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車裡的三人基本上可以說是零交流,誰都沒有開口講過一句話。除了雷克斯實在受不了這種氣氛,偶爾會吹吹口哨,試圖舒緩車內壓抑的氣氛。

車子抵達聖帕斯大學,已經是傍晚六時多了。戴維娜早在十分鐘前接到埃絲特打來的電話,從她的話語裡已經猜到傑瑞德到底向她瞎掰了什麼理由。他大概是給埃絲特發簡訊說,剛剛樹林附近發生了命案,當警察經過的時候把她帶回警局協助調查——儘管她表現得多麼不願意。

幸好的是,埃絲特真的隨隨便便就聽信她的謊言,沒有再追問下去。要不然,她都不知道還要編織多少個謊言才可以掩蓋事情的真相。

下車後,雷克斯大大地伸了個懶腰,令旁邊的傑瑞德忍不住賞他一記無奈的白眼。

「哎,肚子真餓啊!該是時候去飯堂吃點東西了。」雷克斯用極其誇張的語氣說道,接著伸手拍拍傑瑞德的肩膀,朝他擠擠眼睛說道,「那送女生回宿舍這件事,就交給你這位紳士做好了。我會在飯堂等你。」





之後,雷克斯習慣性地把雙手交疊放在腦後,邁著輕鬆的步伐朝飯堂的方向前進。傑瑞德不禁輕嘆一口氣,心裡很清楚雷克斯根本就是故意的——

故意找藉口讓他跟戴維娜獨處。

「其實……」

戴維娜本來是想對他說,不必送她回去的,但還沒把話說出來,傑瑞德已經開口打斷她的話。

「走吧,我送妳回去。」





戴維娜只好把想說的話吞回肚子裡,輕輕點頭,轉身向前往宿舍的路徑走。而傑瑞德則靜靜地跟在她身後,一直保持沉默,沒有主動與她交談。聽著自己和他的腳步聲,戴維娜總覺得有一種很壓抑的感覺。吸血鬼——從來沒想過這三個字會出現在她世界裡,現在的她……應該要怎樣面對他?又或者說,是不是不去面對會比較好?

當快要走到宿舍的時候,戴維娜深深地吸了口氣,轉過身來面對傑瑞德。終於,她還是決定把思考很久的話說出來。

「傑瑞德,我答應會保守你們的秘密,我也會答應要是再夢到關於你養父的死,會主動告訴你們。但是……」戴維娜略微停頓一下,心裡還在猶豫掙扎,她不敢說一些會傷害他的話,畢竟她不是討厭他,只是知道自己繼續與吸血鬼來往,絕對會是一件很瘋狂的事,於是緩緩說下去,「我不想跟你們有任何關係。當然啦,我不是說討厭你們,就只是……我是人類,你們的事情我真的不想知道,也不想要去理會。我也不敢想像,要是其他人知道我跟——「你們」來往的話,他們會怎麼……怎樣去理解。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我懂的,妳是有權利不跟我們來往。而實際上,我也不希望妳繼續跟我們接觸,我們的世界……太危險了。」

說到這裡,傑瑞德臉龐隱約閃過一道陰影,眸中晃動著她看不懂的情緒。戴維娜覺得他埋藏著許多她不知道的秘密,而這些秘密……一定比她想像中還要更沉重。





「謝謝你能夠理解。」戴維娜輕輕地吁了口氣,嘗試改以較為輕鬆的口吻說道,「那之後我們在學校裡碰面的話,就只是假裝點點頭吧。」

不等他再回應什麼,她便旋身欲要離開,想不到他卻在這個時候開口叫住她。

「嘿,戴維娜!」

聽聞他的呼喚聲,她腳步頓時一滯,緩緩轉過頭來望向他。

他眼神裡隱藏著幾分明顯的擔憂,繼續說道:「只是想提醒妳一句,妳和妳的朋友都要注意安全。妳也知道,在這個小鎮裡,不僅僅只有我們幾個吸血鬼。」

戴維娜對他展開一抹感激的微笑,淡淡地回應:「我會的,謝謝。」

說完,她便轉頭,大步地朝宿舍大門走去。就這樣,沒有回過頭,也沒有停下腳步,戴維娜直接推門走進宿舍。她在心裡不斷地告訴自己,這樣做——

是對的。





⚜⚜⚜

走進飯堂,傑瑞德的視線在裡面掃視一周,很快便找到雷克斯的身影,於是徑直地走到他對面坐下來。他似乎是故意找了一個附近沒有人坐的位置,可能是認為比較方便他們談話吧。只見雷克斯正用飲管輕輕地啜飲著桌上的葡萄汁,擺出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樣子。

「你什麼時候對葡萄汁產生興趣的?」傑瑞德揚起眉毛,饒有興趣地問道。

「你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失落。」雷克斯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故意向他調侃道,接著無奈地聳聳肩,假裝猜測道,「讓我猜想一下吧。戴維娜應該跟你說,不想接觸我們的世界,只希望過著人類那種所謂的——平凡生活,對吧?」

「我不認為有什麼問題,她本來就不應該參與我們的世界。」傑瑞德的語氣透露著些微淡漠,彷彿表現得毫不在意一樣。

「那你現在打算怎麼樣?」雷克斯抬起眼皮望他一眼,故作隨意地問道,「想要離開這裡,回去了嗎?」

「我不能確定,畢竟人類受到襲擊的事,我們還沒有查到什麼線索。」傑瑞德的神情忽然變得認真起來,聲音也顯得有點沉重,「某程度上,戴維娜說得沒錯的。我們的確不應該再讓這些事繼續發生。」





「說就容易,我們現在只知道他們那邊有巫師的幫助,其他的連一點頭緒都沒有,能做些什麼啊?」雷克斯撇撇嘴,鬱悶地咕噥道。

傑瑞德斜睨他一眼後,沒有再理會他,只是靜靜地把玩著指上的戒指。他的腦袋裡彷彿在思考著什麼,卻沒有說出來,那雙深邃的藍眼睛裡,藏著讓人捉摸不透的情緒。

窗外的天色愈來愈暗,太陽已經悄然下山,輪到月亮探出頭來。外面的一切逐漸變得寧靜下來,只剩下黯淡的月光和幾顆稀疏的繁星陪伴著靜謐的黑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