦中的思緒混亂不堪,愈來愈覺得這不單純只是一個夢,更像是在告訴她某件事情的發生經過。
 
若然說,吸血鬼是真的存在於這個世界上,會有這樣的可能性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