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小鎮的不遠處,坐落著一棟歐陸建築風格的宅邸。它的屋頂呈三角形狀,覆蓋著深灰色的瓷磚,右邊豎立著一個高高的煙囪。屋子的立面主要採用淺褐色磚牆造型,寬闊的門廊上放置著一張白色庭園長凳,大門前設有幾級灰黑色的台階,旁邊矗立著數根白色花紋大柱,用以支撐門廊的重量。整個設計看起來充滿復古情懷,又帶點現代風的味道。
 
由於這裡屬於郊區位置,環境相當幽靜。宅邸前面是一個雅致的庭園,遍地鋪滿油綠綠的青草,不同種類的花朵在低矮的灌木叢上爭相綻放,洋溢著沁人心脾的清新氣息。幾盆精緻的盆栽擺放在由石板鋪成的小徑兩旁,嫩綠的葉子像是剛剛被澆水似的,晶瑩的水珠正順著葉面一滴一滴滑落而下,每顆水滴在陽光下都被照耀得閃閃發光。
 
突然間,一道帶著抱怨意味的女聲從宅邸的客廳裡傳來,打破了這裡原本寧靜的氣氛。
 
「爸,為什麼不讓我也跟著傑瑞德和雷克斯一起去調查萊特爾先生的死因?」披著及腰的金色波浪長髮,身穿粉紅色T裇和牛仔短褲的年輕少女正趴在沙發上,鼓起腮幫子,不滿地抱怨起來,「沒有他們兩個在這裡陪我,我都悶得快發慌了。」
 
「絕對不行,他們兩個去接觸那個女孩已經夠危險。妳很清楚我們的身份要是被發現,後果是有多麼嚴重。」吉爾伯特先生側身看著金髮少女,言語中帶著一絲警告,「小莎。」
 




「切,我不過是問問而已。」卡瑞莎不爽地嘟嚷道,然後從沙發上坐起身,面露不解的表情拋出疑問,「但我不懂,為什麼你跟傑瑞德都覺得萊特爾先生的死很奇怪?我們在他身上發現有狼毒,很明顯整件事就是和狼人有關啊,為什麼還要繼續調查?」

「不,這件事恐怕沒那麼簡單。」吉爾伯特先生輕輕地搖著頭,面容覆蓋上一層說不出的凝重,「雖然說,我們和狼人的關係向來不算友好,可要是我們沒有做過傷害他們的事,他們是不會貿然傷害我們的人。」
 
「所以說,是有人故意謀殺萊特爾先生,然後嫁禍到狼人身上?」卡瑞莎試著提出假設。
 
「我們並不在現場,根本不知道當時確實的情況。或許現在,就只能靠那位人類女孩的幫忙。」吉爾伯特先生狀似懊惱地吐出一聲嘆息。
 
「說起來真奇怪,為什麼那個人類女孩可以感應到萊特爾先生的死,夢見當時的情況?」卡瑞莎微微皺眉,嘗試以開玩笑的語氣問道,「難道她是什麼超自然生物嗎?有什麼超能力之類的?」
 




「對於這點,我也不太清楚,確實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
 
說完,吉爾伯特先生把雙手置於背後,並且轉開視線,眼神複雜地注視著窗外未知的遠方。見他沒有再說話,陷入一陣壓抑的沉思中,卡瑞莎只能無奈地輕嘆口氣,繼續趴在沙發上,無聊地翻閱著手上的時裝雜誌。

⚜⚜⚜

在布克頓鎮的邊緣處有一片蒼翠繁茂的森林,四處種滿枝葉茂盛的大樹以及濃密的矮樹叢,一層層如絲絨般柔軟的青苔,連同五顏六色的野花和凌亂的野草覆蓋著整片林地,淡淡芬芳和泥土濕潤的氣息互相混合,在空氣中到處飄散。今天的天氣略顯陰晴不定,早上明明還是陽光普照,下午的天空卻變得陰沉灰暗,周遭瀰漫著一股陰濕的寒意,為幽深的森林添上一份異常的詭異。

沿著森林的小徑一直往前走,會發現一個面積不大的湖池,湖水清澈透明,能清楚看見一些小魚兒在水中游來游去。此時,一位身穿戶外服裝,頭上戴著一頂卡其色休閒帽的男人正坐於湖邊。他手裡握著一根魚竿,眼睛牢牢盯著清澈的湖水,一邊輕鬆地哼著調子,一邊靜靜地等待著湖中的魚兒上鉤。





忽然,他身後的草叢有些動靜,傳來一陣「沙沙」的怪異聲響。男人不禁轉過頭,順著聲音的方向查看,卻一無所獲。

「是誰?」他奇怪地皺起眉頭,開口問道,「誰在這裡?」

但沒有傳來任何回應,他只聽到自己的回音。男人以為自己多疑聽錯,於是不再探究剛才聽到的聲音,轉回頭繼續悠遊自在地釣魚。

就在這個時候,後面的草叢再度傳來窸窣的聲響。男人再次轉頭回望,卻依然沒有看見任何東西。於是這一次,他決定走上前,打算看個究竟。他小心翼翼地朝著草叢走去,每踏出一步,心中的緊張感便越發加劇,彷彿認為有什麼東西會從草叢裡跳出來一樣。

「居然真是人類的鮮血。」

正在這個時候,一道幽幽的女性嗓音霍然從他身後響起,聲音聽起來有種透骨的陰寒感,宛若冷風吹過讓人毛骨悚然。

男人立刻轉過頭,面帶驚慌的表情。他連忙後退幾步,顫抖著聲音問道:「妳......妳是誰?」

「我一直就在等著像你這麼可口的美食。」站在眼前是一位披著紅色捲髮的女人,她正一步步逼近男人,深紅的眼睛裡閃爍著飢渴的光芒。當她視線轉移到他脖頸的血管時,不由舔舔嘴唇,露出一抹令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什......什麼?」

男人本想轉身逃跑,不料被腳下的石頭絆倒在地上。他連忙翻過身,驚慌地挪動屁股不停往後退,露出無比恐慌的神情。

紅髮女人已經按捺不住飢餓感,迅捷撲到男人身上,咧嘴露出白森森的尖牙,對準他的脖子用力刺下去,鮮紅濃稠的血液隨即湧出皮膚表面。她的嘴唇微啟,可見白色的尖牙已沾上他的血液。她瘋狂地撕咬著他的脖頸,大口地啜飲著血管內鮮甜的血液。對她來說,那就像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不管有多少都不會覺得滿足。

「啊——」

一道淒慘的尖叫聲響遍整個森林,最後靜止下來,只剩下一隻烏鴉在森林飛過,拍著翅膀發出「呀呀」的叫聲。

⚜⚜⚜

深夜時分,待確保埃絲特徹底陷入熟睡,戴維娜才悄悄從床上坐起身,輕輕打開旁邊的抽屜,取出今天從圖書館借來的書籍,並把它放到膝蓋上。她開啟手機的電筒照亮著圖書,視線直直地投放到書封上。它的封面是用駝色牛皮製成,裡面的紙張因為有些年頭而變得泛黃,隱約透出一種古典懷舊的味道。





戴維娜不由自主地伸手撫摸著書本的封面,當指尖觸碰到使用打凸效果的書名時,一股莫名的緊張突地從她心底湧出。直覺告訴她,現在距離解開夢境的謎底僅差一步,必須要靠她自己親手揭開。

輕輕翻開頁面,前面主要是描述關於吸血鬼的由來和特徵,她沒有特別認真,也沒有花費太多時間細看。直至視線掃到其中一行文字,她才開始專注閱讀起來。

「在你決定要繼續看下去的時候,請先問問自己相信這世上有吸血鬼嗎?如果你選擇相信,那麼請繼續細心閱讀接下來的文字。在夢境中出現吸血鬼的景象,絕對不是一件奇異的事,一般人認為他們會出現在你夢裡是代表著壞事情的發生,但事實上還有另一種說法——你夢見的畫面是代表著某件已經發生或即將會發生的事情,只是你從不曾知道這些生物的存在。簡單來說,你夢境裡的吸血鬼是千真萬確存在於現實中。至於為什麼你能夠夢見那些景象,最有可能的解釋,就是當中某些東西或人物與你有著緊密的聯繫,間接讓你想起當時的情況。」

看到這裡,戴維娜不禁皺起眉頭,一抹迷茫從眸中傾瀉而出。不可能吧,就算世上真的有吸血鬼的存在,可她並不認識他們,又怎麼可能會跟他們有著緊密的聯繫?

她感到愈來愈困擾迷惑,本以為書中的內容能夠解開她內心的謎團,沒想到反而讓她變得更混亂。究竟她的夢境代表著什麼?為什麼她能夠夢見這些畫面?

最重要的是——

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找出夢境的真相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