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傑瑞德站在吉爾伯特先生的書房門前,抬手輕輕敲了敲門,待後者回應一聲後,才扭開門鎖走進去。
 
書房的空間不算特別大,一張雙人的布沙發和長方形小茶几放置在室內中央,靠牆處擺放著寬大的辦公桌和舒適的轉椅,兩個高大的書櫃分別豎立在辦公桌兩旁,可見架上放滿各式各樣的書籍,猶如置身在小型圖書館一般。

吉爾伯特先生是一位愛書之人,尤其對於歷史類型特別有著濃厚的興趣。每次翻閱歷史書本,都會讓他回憶起以前發生過的種種事情,帶給他一種緬懷過往的感覺。
 
「喔,傑瑞德。有什麼事嗎?」看見走進來的是傑瑞德,坐在辦公椅上的吉爾伯特先生隨即站起來,主動朝他走過去。
 
「吉爾伯特先生,有件事我想問你一下。」傑瑞德把門從身後帶上,然後將雙手插進褲袋裡,往他踏前一步,語帶試探地問道,「我從戴維娜口中,得知一些關於萊特爾先生死去時候的事。不久前,她提到在夢境裡,看見殺害萊特爾先生的那個吸血鬼從他身上拿走一個類似鑽石的東西,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鑽石嗎?」吉爾伯特先生微蹙起眉頭,陷入一陣思索,稍後面露疑惑的神色回答,「我倒沒有聽萊特爾提起過任何關於鑽石的事,那個女孩有沒有形容是一顆怎樣的鑽石?」
 
「我想可能因為當時的光線太暗,她並沒有看得很清楚。」傑瑞德搖著頭說道。
 
「這樣吧,你說的那顆鑽石我會找人打聽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重要的線索。」吉爾伯特先生伸手摸著嘴唇上的鬍子,眼底閃過一絲複雜的情緒,略顯憂慮地繼續說道,「只是……我現在最擔心的是,殺害萊特爾的兇手和這次襲擊人類的事件有關聯。如果是真的話,恐怕事情就變得不簡單。只怕他們想破壞人類世界的和平,你也知道,並不是所有吸血鬼都願意與人類和平共處。」
 
「我明白的。」傑瑞德淡淡地說道,聲音裡毫無情緒的起伏,「我也不希望吸血鬼的存在,只會為人類帶來無盡的傷害。」
 
待傑瑞德離開書房後,吉爾伯特先生重新坐回辦公椅上,腦海裡還在思考著剛才他提及的那顆鑽石。一顆鑽石?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萊特爾會擁有這個東西?難道殺害他的人就是為了要得到這顆鑽石?只是——
 




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聽萊特爾提過?
 
⚜⚜⚜
 
隨著夜幕降臨,天色越發暗沉,今晚的夜空沒有一絲雲霧,顯得異常乾淨,皎潔的月亮高高懸掛在天際,四周點綴著如寶石般的繁星,綻放出柔和閃爍的光芒。
 
「咔嚓」的開門聲在女生宿舍三樓響起,戴維娜伸手轉開門鎖,推門走進寢室裡。才剛踏進第一步,她便驚訝得瞪大眼睛,像是被眼前的景象給嚇到。只見在埃絲特的床上放著一件又一件紅色、藍色、橘色……各種顏色的洋裝裙,而這些裙子的主人公仍然站在衣櫃前翻找著衣服,看來是還沒找到她心儀的服裝。
 
「妳把衣服翻出來是要做什麼?」戴維娜主動朝她走近,好奇問道。
 




「明天可是學校的迎新舞會,妳居然不知道?」埃絲特抽空快速地瞥她一眼,頗為吃驚地反問道。當她轉回頭繼續翻找著合適的衣服時,語聲中激蕩著無限的愉悅,「我已經約好傑森當我的男伴,妳呢?」
 
「我?」戴維娜訝異地指著自己的鼻子,然後對她微微一笑,不在意地聳聳肩,「其實我沒有打算——」
 
「不准不去。」埃絲特旋即停下手上的動作,轉身面向好友,伸出纖細的食指指向她,假裝生氣地板起臉來。接著,她雙手叉腰,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姿態解釋道,「妳想想看,這是我們第一年的大學生活,我們當然要以新生的身份參加舞會啊。更何況,我都已經替妳挑選好禮服。」
 
語畢,她迅速轉頭,從衣櫃裡抽出一件掛在衣架上的淡藍色連衣裙,在戴維娜面前調皮地晃來晃去。當然啦,她真正的目的只是想吸引對方一起參加舞會。畢竟是第一年的迎新舞會,若然錯過這麼有意義的日子,不是很可惜嗎?
 
「妳看,是不是很漂亮啊?」埃絲特的嘴角挑起饒富深意的笑容,並刻意提高音調問道,「我看妳跟傑瑞德不是挺投契的嗎?讓他跟妳一起去不是很好嗎?」
 
「妳想太多了,我們真的只是剛認識不久啦。」戴維娜真的是徹底被她給打敗,居然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如何撮合她和傑瑞德。是有這麼焦急想看到她談戀愛嗎?
 
「那就更好,這絕對是一個能讓你們加深認識的好機會,難道妳不同意嗎?」埃絲特故意用手肘撞了撞她,朝她擠擠眼問道。
 
戴維娜沒有再啟唇說話,只是露出無奈的莞薾。這樣看來,她是注定逃不過要出席舞會的命運。不過倘若真的要去,她除了傑瑞德還可以找誰呢?只是……如果找他的話,他會答應嗎?




 
於是趁著埃絲特到浴室沐浴的時候,戴維娜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從通訊錄中翻找出傑瑞德的手機號碼。雖然內心依然存在著猶豫和掙扎,但最後還是決定按下撥通鍵。
 
手機聽筒隨即傳來「嘟嘟」的機械語音,約莫等待三秒,終於被成功接通,彼端很快響起傑瑞德那道磁性低沉的嗓音。
 
「哈囉?」
 
「嘿!傑瑞德,是我。」戴維娜故作輕鬆地道出自己的身份,然後深深地吸氣,儘管緊張到手心冒出汗來,她仍鼓起勇氣對他問道,「那個……明天晚上是學校舉行的迎新舞會,你……會去嗎?」
 
「怎麼了?」他似乎對於她的意思不太理解。
 
「我的意思是,如果你去的話,有興趣……跟我在一起,不,是……有興趣當我的男伴嗎?」戴維娜的舌頭像是打結似的,連話都說得不完整。她從來沒有邀請過男生陪她去參加舞會,根本就不曉得該如何開口。
 
「……」對方傳來一陣沉默,沒有作出任何回應。
 




「額……那個,從開學以來,我認識的男生好像只有你一個,所以才會想——」由於他持續沒有說話,戴維娜頓時變得尷尬起來,有些不自然地解釋道,「要是你不願意也沒關係的——」
 
「幾點?」他打斷她未盡的話,簡短地問道。
 
「嗯?」難道他的意思是——
 
「告訴我幾點,在哪裡等,我才能夠準時到達吧。」傑瑞德不緊不慢地向她解釋道。
 
聽見他的答覆,戴維娜不自覺地綻放出喜悅的笑容,不帶絲毫猶豫地回答:「喔,那就晚上七點,在學校禮堂的門口等吧。」
 
掛斷電話,她嘴角的弧度不由自主地越發加深,欣喜的心情溢於言表,心頭總算是鬆了口氣。本來還擔心他會拒絕她的邀請,不過現在得到他的回應,確實讓她打從心底高興起來,令她滿懷著期待的心情,等待明天舞會的到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