憑著吸血鬼驚人的移動速度,傑瑞德僅用十秒便趕到事發現場。

他在前方的空地上,看見一位身形瘦削的男子背對著他,雙手緊緊抓住女人的胳膊,伏在她肩上,瘋狂地啜飲著脖頸裡溫熱的鮮血。女人極力掙扎反抗,卻始終陡勞無功。殷紅的血順著她脖子往下流淌,令一股濃郁的血腥氣味在空氣中瀰漫開來。

情急之下,傑瑞德連忙從地上拾起一根樹枝,單手輕易將它折斷,毫不猶豫地將其中一根向著男人飛射出去。尖銳的樹枝正中他的背脊,痛得他拔出獠牙,發出一聲哀嚎。

傑瑞德看準這個時機,衝上前將他從女人身邊拉開來。緊接著一聲沉悶的撞擊響起,他揪著對方的衣領猛力推進,將他後背重重地撞到厚實的樹幹上,大量樹葉因劇烈的震動而掉落下來。

他單手勒住男人的脖子,對他齜牙咧嘴,故意展露出猙獰的面容。要知道,傑瑞德已經在世上生存了一百多年,論力量自然比這個男人強大許多。





藉由眼角的餘光,他瞥見這位吸血鬼的食指上戴著一枚銀色戒指,中間鑲嵌著一顆小小的藍寶石。果不其然,這傢伙手上是戴著日光戒指,所以才能明目張膽地在白天下傷害人類。

「說!是誰轉化你的?」傑瑞德半瞇起藍眸,略帶威脅性地問道。

男人只是悶哼一聲,沒打算回答提問。他緊咬著牙齒,雙目怒瞪著傑瑞德,死命地掙扎起來,試圖要擺脫他的束縛。傑瑞德沒有分毫猶豫,隨即把手上另一根樹枝,狠狠地插在他胸口上。

一股尖銳的刺痛感馬上從胸腔處傳來,令他痛得皺眉蹙額,難受地哀嚎出聲:「啊——」

「不要再讓我問第二遍。」傑瑞德以冰冷的聲線作出警告。





「就......就......殺了我吧,我......很辛苦......」他痛苦地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

「什麼?」對於他主動求死的行為,傑瑞德顯然感到有些訝然。

男人趁著他稍微走神,低吼一聲,使勁將他推開,伸手把樹枝直接捅進自己的心臟。下一秒,他兩顆眼珠瞪得老大,嘴裡發出淒厲的慘叫聲。

傑瑞德本想上前阻止他,可惜一切已經太晚。只見他身體往後一仰,直直倒在地上,雙眼緩緩閉起,身體漸漸浮現出無數的裂紋。他——

死去了。當然,他是以吸血鬼的身份死去的。





傑瑞德不敢置信地看著地上的「屍體」,似乎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心底卻很清楚自己沒有時間理會太多,因為——

他神色一凜,快速轉身,將視線轉投到倒臥在一旁的女人身上,發現她面容蒼白扭曲,眉頭緊蹙成一團,虛弱地呼吸著,露出疼痛難耐的表情。

傑瑞德急忙奔到她身旁蹲下來,檢查著她的傷勢。由於她皮膚被獠牙刺穿,脖子上呈現出兩個深深的刺孔,大量鮮血仍不斷從傷口處流出,就連她躺臥的地面也被鮮血給染紅。

看著大量血液持續湧出,他感覺頭部一陣劇痛,血管像有一條火熱的銀線在裡面燒灼般,內心莫名生起一股衝動,想要撕破她的喉嚨,吸盡她體內全部血液。他緊咬著牙齒,拼命地強忍著對鮮血的慾望,並提醒著自己現在要做的是......

救她。

恰好這個時候,戴維娜來到距離兩人不遠的一棵橡樹下。當她注意到傑瑞德的身影,立即悄悄地後退,躲藏在粗壯的樹幹後面,眼裡閃爍著些微驚愕。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沒想到還沒想出個所以來,下一幕畫面直接令她瞠目結舌,整個思緒徹底陷入空白,再也無法正常思考。

她清楚看見傑瑞德的嘴唇往後掀起,露出兩顆長而鋒利的牙齒,然後低頭咬破自己的手臂,讓暗紅的血液從自製的傷口中湧出。他用另一隻手托著女人的後腦,將手臂湊到她嘴邊,使血液緩緩流進她的口中。





不一會兒,女人居然神奇地睜開眼睛,脖子上的傷口開始迅速癒合起來。看見眼下這一幕,戴維娜抬手摀住嘴巴,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瞳。

老天在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等女人的神智逐漸恢復清醒,傑瑞德連忙將她從地上拉起來,讓她坐起身面向他,並把雙手輕輕搭放在她肩膀上,一瞬不瞬地直視著她的眼睛。

「告訴我,妳不會記得剛才發生的事。妳只是剛好經過這裡,然後不小心迷路,妳並沒有受傷,現在的妳只想趕快離開。只要在這裡向左轉,往前面的小路一直走,就會走到路口的位置,到那裡召計程車回家吧。」他試圖消除她受傷的記憶,那道低沉的嗓音彷彿具有一種催眠的魔力。

「我明白你說的話。」望著他那雙忽然張大的瞳孔,她機械般地點點頭,以茫然的語氣回答道。

女人在收到他的指令後,便撐起身子站起來,轉身往左邊的路徑離開。望著她的背影漸漸遠離,傑瑞德才安心地吁了口氣。幸好剛剛附近沒有其他人類經過,不然事情就會變得非常棘手。

他慢慢走回那具吸血鬼的屍體旁邊,蹲下身來,有意無意地瞟了他手上的日光戒指一眼。趁現在還沒被人發現,他得盡快把這具「屍體」給處理掉。





正當傑瑞德打算將他的戒指脫下來時,一陣踩在樹葉上的腳步聲陡然自身後響起。他立刻提高警覺,猛地站起來轉身,卻壓根兒沒想過,映入眼簾會是一抹熟悉的嬌小身影。

「戴維娜?」她突如其來的出現,著實殺他一個措手不及,意外和驚訝的表情盡顯在他臉上。

「告訴我,這個......是什麼東西?」她小心謹慎地踏出步伐,伸手指著躺在地上那具「屍體」。她看見自己的手在顫抖著,就連聲音也抖得很厲害,無法說出完整的話來,「還有,你——剛剛在做些什麼?我明明看見你把血......把血......」

傑瑞德眨眼間移動到她身前,雙手牢牢地扣住她雙肩,緊鎖著她的眼睛,開始對她進行精神控制:「妳不會記得剛剛發生的事,只記得那個女人在這裡迷了路,然後向我問路求助。妳沒有看見她受傷,也沒有看到她在喝我的血,妳只是剛巧路過這裡而已。」

可他萬萬料不到,精神控制對戴維娜毫無半點效用。她依然記得剛才發生的情景,而且每一格畫面都非常清晰地烙印在腦海中。

「你在開什麼玩笑?我怎麼......怎麼可能會忘記剛剛看到的事?」她試著勇敢地迎視他的目光,感到有些滑稽地問道。

「怎麼會這樣?」傑瑞德顯得有些吃驚,同時將心底的疑問脫口而出,「妳怎麼會不受精神控制的影響?」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異常的情況,腦子裡變得一團混亂。那是不可能的,怎麼可能精神控制會對她沒有效用?她只是人類,不可能會有抵抗的能力。





「什麼精神控制?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只是要知道,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戴維娜的身體因為害怕在微微顫抖,但她絕不能在這個時候亂了陣腳,於是裝作鎮定地質問道。

她當然不是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

需要聽他親口說出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