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妳想的那樣,」傑瑞德輕輕吸了口氣,那雙藍眸透射出複雜難懂的光芒,一字一頓地把三個字清晰地說出來,「吸血鬼。」

「所……所以你的朋友雷克斯也是……」

「對,沒錯。」傑瑞德無力地點頭,直接坦承道。

「眾神哪,那是不可能的。這……這怎麼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會是……」戴維娜下意識地抬手摀嘴,驚訝得瞪圓雙眸,覺得這些不合理的真相徹底顛覆著她的認知。

我的上帝,他是吸血鬼?一直以來她不敢相信會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居然現在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一定是在逗她的,對吧?





「聽著戴維娜,我跟雷克斯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妳。我們只是知道在妳夢境裡,出現我養父死的畫面,所以才想接近妳,希望了解整件事情的狀況而已。」傑瑞德試圖用較為緩和的語氣向她解釋著,或許是希望藉此獲取她一點點的信任。

「你養父?」戴維娜嘴裡喃喃地複誦道,接著皺起眉頭,不甚確定地提出疑問,「你是說,一直以來出現在我夢境裡被殺的那個吸血鬼,是你的養父?」

「沒錯,」傑瑞德毫不猶豫地點頭,改以正色的面容回答道,「我養父在一個月前被殺死了。正確點來說,他是被吸血鬼殺死的,但一直找不到殺害他的兇手。而妳的夢境正正是關鍵,我們需要得到妳夢境的幫助,幫我們找出整件事情的發生和經過。」

「不。」戴維娜眼中明顯流露出幾分恐懼。她一面搖著頭,一面往後退,堅決地拒絕道,「我幫不了你們,我沒有這樣的能力。」

她不要捲進他們的事件裡,她不能再聽下去,也不能再跟一個吸血鬼站在一起,這樣實在太可怕、太荒謬了。





她要走,現在就必須要從這裡離開。

她不假思索,本能地轉身逃跑。不料才踏出一步,傑瑞德已經瞬間移動到她面前,嚇得心臟都差點要跳出來。她根本沒有設想過,他的速度會快得如此驚人,就像是擁有某種超能力似的。

「我可以向妳解釋一切,戴維娜。」他的語氣不緊不慢,卻帶著一絲不容抗拒的意味,「只是,現在的妳還不能離開。」

戴維娜沒有說話,也沒有看著他。她仔細地想了想,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接著,她抬起眼眸望向廣闊無際的天空。天空仍是白蒙蒙一片,太陽躲藏在雲朵後面不願出來,她實在很討厭這樣的天氣。然而這並不重要,重點是——

光!對了,她記得之前在書上看過吸血鬼是害怕陽光的,一旦照射到陽光他們就會燃燒起來,最後化為灰燼。就算沒有陽光,在白天下他們也應該變得很虛弱才對。這實在太詭異了,他怎麼可能會不怕見到光?





「或許,你應該要向我解釋,為什麼你會不怕光,還可以在白天下走動?」她深深地吸了口氣,努力用平靜的聲線對他問道。

「是日光戒指保護著我們,這枚戒指擁有巫師的咒語,能讓我們在陽光下不會受到傷害。」當傑瑞德提到「日光戒指」四個字時,輕輕地撫摸著右手一枚銀色菱格紋路戒指,彷彿在向她暗示,這就是他口中提到的日光戒指。

「巫——巫師?你在逗我嗎?這世上……居然還有巫師的存在?」戴維娜再度瞪大眼睛,整個人被震撼到無以復加。

「不僅僅有巫師,還有狼人、吸血鬼獵人……噢!更糟糕的話可能還有惡魔。不過當然啦,惡魔只是傳說來的。」開口說話的是雷克斯,她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走過來的,又或許他一直都躲藏在這裡,只是她沒有察覺而已。
  
「最後的惡魔沒有必要說出來吧?」傑瑞德斜瞪雷克斯一眼,語聲略帶不滿。拜托,這個時候還在嚇唬她?
  
「我只是說有這種可能性而已。」雷克斯聳聳肩,把雙臂抱在胸前,擺出不甚在意的態度。
  
「戴維娜——」傑瑞德兩步跨到她身邊,但她卻後退一步避開他的接觸。
  
「不要!不要……碰我。」戴維娜馬上將身子往後縮,手握成拳按在胸口上,表現出對他們強烈的戒心。她以帶著顫抖的聲線問道,「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我剛剛已經向妳解釋過,是因為我的養父——」
  
「那為什麼只有我能夢見?」戴維娜的聲音激動得近乎尖銳,連指甲都嵌進掌心裡,但她似乎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她心裡感到很害怕、很慌張,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接受他們的話。她居然在這段時間裡都在跟一個吸血鬼相處,卻完全毫不知情。而且現在還告訴她,一直以來出現在她腦海裡的那個夢境,是跟他們有關的?他們早就知道這件事?
  
「戴維娜,我需要妳相信我們。我們不是要來傷害妳,只是需要妳的幫助。」傑瑞德希望她能夠冷靜下來——儘管是不太可能,可要是在這裡讓其他人發現他和雷克斯的身份,事情就會變得更麻煩。
  
「我要怎麼相信你們?你明明早知道我夢境的事,卻假裝什麼都不知情。更何況,你們可是會吸人血的——」話到這裡,戴維娜不禁打了個哆嗦,腦海裡突然浮現出「動物襲擊」四個字,臉上的神情轉為惶恐,「老天哪!難道之前那些所謂的動物襲擊是……」
  
「那是吸血鬼做的沒錯,但不關我們的事。我們本來就是想調查清楚,才會到這邊來。」雷克斯把雙手慵懶地枕在腦後,採取慢條斯理的態度澄清道。坦白說,他真的很討厭明明是與他們無關的事,卻硬要把罪名加在他們身上。
  
但現在的戴維娜根本什麼都聽不進去,只是猛烈地搖頭,張嘴胡亂喊著:「夠了!你們都瘋了,什麼吸血鬼、巫師的,實在太荒唐了。我不能再聽下去——」
  




她轉身拔腿欲逃,可惜不成功,雷克斯的身軀轉眼間已經擋在她面前,繼而攤開手掌,把一種銀色粉末撒在她臉上。剎那間,一股倦意如同潮水般襲來,令她眼皮開始變得沉重,整個身體快要向前倒下。幸好雷克斯及時張臂接住她,讓她小心地靠在他的臂彎裡。
  
「你這是在做什麼?」傑瑞德微顯不悅地瞪著他,厲聲質問道。
  
「放心吧,那只是巫師的催眠粉末,不會有任何危險的。像剛剛那種情況,無論你說什麼,她都不會聽得進去的。」雷克斯從嘴裡溢出一聲輕嘆,改為認真的態度對他解釋道,「就先帶她回去吧。我想,讓吉爾伯特先生跟她說明一切,她會比較容易接受吧。」
  
見傑瑞德沉默不語,嘴唇緊閉成嚴峻的直線,雷克斯不禁萌生起一股奇異的感覺。倘若不是屬於錯覺,傑瑞德顯然是在擔心這個女孩,可他好像還是第一次,會如此在意一個人類。
  
「哎,如果能對她使用精神控制的話,就不必這麼麻煩了。」雷克斯小聲地咕噥道,露出一副無奈的表情。他皺眉看向傑瑞德,拋出內心的疑問,「你不覺得很奇怪嗎?我們明明是可以隨意控制人類的思想,可為什麼對她卻不奏效?」
  
「確實很奇怪,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這麼不尋常的事。她,是一位很特別的人類。」

在說話的同時,他雙眸緊緊盯著躺在好友懷中的戴維娜,眼神越發深邃迷離。現在被她發現他們是吸血鬼的身份,卻又沒有辦法消除她的記憶,這下可真麻煩。

「戴維娜!」一道高聲的叫喊冷不防地從附近傳來,口吻聽起來相當焦急,「妳在這裡嗎?」





「是戴維娜的朋友,不能讓她看到現在的情況。」傑瑞德警惕地瞟了一眼聲音的來源處,語聲裡隱含著些微焦灼,「雷克斯,快點把戴維娜的手機拿給我。」

「喔。」

雷克斯簡單回應一聲後,便立刻從戴維娜的口袋裡翻出她的手機,朝傑瑞德拋過去。

傑瑞德雙手穩穩地接住手機,迅速從通訊錄中找出埃絲特的手機號碼,然後打開簡訊箱,手指飛快地在新訊息欄中打上幾行字,再按下發送鍵。不一會兒,他便收到對方傳來的回覆,才重重地鬆了口氣,把目光再次轉回戴維娜身上。

「把這裡清理乾淨,我們就回去吧。」

他聲音聽起來有些疲憊,這當然能理解,畢竟剛才發生的事已經讓他耗費不少精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