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清爽的秋風輕輕吹拂著校園每個角落,四處飄散著一股輕微的寒意。在這種微涼的天氣下,估計許多人都不願意太早起床,只想窩在溫暖的被窩裡睡覺。
 
偏偏窗外傳來麻雀吱吱喳喳的叫聲,吵醒了原本睡得深沉的戴維娜。她迷迷朦朦地睜開雙眼,慢慢從床上坐起身,清醒過來後,發現已經不見埃絲特的蹤影,估計是早就起來找傑森了吧。她打了個哈欠,抬手揉著惺忪的眼睛,幸好昨晚沒有做那個奇怪的夢,才能讓她舒服安穩地睡上一覺。
 
經過一番梳洗,戴維娜簡單地穿上一件藍色小外套和緊身牛仔褲,然後便離開宿舍樓,往飯堂的方向前行。由於才剛開學沒多久,現在這個時間飯堂裡還不算很多人,大部分學生沒有那麼早起來,只有幾位三年級和四年級生一邊吃著早餐,一邊埋頭苦幹地自習。
 
戴維娜隨手拿起一個用紙盒包裝好的三明治,大步地走到收銀處排隊付款。之後,她發現埃絲特和傑森正坐在某個位置上低頭看著手機,臉上紛紛露出驚訝和不可思議的表情,於是三步並作兩步地朝他們走近。
 
「嘿,你們在看什麼?」她拉開他們對面的餐椅坐下,一邊啃著手上的三明治,一邊好奇地問道。
 




「妳沒有看今天的新聞嗎?」埃絲特抬頭看著她,直接把手機遞到她面前,「先看看吧。」
 
戴維娜伸手接過手機,只見上面顯示著一則今天清晨才發佈的新聞報導。細閱內容一番,她微微皺著眉頭,啟唇讀出以粗體顯示的大標題。
 
「動物襲擊案件?」
 
「嗯。上面寫是在布克頓森林裡發生的,據說有一個男人在釣魚的時候,被一隻巨大的野獸......呃,現在還沒查到是熊還是狼給咬死的。」說到這裡,埃絲特不禁害怕地打了個哆嗦,「光想到這些動物在鎮上跑來跑去,都覺得很可怕。」
 
「其實在森林裡會出現這些野獸並不奇怪,但最神奇的是,那個男人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亡的,可如果是野獸的話,不是應該會把他直接給吃掉嗎?」傑森蹙起雙眉,把雙臂抱在胸前,奇怪地道出心中的疑問。
 




聽見他頗為合理的分析,戴維娜禁不住一怔,腦海裡即時浮現出一種很瘋狂的想法。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分明就像吸血鬼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難道不是嗎?
 
「戴維娜!」看見她面露呆滯的模樣,於是埃絲特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呼喊道,「在想什麼啊?」
 
「啊?」她的思緒頓時被拉回來,趕緊微笑著回應道,「沒......沒什麼。」
 
雖然口上是這樣說,可不安的情緒卻止不住縈繞在她心頭。她不知道該如何形容這種感覺,只是直覺告訴她,事情絕對沒有新聞上敍述的那麼簡單。
 
⚜⚜⚜
 




中午來臨,猛烈刺目的陽光灑向大地,令早上的陰涼瞬間被炎熱給取代。戴維娜沿著戶外籃球場邊緣信步而行,腦袋裡還在想著那樁關於動物襲擊的案件,全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狀態。畢竟昨晚才翻閱了那本與吸血鬼夢境有關的書籍,現在又剛好發生跟吸血鬼殺人如此類似的案件,也難怪她會忍不住胡思亂想。
 
「小心!」突然,她身後傳來一道萬分焦急的聲音。
 
當戴維娜轉身回望,發現傑瑞德已經擋在她身前,雙手穩穩地接住一顆籃球。她突地瞪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他看。只見下一秒,他快速地拋出手中的籃球,讓它順利地落回站在籃球場上的捲髮男孩手中。對方明顯感到非常愕然,似乎沒想到他的力氣居然會這麼大,但很快就被隊友拉著他的肩膀,重新投入練習中。
 
「傑……傑瑞德?」戴維娜頓時愣住,壓根兒沒料到他會毫無預兆地出現,待思緒稍微反應過來,立刻對他說道,「噢,剛剛謝謝你。」

「有什麼事嗎?」傑瑞德隨即轉身望著她,聲音裡聽不出分毫情緒,「連球砸過來都看不到。」

「你有看今天的新聞嗎?我是說關於動物襲擊那則頭條新聞。」她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假裝隨意問道。

「看來妳是想研究,到底是什麼動物攻擊人類。」傑瑞德把雙手插進上衣口袋裡,以半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你要知道,這一點都不好笑的。」





戴維娜故意擺出一副埋怨的表情,然後轉過身,緩緩向前行走,傑瑞德則安靜地跟在身旁。兩人漸漸遠離籃球場,身後歡鬧的聲音開始變得越來越模糊。

「難道你不覺得很奇怪的嗎?」

「奇怪?」

「嗯。雖然說野獸襲擊人類不是不可能的事,但僅僅因為失血過多而死確實有點怪異,完全跟電影或小說裡,吸血鬼殺人的情節一模一樣。」戴維娜眉頭微微皺起,雙臂環抱於胸前,毫不轉彎地說出心中的疑惑。
 
聽到「吸血鬼」這三個字,傑瑞德的身體明顯變得僵直,心頭猛地一緊。他將目光投向她,神情掩不住錯愕,若然讓她懷疑此事跟吸血鬼有關,那他跟雷克斯的身份不就很容易被她——
 
傑瑞德神色一凝,暗暗斜瞄她一眼,不在意地隨口問問:「妳不是說,不相信世界上有吸血鬼嗎?」
 
「我當然知道這個想法很不正常,只是整件事真的很奇怪,也發生得很突然。不過有可能真的是我想太多了,既然警方已經證實屬於動物襲擊的案件,又怎麼可能會是吸血鬼做的?」戴維娜不由咧嘴,嘲笑自己會產生如此荒謬的念頭,接著饒有興趣地望向傑瑞德,對於他對事情的看法感到好奇不已,「那你呢?你相信世界上存在著吸血鬼這種超自然生物嗎?」
 




「我已經說過,世界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他視線定定地直視著前方,輕描淡寫地回應道。
 
事實上,傑瑞德根本不想繼續糾纏這個話題,他本來就是吸血鬼,卻在這裡討論對吸血鬼的存在相信與否,不是很諷刺嗎?
 
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想起昨天她在圖書館裡找到一本關於吸血鬼的書,為了盡快查出萊特爾先生的死因,他需要從她口中探出線索,任何關於她夢境的事,他都必須要一清二楚。
 
傑瑞德有意無意地瞥她一眼,試探性地開口道:「提到吸血鬼,妳昨天不是在圖書館裡借書嗎?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
 
見戴維娜露出愁眉不展的表情,便知對夢境的瞭解毫無進展,只是略顯挫惱地回應道:「也不能說對夢境真的有幫助,坦白說,我反而被書中的內容搞得越來越糊塗,它就說到吸血鬼真實存在一樣......」

就在傑瑞德安靜地聆聽著她說話的同時,他像是察覺到什麼,身體猛地一顫,冷不防地停下腳步。老天,他聞到——

屬於人血腥甜的味道。

順著氣味飄來的方向望去,他將目光鎖定在一位配戴著眼鏡的短髮女孩身上。她正坐在小徑的某張長椅上,似乎是剛才翻閱手中的書本時,不小心被鋒利的紙張割傷,鮮紅的血液從指尖細小的傷口溢出,輕微的刺痛感令她忍不住皺眉。





雖然只是一道淺淺的血口子,卻讓傑瑞德全身的血液沸騰,瞬間挑起心底對人血強烈的飢渴,恨不得馬上衝上前,把她體內的血液全部給吸光。當腦中生起這個念頭,他感覺到自己臉龐浮現出雕像破裂時的裂紋,嘴裡的獠牙蠢蠢欲動,垂在身側的雙手不自覺握緊成拳頭。
 
然而他清楚知道,絕對不能這樣做。
 
「傑瑞德?」空氣中驀然傳來戴維娜呼喚他的聲音,發現他突然停下步伐,眼睛緊緊鎖住某個方向,於是她轉回身朝他走近,關心地詢問道,「你怎麼了嗎?沒事吧?」

傑瑞德知道她已經來到他旁邊,卻不敢回望她,只是用力深吸口氣,拚命壓抑住心中那股嗜血的慾望,那種……長久以來讓他難以忍受的感覺。
 
「我......我沒事。抱歉,我忘了還有事要做,先走了。」
 
不等戴維娜再說些什麼,他便急忙拔腿,大步地向前離開,剩下她一人愣愣地站在原地。
 
「嘿,傑瑞德!」
 




稍微反應過來,戴維娜連忙衝著他的背影喊道。但他沒有理會,彷彿沒有聽見一般,甚至開始加快腳下的步伐。望著他匆忙離去的背影,她微微蹙起眉頭,內心隱約湧起一股不尋常的感覺。剛剛傑瑞德是怎麼了?他的樣子看起來……

不像是沒事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