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埃絲特?我在圖書館啊。」戴維娜把手機放到耳邊,聆聽著好友甜美的聲線從另一端傳來。她抬頭瞥向掛在牆上的時鐘,才恍然發現已經是下午一點鐘,「現在嗎?那好吧,我這就過去。」
 
要知道吸血鬼的聽力相當敏銳,即使聲音是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他們也能夠聽得一清二楚,更別說是來自手機彼端的聲音。正因如此,傑瑞德能一字不漏地把埃絲特的說話內容全都聽進去,大致就是:她和傑森正在飯堂裡等著戴維娜,因為感到肚子餓,催促她趕快過去。
 
「不好意思,傑瑞德。」切斷通話後,戴維娜匆忙拿起桌上的圖書,從座椅上站起身,略帶歉意地說道,「我朋友在等著我,要先走了。」
 
「一起吧。」沒料到傑瑞德也跟著站起來,把雙手插進褲袋裡,語調顯得非常隨意,「反正我也要去飯堂。」
 
「嗯?你也是去飯堂?」戴維娜先是稍顯驚訝,轉而換上高興的表情,笑著對他說道,「那還真巧,我也是要到飯堂找我朋友。如果你沒有約其他人的話,不如一起吧?順道我可以介紹兩位朋友給你認識。」
 




「我無所謂。」
 
由於現在已經來到午飯時間,寛大的飯堂裡坐著不同年級的學生,不時傳來陣陣歡笑聲和交談聲,四周一片鬧哄哄的。隨著傑瑞德的步伐踏進飯堂,戴維娜邊走邊到處張望,似乎在尋找著兩位好友的身影。
 
「嘿,戴維娜。」
 
此時,一道熟悉甜美的嗓音恰好從某個方向傳來。循著聲音望去,看到埃絲特正笑著朝自己揮手,戴維娜馬上踏著歡快的步伐朝她的方向邁去,動作自然地拉開兩人對面的餐椅坐下,並把肩上的紅色手提包隨意掛在椅背上。
 
瞥見傑瑞德依然站在旁邊,遲遲沒有坐下,像是不自在地扯了扯斜背包的肩帶,於是她稍微拉開旁邊的座椅,對他表現出歡迎的態度。
 




「坐吧,我們都是很隨意的。」她半開玩笑地對他說道,「不要介意我們有點吵就可以了。」
 
「謝謝。」他禮貌地點頭道謝,安靜地坐在她旁邊的空位上。
 
「嗯?難道這一位是——」埃絲特刻意拖長尾音,別有深意地瞄向傑瑞德,帶著俏皮的笑意問道,「戴維娜新認識的朋友嗎?」
 
「他是傑瑞德,是我在心理學課認識的同班同學。」戴維娜主動伸出手,微笑著簡單幫雙方做個介紹,「這一位是我從高中就認識的好朋友,埃絲特。旁邊就是她男朋友,傑森。」
 
「希望我的出現,沒有打擾到你們。」傑瑞德朝他們微微頷首,神情頗顯拘謹。
 




「當然不會啦,我們可是很開心戴維娜向我們介紹她新認識的朋友。」埃絲特主動對他釋出善意,唇邊掛著愉快的笑容,「你說對吧,傑森?」
 
「沒錯,雖然我們三個是高中的同班同學,現在卻在大學裡修讀不同學科,能互相認識大家的新朋友,自然是一件很棒的事。」傑森馬上點頭認同,笑著附和道。
 
「噢,戴維娜,既然現在有人陪妳,我想妳應該不介意我跟傑森利用這段時間享受二人世界吧?」話落,埃絲特故意朝她擠擠眼,接著親暱地挽起男友的胳膊,看著他說道,「走吧,傑森。你剛剛不是說,想要在陽光淋浴下享受午餐的嗎?」
 
傑森的神情帶著些許迷茫,顯然還處於一頭霧水的狀況裡,但埃絲特絲毫不給他發言詢問的時間,趕緊拉著他站起來,快步轉身離開。她在臨走前還刻意轉回頭,對戴維娜露意味深長的笑容,後者只能報以無奈一笑。
 
她清楚對方想撮合自己和傑瑞德,奈何她真是想太多了。他們才剛認識一兩天,頂多只能算是普通朋友,又怎麼可能會發展成那種關係?
 
「不好意思,她只是想找個藉口跟傑森約會,希望你不要介意。」她略微尷尬地向傑瑞德解釋道,為了盡快打破這股不自然的氣氛,只能迅速轉換話題,「對了,你要出去點餐嗎?」
 
正當他準備開口應答之際,一道帶著慵懶意味的熟悉聲音陡然響起,無意間打斷他還沒說出口的話。
 
「喔,傑瑞德,原來你也在這裡。」




 
就算他不轉過頭,當然也知道來者是誰。穿著白色圓領T裇,套上一件黑色夾克的雷克斯在發現傑瑞德的身影後,便快步朝他的座位走去。
 
「他是你朋友嗎?」戴維娜把視線投向雷克斯,好奇地問道。
 
「是啊,我是他的朋友雷克斯,同時也是他的室友。」雷克斯沒有等兩人同意,徑直來到他們對面的椅子坐下來,接著朝戴維娜賣弄地眨眨眼,說道,「妳一定就是戴維娜,對吧?傑瑞德這傢伙有在我面前提起妳。」
 
「有......提起過我嗎?」她有意無意地瞥了傑瑞德一眼,小心翼翼地重複道。
 
傑瑞德那雙帶著警告性的藍眸即時掃向雷克斯,眼神變得異常銳利,像是在警告他:別在這裡給我搗亂,雷克斯。
 
「呃,沒什麼,只是提到妳是一位很可愛的女生而已。」察覺到他的眼神越發陰沉,雷克斯只好尷尬地笑了笑,試圖隨意帶過這個話題。
 
「是嗎?」戴維娜的視線不自覺投向傑瑞德,表情顯得有些不好意思。
 




「雷克斯,我想你應該差不多要去上課了。對吧?」見氣氛隨著他不經腦的話變得越來越侷促,傑瑞德朝他挑高一邊眉毛問道,眼底隱含犀利的光芒。
 
「噢,那個,確實是差不多了。」
 
雷克斯的嘴角微微抽搐,一滴冷汗自背脊悄悄滑落。本來只是想跟傑瑞德開個玩笑,不過他似乎忘記了,對方的性格可是極度認真,從來不接受耍幽默這一套。
 
刻意清清喉嚨,他便從座位上站起來,對著戴維娜微笑道:「很高興認識妳,戴維娜。我相信,我們之後還會經常見面的。」
 
面對他臉上盈滿燦爛的笑容,她只能尷尬地回以一笑,沒有開口回應。
 
雷克斯再次朝她眨眨眼睛後,便轉身離去。望著他推門走出飯堂的背影,戴維娜的眉頭稍稍蹙起,眼中劃過一絲迷茫。不知道是否受到錯覺的影響,她總覺得對方那句「之後還會經常見面」似乎別有深意,就像很確定他們往後一定會有所接觸。但……

這是為什麼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