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度的迎新舞會往往是學生們最期待的日子,除了男女共舞的環節外,當然少不了各種精彩表演項目和抽獎活動,因此大家都討論得十分熱烈。尤其一年級新生更是感到特別緊張和興奮,畢竟是他們第一次參加大學舉辦的舞會,自然覺得非常新鮮。
 
在等待上課期間,女生們討論著晚上要穿什麼類型的晚禮服,男生們則討論著找到哪一位女生擔任女伴,每張臉孔都溢滿高興的神情,看來已經在默默倒數著晚上的到來。
 
唯獨只有戴維娜一直處於心不在焉的狀態。她伸手托著腮幫子,視線自然地落到坐在前方的傑瑞德身上,內心總有種悶悶的感覺。她會覺得納悶一點都不奇怪,因為他明顯對迎新舞會的話題毫不感興趣,只是一邊安靜地聽著音樂,一邊翻看著桌上的書本。
 
戴維娜翻出手機,本來是想給他發個簡訊,卻又擔心會打擾到他,經過左思右想一番,最後還是把早已打好的文字給刪掉。看見他壓根兒不關心舞會的話題,令她不禁生起一絲疑惑:他真的會出席晚上的舞會嗎?
 
來到下課時間,她看見傑瑞德快速地收拾好個人物品後,便匆忙地離開教室,像是有點趕時間似的。於是,她趕緊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提包,如同箭一般衝出教室,想要追上他的腳步。
 




「等一下,傑瑞德。」
 
聽見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傑瑞德隨即停住腳步,下意識地轉過身來。只見戴維娜正朝他小跑過來,似乎有什麼話要對他說。
 
偏偏這個時候,褲袋裡的手機恰好響起來。他掏出手機,低頭看了一眼螢幕上顯示的名字,眉頭不禁微微皺起,浮現出遲疑的神色。但最後他還是選擇接聽對方的電話,把手機靠放到耳邊。
 
「小莎?」他輕聲呼喚著卡瑞莎的暱稱,問道,「有事嗎?」
 
聽見「小莎」這個親密的稱呼從他口中說出來,戴維娜不由愣怔了一下,腳步漸漸有些放慢。她從來不知道,原來傑瑞德身邊有一位如此親近的女性朋友,心裡莫名產生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當然不是吃醋,只是有種不太舒服的感覺而已。但其實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畢竟他們並不是很相熟,她又怎麼可能知道他認識多少女性朋友?





想到這裡,她嘴角悄悄滑開一抹自嘲的弧度。
 
「傑瑞德,現在你旁邊有人嗎?我接下來要說的話,不方便讓其他人聽到。」手機彼端傳來卡瑞莎小心謹慎的聲音。
 
傑瑞德悄悄瞥了旁邊的戴維娜一眼,然後將手機從耳邊稍微移開,對她說道:「抱歉,我先去聊個電話,有什麼事晚點再說吧。」
 
她還來不及開口回答,他已經重新將聽筒貼到耳邊,轉身大步向前離去。望著他踏著急步遠離的背影,戴維娜的雙眸裡頓時閃過失落,心裡滿不是滋味的。

走得那麼快,是有什麼事情那麼重要嗎?





⚜⚜⚜

傑瑞德踏上樓梯的階級,躲藏到轉角處的黑暗角落。由於這條樓梯直接通往教學樓的天台,平常不會有太多人經過,而他似乎是知道這一點,才會走到這裡來。停下腳步,他故意壓低自己的聲量,以免接下來的對話會被人聽到。

「是不是動物襲擊的事找到線索了?」他直截了當地向卡瑞莎問道。

「嗯,是我母親發送過來的消息。在布克頓森林裡,發現了一具女吸血鬼的屍體,她的身體被插上木樁,看來動手的人是知道她是吸血鬼的身份。」卡瑞莎的聲音裡帶著一絲凝重,可想而知事情並沒有那麼簡單,「不過奇怪的地方是,發現她的時候已經被人埋進土裡,所以我父親猜想有可能是吸血鬼獵人做的,畢竟會追殺吸血鬼也只有他們。」

「獵人會介入事件一點都不奇怪,我反而比較想知道轉化她的那個吸血鬼到底是誰。」傑瑞德沒有感到絲毫意外,聲音裡聽不出半分情緒。

「你懷疑,轉化她的吸血鬼就在布克頓鎮裡?」她不確定地詢問。

「如果那個新生對人類鮮血的需求那麼迫切,肯定是剛被轉化沒多久,既然如此,那麼轉化她的吸血鬼就一定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傑瑞德明顯進行過一番認真的思索,縝密地分析起來,「既然他有了第一個目標,自然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如此類推。」

「可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這樣做,不是很容易引起更多人的注意,容易暴露他的身份嗎?」卡瑞莎不解地提出心中的疑問。





「或許,要引起更多注意——」話到這裡,他的語氣從平穩轉為銳利,包含著對敵方強烈的戒備,「就是他真正的目的。不過能夠如此小心行事,沒有讓人發現他的身份,無可否認是一位高手。」

「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目的?」卡瑞莎對此仍然感到疑惑不解,但很快她便轉開話題,漫不經心地向他問道,「對了,你們在那位人類女生身上查到什麼了嗎?」

「是找到一些眉目,只是要得到更多的線索,還需要一點時間。」傑瑞德照實回答道。

「哎,為什麼我就不能跟你們一起到大學裡上課啊?」卡瑞莎輕嘆口氣,感到納悶地說道,「我也想好好認識一下這位不可思議的人類女生。」

「我跟雷克斯到這裡來,已經存在著很大的風險。要是連妳也跟過來,萬一被人捕捉到任何蛛絲馬跡,恐怕會讓情況變得更麻煩。」傑瑞德語氣平靜地細心對她解釋著。畢竟他只是為了調查萊特爾先生的死況而暫時過來這裡,可不希望讓任何人察覺到異常生物的存在,令事情陷入複雜化的處境。

「你是跟我父親串通起來的吧?竟然說出一模一樣的話來。」卡瑞莎不滿地嚷嚷道,其後佯裝有意無意地詢問,「不不滿地嚷嚷道過……雷克斯不在你旁邊嗎?」

「嗯,不在。有事找他?」傑瑞德的話語聽起來別有深意,彷彿很肯定她是想要找他一樣。





「算了,沒事。你告訴他,別只懂得結識女生,明明他是個吸血鬼,本來就不應該與人類有太頻密的接觸。」任誰都能聽出,卡瑞莎不悅的語氣中帶著一份淡淡的酸澀,「免得到時候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妳又不是不清楚他的性格,要他不靠近女生又怎麼可能?」傑瑞德語帶調侃地反問道。稍作停頓,他臉龐染上些許不易察覺的哀傷,微帶感慨地繼續說道,「更何況,我們曾經都是人類。」

他的聲音莫名變得很輕,宛如一陣微風似有若無地拂過,沒有留下半點痕跡。人類這個詞語對他來說已經很陌生遙遠,幾乎快忘記自己不屬於這個身份有多久了。

「可現在不管怎樣,我們都不可能變回人類的。而人類和吸血鬼的差別,你是很清楚的,不是嗎?」卡瑞莎無可奈何地吐出一聲嘆息。她心裡很清楚,轉化成吸血鬼已經是無法改變的事實,要重新以人類的身份生活,根本是不可能。

傑瑞德登時沉靜下來,沒有再繼續說話,每一幕過往以人類身份生活的畫面,猶如電影般在他腦海裡重新放映。曾經的他,也是生活在一個完美幸福的家庭裡;曾經的他,也只是一個正值青春期的普通男孩;曾經的他,也只是希望與父母每天過著平凡開心的生活。

但這一切都只是曾經,屬於一段回不去的回憶。現在的他,卻是讓人類感到毛骨悚然的吸血鬼。倒不是說他討厭這個身份,只是在心底深處……仍渴望著擁有人類平凡的生活。

「先這樣吧,小莎。」他緩緩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強行將內心那股憂傷壓抑下來,「不說了,要是被人發現就麻煩。」

切斷通話,傑瑞德重新將手機放回褲袋裡,並再次警惕地環顧著四周,再三確定沒有人停留在附近,才放心地轉身大步離開。





沒想到就在他身影遠離後,樓梯上方卻傳來「吱嘎」的開門聲,看來是天台的大門不知道被誰打開了,緊接著響起一陣「啪嗒、啪嗒」細碎的腳步聲。突然間,樓梯的轉角位出現一道高大的黑影,可惜那人背對著光線,沒有辦法看清楚他的模樣以及臉上的表情,只能看見他穿著整齊的長袖恤衫和黑色的西裝褲。

「原來就是賽柏特先生和莫里斯先生嗎?」一道低沉沙啞的男聲忽地自空氣中傳來,若有深意地喃喃低語道。

話落,他嘴角旋即勾勒出一抹輕淺的弧度,笑容顯得深不可測。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