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樓梯的暗角處,傑瑞德一手握著掛在單肩上的背包肩帶,一手插著褲子的口袋,安靜地回到教學樓的走廊上。基本上剛才下課的人群已經散去,只有少數學生在廊道上行走,令周圍的環境變得空蕩許多。

當他經過牆壁的校園資訊板時,無意中瞥見一抹眼熟高挑的身影——是戴維娜的朋友傑森。他正觀看著貼在資訊板上不同社團的招攬海報,每張設計各有特色,有些甚至加上有趣的標語口號,務求吸引學生加入自己的社團。而傑森的視線很明顯專注地投放在某個位置上,看來已經選定心中的目標。

「打算參加社團嗎?」傑瑞德一邊緩步朝他走近,一邊用清淡的嗓音問道。

傑森轉頭一看,才發現原來是傑瑞德。雖然早前經過戴維娜的介紹,彼此也算是認識對方,但兩人幾乎從來沒有任何交集,所以對方會主動過來搭訕,讓他感到蠻意外的。

「噢,」他忙不迭反應過來,輕鬆地微笑著回應道,「是啊,你也感興趣嗎?」





「參加活動從來不適合我,」傑瑞德緩緩啟唇,聲音平淡無波,毫無半點情緒,「我還是比較喜歡獨自一人。」

「你果然跟傳聞中一樣,特別有性格。」傑森展開一抹爽朗的笑容,並發自真心地說道,「說真的,我會喜歡和你這種類型的人做朋友。」

「考慮好要報名哪一個嗎?」傑瑞德沒打算回應他的話,只是有意無意地瞥他一眼,略顯隨意地問道。

「其實我早就已經選定了。」

傑森毫不猶豫地指著貼在左上角的海報——那是屬於校報社的。說實話,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這張海報平平無奇,沒有什麼特色,純粹利用報紙的圖案來製作,中間擺著一幅某個人坐在筆記型電腦前打字的卡通圖像,下面寫著一句挺霸氣的紅色粗體標語「為社會發聲,由學生做起」。





「我本來就是修讀傳播系的,對於撰寫文章方面挺感興趣。」他不緊不慢地向傑瑞德解釋道。

「原來你也是修讀傳播系。那你應該會認識一個叫雷克斯的傢伙,對吧?」傑瑞德挑高一邊眉毛,饒富興味地問道,隨後簡單補上一句,「他是我的室友。」

「你是說,那個經常在課堂上泡妞的男生嗎?」傑森以一種半開玩笑的口吻說道,「老天,他給我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在上課第一天,他幾乎已經把全班女生的電話號碼拿到手。」

傑瑞德的唇邊立刻挑起一抹微不可察的笑意,這個消息對他來說絕對不感到意外,畢竟這才符合雷克斯的性格。要是他把這個消息告訴小莎,她不氣壞才怪。

「會修讀傳播系是因為想當記者嗎?」傑瑞德將話題帶回對方的興趣上,佯裝不以為意地問道。





「這是我的理想。在高中的時候,我已經幫忙出版校園報刊,甚至還因此被同學找麻煩。」見傑瑞德眼中閃過幾分疑惑,於是他聳聳肩解釋道,語氣中盡是滿滿的無奈,「因為報導了與校園吸毒,還有欺凌的各種議題,令他們在學校裡做的壞事曝了光。這當然讓他們感到很不爽,於是就故意設計陷害我,讓校方把我踢出校報社,阻止我再亂寫文章。但這正正是我最想要做的事情,報導事情的真相。在這個世界上,有太多的真相往往被虛假的故事所掩蓋,但我們是有權利知道每一個真相的,該受到懲罰的人就應該要受到懲罰,而不是用虛假的謊言去包庇那些壞分子。可惜無奈的是,外面的社會卻總是充斥著這樣的問題,所以我才希望能夠當上記者,替這個社會揭露黑暗的真相。」

聽見他這番話,傑瑞德突然靜默下來,臉色略顯凝重。每次發生吸血鬼襲擊人類的案件,不正正就是被他們利用虛假的故事掩蓋實情嗎?只因為他們不能讓人類發現自己的身份,卻往往罔顧人類的安全,沒有讓他們就此加以防範,才會導致相同的事情不斷循環發生。如果說主動傷害人類的吸血鬼可惡,那他們這種隱藏真相的行為,難道就不是一種罪行嗎?

「我好像說太多了,是吧?」發現他久久一語不發,傑森有些尷尬地摸摸鼻子,主動打破由自己造成的沉默。下一秒,他彷彿想起重要的事情一般,隨即試探性地問道,「對了,你會出席今晚的迎新舞會吧?」

「為什麼這樣問?」

「我聽埃絲特說,你答應戴維娜要當她的男伴,但她好像很擔心你不會出現一樣。」

聽他這樣一講,傑瑞德不由皺起眉頭,露出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他昨晚不是親口答應她了嗎?她明明還跟他約好時間,為什麼現在卻會產生這樣的想法?

雖然說,他向來對這種類型的活動毫不感興趣,但為了要進一步取得關於她夢境的線索,他是絕對不會錯過任何一個能接近她的機會。

⚜⚜⚜





天色由湛藍逐漸轉變成澄黃,最後被黑夜完全覆蓋。一年一度的迎新舞會隨著夜晚的到來終於揭開序幕。聽說,有不少情侶都是經過這場舞會認識而相戀的,所以不論男女都會在這天悉心打扮,希望能在舞會上找到自己的心儀伴侶。

在前往學校禮堂的路途中,四周都是擁擠的人潮。放眼望去,女生們穿著各式各樣的晚禮服裙,打扮得漂亮動人;男生們則穿著整齊而筆挺的西裝,打扮得帥氣有型。大家都有說有笑地聊著天,步伐一致地朝著禮堂的方向前進,整個校園霎時洋溢著熱鬧歡快的氣氛。

此刻,兩道熟悉的嬌小身影夾雜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跟隨著眾人的步伐前行。

今晚的戴維娜穿著淡藍色的抹胸長洋裝,突顯出漂亮白皙的鎖骨和肩膀,展露少見的性感。她上身的胸衣呈現簡約的褶皺感,主要用蕾絲和珠片做裝飾,裙身由層層疊疊的網紗組合而成,配搭弄成中分劉海的棕色長髮,替她添上一份成熟優雅的感覺。

旁邊的埃絲特將金色髮絲編織成麻花辮盤在頭上,身穿淡綠色單肩短洋裝,薄薄的蕾絲肩帶展現出若隱若現的優美。她上身抹胸的部分呈桃心領口型,上面點綴著釘珠和立體花朵樣式的蕾絲,一個小小的蝴蝶結繫在腰間,修身的設計勾勒出她腰部的曼妙曲線。洋裝下半身是飄逸的前短後長裙襬,以柔滑的布料製成,外層再覆蓋一層網紗,配上她白皙纖長的小腿,盡顯女性嬌俏動人的魅力。

「傑森!」

當埃絲特將視線掃向禮堂的方向,發現傑森已經站在門前等待著她——他穿著一套修身的黑色禮服,配上同色系的蝴蝶領結,渾身散發著儒雅的氣質。埃絲特立刻衝上前,在他面前轉一個圈,唇畔泛起甜蜜的弧度。





「你覺得我這身打扮怎麼樣?」她朝他眨眨眼睛,帶著調皮的語氣問道。

「通常在男朋友眼中,無論女朋友穿什麼都是那麼好看。」傑森伸手攬住她的肩膀,綻開一抹溫柔的微笑,「妳今晚打扮得很漂亮。」

埃絲特露出滿足的笑意,然後轉頭望向戴維娜,略顯疑惑地問道:「傑瑞德不是答應妳會來的嗎?怎麼還沒有看見他出現啊?」

「我也不知道......」

戴維娜抬頭四處張望,視線快速地掠過四周的人群,卻沒有從中找到傑瑞德的身影。她低頭看著手機螢幕上的時間,眼中悄然劃過一絲失落。明明已經來到約定的時間,但他卻沒有出現。難道......是突然不想來了?

想到這裡,她忽然想起傑瑞德於稍早前收到一個女生的來電,他當時還稱呼對方做小莎。會是因為他臨時答應這個女生當她的男伴,才沒有過來找她的嗎?

「嘿,別擔心啦,妳要找的男伴已經來到了。」埃絲特用肩膀輕撞了她的左肩一下,讓她從胡思亂想中拉扯回來。

聽聞好友的話,戴維娜馬上順著她的視線看去,只見傑瑞德正邁著大步朝著自己走過來。今晚的他穿上一套優雅的深藍色禮服,配上淺藍色的花紋領帶和棕色皮鞋。明明只是很常見的宴會造型,卻讓他整個人煥發著難以形容的男性魅力,如同一位標準的倫敦紳士。





戴維娜猛然呼吸一滯,迎上了他那雙湛藍色的眼睛,如海水般清澈透明,腳步不由自主地踏前。恍惚間,兩人已走到對方身前,只差一步,似乎就要互相碰到。

在近距離之下,戴維娜從他身上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像是香草和檸檬混合的味道,聞著令人覺得很舒服。

「......」

經過一陣短暫的沉默,兩人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態,於是僵著身子後退兩步。

戴維娜臉上閃過不自然的神色,但還是故作輕鬆地說道:「嘿,你來啦。」

「我應該沒遲到吧?」他薄唇緩緩開啟,帶著半開玩笑的語氣問道。

戴維娜搖搖頭,微微淺笑起來。本來還在擔心他會臨時爽約,不過看來根本是她過於緊張。





望見好友如此開心的模樣,埃絲特馬上露出明瞭的表情,腦海裡快速閃過一個調皮的想法。

「既然妳要等的人已經來到,我跟傑森就先進去跳舞了。」埃絲特故意用手肘撞了撞戴維娜,拋給她一個頗有深意的眼神,然後親暱挽起傑森的手臂,甜蜜地笑道,「傑森,我們進去吧。」

她連忙朝傑森使了個眼色,讓他立即明白過來,露出會意的笑容,並對戴維娜說道:「待會見吧,戴維娜。」

在他們走進禮堂之前,埃絲特還故意轉回頭,俏皮地衝戴維娜眨一下眼睛,後者只能無奈地回望她。真是的,明明是說一起去舞會的,可現在居然拋下她一個人。

戴維娜把視線重新投放到傑瑞德身上,看見他沒有繼續說話,便主動開口道:「坦白說,我剛才還一直擔心,你會突然不想來。」

可見先前在她臉上的失落感全都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喜悅的心情。

「為什麼?昨晚不是答應妳了嗎?」傑瑞德雖然沒有露出笑容,語氣聽起來卻很輕鬆,還故作幽默地說道,「再怎麼說,我也是個遵守承諾的人。」

「可是你朋友——」戴維娜的眼睛有意無意地瞟了站在不遠處,正與女生們搭訕的雷克斯一眼,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不用理會他嗎?」

雷克斯今晚穿著整齊的白色西裝,額前的劉海依舊往後梳起,露出光潔無暇的額頭,展現出如往日般清爽帥氣的形象。此刻,他唇畔蕩漾著極具魅力的迷人笑容,並俯身湊到某位女生耳邊說悄悄話,逗得她開心地掩嘴笑起來。

戴維娜忍不住在心裡暗忖道:他絕對是一位泡妞高手。

「跟女生聊天聊得那麼開心,我想他才是不想理會我的那個人吧。」傑瑞德的語氣裡分明帶著調侃的意味,接著抬頭瞄了禮堂門口一眼,輕淡地說道,「我們進去吧。」

語畢,他表現出紳士風度,向她抬起半彎曲的手臂。戴維娜對著他莞爾一笑,緩緩伸出白皙的小手,輕輕挽住他的胳膊,然後伴隨他的腳步,一同走進喧鬧無比的禮堂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