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漸漸消退,清晨的亮光透過窗戶照射進寢室。儘管天已亮,戴維娜依然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地思索著夢境中的景象。她昨天整晚都無法入睡,腦袋混亂得像一團打結的毛線球,實在不懂,更猜不透夢中出現的畫面到底是真實,還是純粹屬於夢境裡的假象。如果是後者,又為什麼連續一個月以來都會夢到相同的畫面呢?
 
她伸手拿起放在床櫃上的手機,看了看螢幕上顯示的時間,發現距離上課只剩下半個小時左右。她立刻甩甩腦袋,把這些紊亂的想法拋出腦外。現在還是上課比較重要,畢竟是第一天的課堂,要是遲到的話,絕對會在教授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第一節課堂是主修的心理學課,在一間容納三十人的教室裡,戴著黑色粗框眼鏡、年約三十多歲的男教授正站在黑板旁邊,滔滔不絕地發表著他對心理學的理解和看法。
 
他是葛蘭教授,大學的時候也是修讀心理學系,對於人類的心理層面有一定見解。他曾經在網上撰寫過一篇《論心理學對人類影響》的文章,獲得世界各地資深人士的好評,因此對心理學產生興趣的學生都希望能跟他學習。
 
戴維娜坐在教室裡中間的位置,一隻手托著腦袋,另一隻手轉動著原珠筆,雖然目光盯著寫滿文字的黑板,事實上卻在發呆。一直被夢境困擾的她,腦中不時會浮現出昨晚夢到的各種畫面。
 




頃刻間,教室的門被「咔嚓」一聲打開,將戴維娜飄遠的思緒拉回來。她反射性地把視線轉向門口,看見一道修長的身影踏著從容的步伐走進來,短暫地打斷了課堂的進行。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身上,讓他瞬間成為班上格外「獨特」的人。
 
「對不起,我遲到了。」傑瑞德緩緩開口,語氣出奇平靜,聽起來完全不像在道歉。
 
「賽柏特先生,不知道你可不可向大家解釋一下心理學的定義是什麼?」葛蘭教授托了托眼鏡望著他,一臉嚴肅地向他提問道。
 
「心理學是利用科學化的研究方法去幫助我們理解人的思維、心理、行為以及運作模式。心理學的範圍其實很廣泛,只要與人有關的東西統統都包含在裡面。我們會藉著仔細觀察不同的行為,從而作出客觀的分析,探究和了解每種行為背後出現的原因。因此,無論是人的身體功能、大腦機制、神經結構,甚至牽涉到我們的記憶、思維、作出的決策,都會被心理學家用來進行研究。」本來葛蘭教授並不認為他會懂得回答這條問題,但傑瑞德卻能流暢地把答案完整說出來,確實出乎對方意料之外。接著,他更故意提高語調,挑眉問道,「教授還需要更多的解釋嗎?」

戴維娜能看出來,葛蘭教授雖然感到有些不甘心,卻只能無奈地搖搖頭,不再理會他,重新面向學生們繼續講課。





如此看來,傑瑞德的答案顯然完全正確。

傑瑞德不著痕跡地瞥了戴維娜一眼,徑直走到她身旁的空位坐下來。他把斜掛在肩膀上的黑色背包放到腳下,輕輕翻開放置在桌上的課本,目光專注地投落在黑板上。

「沒想到你會這麼厲害,不用看著課本也可以把那種定義準確說出來。」戴維娜主動開口與他搭訕,語帶欽佩地說道。要是被詢問的對象換作是她,肯定不曉得該怎麼回答。

「純粹是之前有在參考書上看過,然後就把它記住了。」傑瑞德沒有顯露出太多表情,只是聳肩回應。
 
「所以,你本來對心理學就很有研究?」戴維娜單手托腮,頗感興趣地追問。





「不然怎麼可能會選這個學系?」他側過頭,若有似無地瞄她一眼,輕描淡寫地反問道。

戴維娜沒有再開口回應,但視線依然停留在這位少年身上。她不得不承認,傑瑞德確實是一位很有趣的男生,先是昨天猜對她修讀心理學系,剛剛在面對教授的時候,又沒有半分怯場,反而表現自信淡定。在他身上,總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神秘感,令她不由自主對他產生好奇心,渴望了解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

⚜⚜⚜

昨晚的夢境總讓戴維娜覺得很困擾,於是決定下課後,到圖書館裡翻找與吸血鬼相關的書籍。縱使無法確定會否得到實質的幫助,但總比坐著什麼都不做來得好。

下午的圖書館裡頭坐著兩兩三三的學生,他們全都低頭安靜地翻閱著手中的書本。戴維娜直接走到超自然科學系列的書架前,只見上面整齊地排列著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參考書籍。她視線飛快地掃過每一本書脊,仔細地挑選著合適的書本。

就在經過第二排書架時,其中一個書名深深吸引住她的目光。沒有半分猶豫,她伸手從架上取出一本外表有些殘舊的牛皮封面書籍,可見封面用英文潦草寫著《Dream of the Vampire》的名稱。

吸血鬼夢境?那是什麼意思?會是跟夢境有關的嗎?

「吸血鬼夢境?」一道突如其來的男聲劃破了寧靜的空間,讓戴維娜頓時嚇了一跳。





轉身一看,她才發現那道清冷的嗓音是來自傑瑞德——他此刻正站在她身後。她一臉愕然地盯著他,嘴唇微微張開,但沒有出聲,只是在心中暗忖道:奇怪,他是什麼時候站在這裡的?她好像......沒有聽到腳步聲的響起。

不過很快,戴維娜便把這些疑惑的想法拋開,皺起眉頭,微帶抱怨的語氣說道:「噢,真是的。你每次出現總是會把我給嚇倒。」

傑瑞德沒理會她的怨言,雙眸緊緊盯著她手中的書本,開口問道:「怎麼?想要研究吸血鬼?」

「這個......」被他這樣一問,她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於是有些不自然地解釋道,「也不是啦。只是這陣子,有一件很奇怪的事發生在我身上,所以希望了解當中的緣故。」

「奇怪的事?關於什麼?」傑瑞德迅即追問道,語氣中帶著微不可察的急迫。

「如果我說出來,你一定會覺得我是瘋了。」

「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奇怪卻又無法解釋的事,難道不是嗎?」傑瑞德的表情依舊紋風不動,似乎在向她保證,無論接下來要說什麼,他都不會覺得奇怪。





「這麼說也是。」她點頭表示認同,繼而聳肩說道,「那好吧。」

戴維娜將手上的書本抱在胸前,隨意走到前面靠窗的位置坐下。而傑瑞德也跟著坐在她旁邊,一直保持沉默,耐心地等待她述說夢中的內容。

她把懷中的書放到長桌上,用纖細的指尖輕輕拂過牛皮書封,嘴唇緩緩開啟:「在最近一個月以來,我總是做著一個很奇怪的夢。在夢裡,我會看見一雙紅色的眼睛,一點都不像戴上隱形眼鏡,千真萬確是一雙血紅色的眼睛。而且,他張大嘴巴會露出兩根尖牙,完全是吸血鬼才會擁有的特徵。最可怕的是,在我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情況下,看到一道身影快速衝過來,咬了他脖子一口,並且狠狠扯下那個吸血鬼的腦袋,他的頭顱......就這樣掉了在地上......」
 
「然後呢?」傑瑞德緊緊注視著她,小心翼翼地追問起來,眼中隱約閃過焦急的神色。
 
「然後,我看見那個人從吸血鬼的口袋裡找出一個類似鑽石的東西,其實也不能確定是不是鑽石啦。之後,我聽到另一陣腳步聲響起,但還沒看到是什麼人走過來,就已經從夢境中驚醒過來。」
 
傑瑞德緊抿著嘴唇,蹙起眉頭,良久沒有說話,令戴維娜以為他一定是覺得她在發神經,才會露出這副無語的表情。
 
戴維娜伸手托腮,斜視了他一眼,口吻略帶開玩笑的意味:「瞧你這副樣子,心裡肯定是在吐槽,上天,這女的幹嘛不去看精神科醫生吧?」
 
她的話沒有預期讓傑瑞德笑出來,他的神情依然顯得有些凝重,並緩緩開口問道:「妳難道沒有想過,那個夢境如此真實,有可能是......真的發生了這樣的事嗎?」




 
「好吧,我告訴你,這真的一點都不好笑。」戴維娜禁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簡直覺得他是在開天大的玩笑,「吸血鬼什麼的,也太不科學了吧?雖然一向是有研究說,世上真的有吸血鬼存在,可根本就沒有科學根據啊。更何況,如果吸血鬼真的存在,我們又怎麼可能會過得那麼平安啊?」
 
隨著她話音落下,口袋裡的手機冷不防震動起來。她下意識地掏出手機,當瞥見熟悉的來電顯示,便快速地滑動接聽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