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迎新舞會已於那天晚上圓滿結束。轉眼間便過去一個星期,無論是在上課還是中午飯的時間,傑瑞德經常都會與戴維娜走在一起。雷克斯偶爾會參與到他們的話題中,令整個氣氛變得明亮歡樂,當然要承認的是,有時候他說的話真是挺無聊的。

隨著時間過去,傑瑞德和戴維娜也慢慢變得熟絡起來。雖然他平常話不多,但戴維娜總覺得跟他相處起來很舒服,不會產生一種不自然的尷尬感。大概因為這樣,她才會渴望與他成為能夠交心的朋友。

然而,動物襲擊的案件又再次在鎮上發生,引起大家熱切的討論和關注。是次襲擊案件發生在夜晚,據說一個女人開車經過郊外時,聽到樹林裡傳來一些怪異的聲音,於是決定下車看看,沒想到反而遭到野獸襲擊。與上次的案件一樣,那位女死者都是因為失血過多而死去,脖子上有著一道深深的傷口。

警局發聲明表示對於這類型的案件高度重視,承諾會加強防範以及全力調查,務求儘快找出攻擊人類的野獸,以防再有鎮民遇上同類型的襲擊事件。

某天早上,傑瑞德和雷克斯決定到案發地點進行調查,希望藉著吸血鬼異常的能力,找出可疑的線索。縱使案發現場早已被警方封鎖起來,並安排了三位警員到處巡邏監察,但透過吸血鬼的精神控制能力,要把他們支開絕對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今天天色並不明朗,陽光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厚重的雲層積聚在天空中,蒙上一層陰鬱的灰暗。兩人正行走於林間一條狹窄的小徑上,當他們鞋底踩到厚厚軟軟的樹葉時,會聽見腳下發出天籟般的簌簌聲。

「哎,這件事到底有完沒完啊?明明上次襲擊人類的吸血鬼已經身亡,怎麼現在又來一個?」雷克斯把雙手交叉環在胸前,面容浮現出一絲懊惱。

「這件事本來就不簡單。你想想看,布克頓鎮一直以來都沒有出現過吸血鬼攻擊人類的事,現在卻接二連三的發生,你覺得背後的動機會單純嗎?」傑瑞德依舊保持波瀾不驚的神色,對此並不感到奇怪。

「難道說,在背後搞鬼的吸血鬼是真的想讓人類起疑心嗎?」雷克斯鎖著眉頭,頗為不解地問道,「這樣做,他可以得到什麼好處?」

「我不知道,但確定的是,他是擁有全盤的計劃,而那些新生的吸血鬼只是被他拿來當作擋箭牌,主要是想轉移開我們的視線,以防被人破壞他背後的計劃。」話到此處,傑瑞德的神情添上些許凝重,言帶諷刺地繼續開口,「不過我還真想知道,他接下來的行動到底會是什麼。」





雷克斯緊閉著雙唇,沒有再開口回應,陷入苦惱的沉思中。本來以為上次吸血鬼襲擊人類只是偶然的事件,沒想到事情比他想像中還要複雜許多。

⚜⚜⚜

十一月份是楓葉盛開的季節,也是象徵踏入冬季的前夕。位於北區湖畔的郊區樹林盛開著澄紅的楓葉,景色美得令人陶醉,宛如一幅色彩絢爛的油畫。

戴維娜和埃絲特並肩地踏在鋪滿落葉的林蔭路徑上,正沿著離開樹林的方向前進。

「秋天的到來,果然最適合來樹林裡,將楓葉的美景變成一幅素描畫。」望著一片片楓葉從樹上悄然飄落,埃絲特眼中明顯閃過興奮的光彩,由此可以推斷,她非常享受秋天這個季節。片刻後,她收回視線,扭過頭望戴維娜一眼,頗為感激地說道,「幸好妳願意一早陪我出來。」





秋季的來臨,令埃絲特心血來潮想到郊外的樹林一趟,安靜地坐在樹底下繪畫楓葉盛開的景色,於是趁著今天她跟戴維娜都沒有課堂,開著車子來到這裡。

「話說傑森最近是在忙什麼嗎?」戴維娜回望她一眼,有些奇怪地問道,「他很少會不跟我們一起出來的。」

「他最近不是加入校報社了嗎?」提起傑森,埃絲特的表情顯得有些無奈,聳聳肩,納悶地回答道,「聽說社長要他們遞交一份新聞稿,藉此決定下期報刊的主題。傑森一直覺得,這陣子發生的動物襲擊案件有古怪,這幾天不停熬夜查看相關的新聞報導,甚至還在尋找曾經在其他城鎮發生過的相似案件。」

「坦白說,最近頻頻出現這種死亡案件,還真令人擔心,明明布克頓鎮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類型的案件。」戴維娜蹙起眉毛,略顯出憂色說道。

「誰可以保證那些野獸不是從別的城鎮過來獵食?現在唯一能肯定的是,我們的小鎮已經變得不再安全。」順利走出樹林,埃絲特雙腳踏上柏油路面,朝著停泊在路邊的銀色汽車走近,並下意識地往褲袋摸去,赫然發現某樣很重要的東西不見了,「糟糕了,我的車鑰匙呢?」

「妳是不是記錯,放了在別的地方?」戴維娜試著提出另一個可能性,鎮定地問道。

「噢,大概是我剛剛坐下來畫畫的時候,不小心掉了在地上。」埃絲特抬手輕拍額頭,擺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妳等我,我現在馬上回去找。」

眼看她迅速把黑色的便攜畫袋放在車頂上,準備動身離開,戴維娜急忙抓住她的胳膊:「嘿,妳是打算自己回去找嗎?」





「沒問題啦,只要沿著剛才的路走回去,應該很快能找到的,反正我們又沒有走很遠。妳就這裡等我吧。」

對她展露一抹爽朗的笑顏,埃絲特便轉身往回頭路走。雖然好友絲毫沒有半點憂慮,可戴維娜心底卻隱隱升起不安的情緒來。倘若她沒記錯,最近那樁動物襲擊案件就是在附近發生的,自然會讓她產生一份難以言喻的擔憂。

不過,既然現在是大白天,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

傑瑞德把雙手插進上衣的口袋裡,沿著樹林的路徑漸漸走到案發現場附近。為了節省時間,他和雷克斯決定分頭進行調查,不過他此刻的思緒似乎不在尋找線索上,而是在深思著前一樁襲擊案件。

在第一次的案件中,那個吸血鬼是在白天下攻擊人類的。照道理來說,一般的吸血鬼是不可能在白天活動,除非他們有著像日光戒指這種東西的保護。而日光戒指是必須要經過巫師施咒才會見效,這就證明——

有巫師站在敵方的陣營。





令他感到費解的是,巫師向來都不願意與吸血鬼有任何交集,又怎麼會選擇幫他們殘殺人類?

忽然間,他感覺到身後似有黑影一閃而過,馬上轉頭察看,然而沒有發現任何蹤跡。他雙眼細瞇起來,警惕地掃視樹林一周,轉身往前邁步直走,眼中溢滿警戒的神色。

他確切感應到,這裡飄散著吸血鬼的氣息。

傑瑞德豎起雙耳,仔細地搜索著周圍細微的聲音,除了風吹草動的聲響以及蟲鳴鳥叫,當中還夾雜著「啪嗒啪嗒」的聲響——

是一種急速紊亂的腳步聲。

「啊——」正當他以為已經找到線索,一道刺耳的女性尖叫聲卻毫無預警地從前方傳來。

他反射性地將視線掃向聲音來源處,神情略帶罕見的緊張。

「該死的!」





他忍不住低罵一句,並以快得如閃電般的速度朝著前方直奔,心底油然升起幾分急迫。

與此同時,站在柏油路上的戴維娜同樣聽到尖叫聲響起,嚇得渾身一激靈。她瞪大雙眼,使勁地掃視著四周,最後將視線定定落在側面樹林的深處。

沒聽錯的話,聲音是從裡面傳來的。

俗話說得沒錯——

人總是敵不過好奇心的。

儘管知道自己應該不予理會,乖乖站在原地等待埃絲特回來,但雙腳卻不聽使喚,小心翼翼地順著聲音的方向前進,想要過去探個究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