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掃向他手上的日光戒指——銀色菱格紋路,與傑瑞德的戒指是同一個款式的,不過這枚卻鑲嵌著一顆復古的黑寶石。

戴維娜沒有說話,就這樣沉靜了好一會兒。最後,她只是輕輕地搖頭。

「我知道日光戒指對你們的重要性,我不認識你,沒有理由要把你重要的東西拿走。」接著,她深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靜下來,繼續緩緩說道,「我只是想知道,傑瑞德的養父——」

說到這裡,她有意無意地瞄了傑瑞德一眼。只見他此時斜靠在牆邊,雙臂交叉抱於胸前,眼睛只是望著前方的某一點。儘管她剛剛提到他的名字,都沒有抬起眼來看她。

「也就是我腦海裡的夢境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收回目光,重新投放到吉爾伯特先生身上。





「這大概要從一年前說起……」

吉爾伯特先生一邊把戒指重新套回手指上,一邊以平靜的語調說道。

「我們是在一年前來到這裡居住的。而萊特爾——也就是傑瑞德的養父,不是一個這麼愛定居的人。他喜歡到不同的城鎮逛逛,順便可以結識其他吸血鬼。這樣當我們有事需要支援的時候,也可以容易取得他們的幫助。」他的視線從戴維娜身上移開,飄向窗外的遠方,聲音頓時變得很輕很輕,帶有一種緬懷和惋惜的味道,「只可惜在一個月前,我們跟萊特爾失去聯絡,而他也就這樣莫名的失蹤了。當我們找到他的時候,已經發現他死去,也就是妳夢中所見到的情況。」

「可為什麼我會夢見這件事?這根本就跟我沒有任何關係啊。」

戴維娜的聲音陡然高昂起來,情緒顯得激動萬分。再怎麼說,她跟吸血鬼根本扯不上一丁點的關係,為什麼偏偏只有她能夢見——或者能感應傑瑞德養父被殺的景象呢?這不是很奇怪嗎?





「我很抱歉在這件事上沒有辦法作出解釋。」吉爾伯特先生的話語裡帶著一絲歉意,並深深地嘆息道,「說實話,我也非常好奇妳擁有這種能力的原因。只是,現在的我還查不出當中的理由。」

「還有那些所謂動物襲擊的事呢?」戴維娜緊接著追問,語氣裡充滿著半信半疑,「真的……都跟你們沒有關係嗎?」

「妳要知道的是,這個世界上不僅僅只有我們幾個吸血鬼。當吸血鬼的血液灌輸到人類身上,假若他們在二十四小時內死去的話,就必須要喝下人類的血液才會順利轉化成吸血鬼,否則他們只能等待死亡來臨。我們不可能知道,到底有多少人類被轉化成吸血鬼,更無法控制他們的思想,我希望妳能理解這一點。」

吉爾伯特先生的表情變得頗為嚴肅,以極其認真的口吻解釋道。儘管他知道這個問題的嚴重性,只可惜世上實在藏有太多吸血鬼,要阻止他們轉化人類根本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照你這麼說來,吸血鬼襲擊人類的事還會再次發生,是嗎?」但戴維娜卻感到有些氣憤,帶著指責的語氣質問道,「你們也是吸血鬼,難道就不能做點什麼嗎?難道看到人類因為吸血鬼無辜地死去,你們可以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嗎?」





「聽著戴維娜,我們從來就不希望人類因為吸血鬼而遭遇不測。」一直處於沉默狀態的傑瑞德倏然開口。他終於把目光投放到她身上,雖然臉上沒有任何表情,聲音卻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堅定,「無論妳相信與否,我們從來都是希望與人類和平共處的。」

「一點都沒錯。戴維娜,妳要相信不是我們不能做點什麼,而是我們不希望打草驚蛇。」吉爾伯特先生眼中流露出濃厚的憂色,耐心地解釋著,「一次的襲擊事件可能是偶然,但如果連續發生兩次,分明就是經過預謀的。然而,從一開始我就不認為萊特爾的死是單純的,所以在襲擊事件發生後,我一直在懷疑他的死,是和背後計劃襲擊人類的吸血鬼有關連。我只是擔心在血族當中,有人在暗地裡進行著某種計劃,而這個計劃是有可能為人類世界帶來危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查出萊特爾死的事,希望查出他們的計劃是什麼。」

戴維娜微微張開嘴,很努力想要答話,但思緒仍處於一片混亂。所以說,吸血鬼襲擊人類的動機並不簡單,是另有意圖的?而且他們還要殺害更多人類?而在夢境中,殺掉傑瑞德養父的吸血鬼也有可能跟這些事情有關?

眾神啊!這一切實在讓她感到太複雜了!

「我不能確定——」她皺起眉頭,眼中閃爍著迷茫的色彩,不甚確定地啟唇出聲,「我是說,不是我不想幫你們。而是那個夢境從來都是斷斷續續的,我沒有辦法確定什麼時候才會夢見完整的畫面。」

這時,戴維娜感覺到口袋裡傳來輕微的震動,於是連忙把手機掏出來,低頭一看,發現螢幕上顯示著「埃絲特」三個字,不禁心頭劇震。對了,自從她在樹林裡撞見傑瑞德後,就一直沒有跟埃絲特聯絡,難不成對方還在那裡等著她嗎?

「老天!」她伸手摀著額頭,微微驚呼一聲,略帶焦急地說道,「聽著,我現在就要回去。我需要回去找我朋友,她不知道我去了哪裡,我怕她會——」

「我倒不覺得需要擔心,傑瑞德早就幫妳搞定了。」雷克斯乾脆截斷她未盡的話,面露漫不經心的表情。





「什麼意思?」她有點摸不著頭腦,困惑地問道。

「我想,我需要跟妳說聲抱歉吧。我剛剛用妳的手機,給妳朋友發了個簡訊,讓她知道妳是在安全的情況下離開的。」傑瑞德的聲音依舊如往常般平靜,聽起來根本毫無歉意,「妳不需要害怕她會擔心妳的安全。」

「那埃絲特呢?她回到學校了嗎?」戴維娜順勢著急地追問。

「在剛剛那種情急的狀況下,原諒我沒有辦法顧及妳朋友。」傑瑞德聳聳肩,語氣依然不改。

「我看這樣吧。傑瑞德,妳和雷克斯就先送她回去好了。」吉爾伯特先生把目光轉移到傑瑞德身上,聲音溫和沉穩地說道,「畢竟從這裡回學校,也是需要一段時間的。」

傑瑞德先把目光掃向雷克斯,再快速瞥了一眼戴維娜,然後直接轉身離開客廳,往大門的方向前行,並以冷淡的語調丟出兩個字來。

「走吧。」





在離開期間,戴維娜才開始仔細地觀察著室內的環境以及各種家具擺設。客廳的空間相當寬敞和舒服,天花板上懸吊著古典的燭台式吊燈,地板上鋪著精緻的花紋地毯,中央位置擺放著兩張對擺的三人座沙發,包圍著一個白色的長方茶几,一部液晶電視機被放置在靠著側面牆壁而立的矮櫃上。整個格局佈置相對簡單,沒有夾雜太多華麗奢侈的東西,加上四面牆壁均選用淡綠色的花紋壁紙,反倒營造出清新淡雅的感覺。落地窗外有一個長方形的大陽台,站在那裡可以看見一大片天空和對面茂密的樹林,視野非常開闊。

走出連接客廳的拱門,她踏上一條長長的寬闊廊道,往左右張望一番,可見兩邊的牆壁分別掛著幾幅現代風格的油畫,不少古董擺設和工藝品被放置在實木的置物架上,歐式復古的壁燈一路延伸到玄關處,讓整個空間充斥著濃厚的文藝氣息。

戴維娜原本以為吸血鬼會喜歡住在比較陰森黑暗的地方,從來沒想過會是如此新穎舒適,不由在心中暗忖道:看來吸血鬼還蠻跟得上人類的科技潮流嘛。

當他們走出房屋的門口,經過前面一個小庭園時,戴維娜赫然瞪大眼睛,當場愣住。這裡看起來怎麼這麼熟悉?同樣是碧綠的青草地,開花灌木上種植著各式各樣的小花,小徑兩旁擺放著精緻的盆栽,四周被茂密的樹木包圍著——

這個庭園不就是在剛剛的夢境裡,她所站的那個地方嗎?為什麼會——

「有什麼問題嗎?」傑瑞德轉身看了她一眼,略顯疑惑地問道。

「沒……沒什麼。」戴維娜的思緒瞬間被拉回來,趕緊搖頭回答道。

「沒事的話就上車吧。太晚回去,我想妳朋友會擔心。」話落,傑瑞德便伸手拉開車門,毫不猶豫地坐上駕駛座的位置。而雷克斯則坐在他旁邊的副駕駛座上,動作十分自然,彷彿已經習慣坐上這個位置。





戴維娜使勁地甩了甩頭,想把各種奇怪的想法拋出腦海。她快步地跟上兩人,打開車門坐進車廂裡。待她繫上安全帶後,傑瑞德便發動引擎,雙手轉動方向盤,讓車子往公路前直奔而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