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美好的週末終於來臨。早晨,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寢室,溫暖的光線灑落在戴維娜臉上,令她不由自主地睜開眼睛,迷迷糊糊地將視線投射到窗外,才恍然發現天色已經亮起來。

她抬手揉著惺忪的眼睛,慢慢從床上坐起身,並下意識地扭過頭,意外發現隔壁的床空無一人,上面的被單早已經收拾得整整齊齊。對喔,自己都快忘記今天是週末,埃絲特說過要跟傑森出去約會的。

戴維娜伸手撥弄著蓬鬆的長髮,然後把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拿起來。回想起來,她已經有好幾天沒有跟母親聯絡,趁著今天是週末,打給她、跟她聊聊天也好。

想到這裡,她迫不及待地點開通訊簿,眼睛快速地在一連串的名字裡掃來掃去,不一會兒便翻出母親的電話號碼,毫不猶豫地按下撥通鍵。聽著彼端傳來「嘟嘟」的語音,她心中不禁生起一絲期待,期盼著聽到屬於母親溫暖的嗓音。

每逢週末早上,某個電視頻道都會播出一個由著名大廚主持的烹飪節目,她母親可是這個節目的忠實粉絲,因此戴維娜知道她一定會有空接電話的。





「嘿,戴維娜?」果然如她所料,手機另一端馬上傳來羅莎琳親切的聲音,柔聲地詢問道,「今天可是週末,怎麼會那麼早打給我?」

「沒有啦,因為想妳。」戴維娜單手抱膝,把下巴抵在膝蓋上,用著輕鬆的語調問道,「媽,你又在看今天早上播出的烹飪節目嗎?」

「是啊,妳又不是不知道我一直很喜歡看那個主持人教授的菜式。」羅莎琳微帶笑意地回答道。下一秒,她像是想起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有些急不可待地向女兒分享,「對了,告訴妳一件好笑的事。妳的露西阿姨昨天晚上說,要親自過來下廚,結果她做的菜根本全都不能放進口裡,害得我們最後要叫外賣披薩作晚餐。」

「這樣看來,她的廚藝還是半點沒有進步。」戴維娜的嘴角忍不住向上揚起,半開玩笑地回應道。

「不可否認這是事實,不過我當然不會那麼直接跟她說啦。可妳知道嗎?居然連她自己都怕了昨晚炮製的地獄菜式,說之後來我們家的時候,還是由我來下廚比較好。」





「哎!聽妳這麼一說,我也突然好想吃妳煮的菜。」戴維娜有些納悶地抱怨道,「說實話,學校的飯菜真的不怎麼樣。」

話到此處,她眼裡不自覺流露出思念之色,語氣更是帶上幾分懷念的味道。雖然剛開始她是很渴望離開家,與朋友們展開有趣的大學生活,可經過昨天發生的一連串瘋狂事情,現在的她卻莫名想念母親,想念家裡的一切,很想回到她沒有發現「那些事情」的日子裡。

「那等妳放假回來住的時候,我給妳弄一頓大餐,妳覺得怎麼樣?」羅莎琳會意地一笑,語聲溫柔得如同春風般令人舒服。戴維娜向來都很喜歡聽到她的聲音,總會帶給她一種安撫的力量,讓腦中的煩惱暫時一掃而空。稍作停頓,羅莎琳故意打趣地向她追問道,「那妳過得怎麼樣?在學校裡,有認識到什麼好男生嗎?」

聽見母親的話,戴維娜整個人頓時一愣,某個名字突然在她的腦海裡一閃而過——

傑瑞德。





現在回想起來,在過去兩天裡,他們兩個就像是變成陌生人一樣,沒有開口跟對方說過半句話,也沒有像以前那樣,上課總是坐在一起……

下一秒,她趕緊晃晃腦袋,提醒自己不應該再想這些事情。

「哪有認識什麼男生啊?」她唇角扯起一抹僵硬的弧度,幽默地作出回應,「我總是跟埃絲特待在一起,我還擔心他們會誤以為我是喜歡女生。」

「所以我總是說,妳跟埃絲特是命中注定的好朋友。」羅莎琳被她的話逗得發出笑聲,心情瞬間變得歡樂起來,「難得今天是假期,就好好跟埃絲特他們出去玩樂吧。祝妳有愉快的一天。」

「嗯,妳也是。」

與母親通完電話,戴維娜慢慢把臉埋在雙膝之間,深深地吐一口氣。如果她可以把所有事情全都告訴給媽媽,那該有多好?

只可惜她不能——她不能把關於吸血鬼的事情告訴任何一個人。一方面是因為答應了傑瑞德,而另一方面是,就算她說出來,也不會有人相信這麼荒唐的事情。

接著,她用力地甩甩頭,想要把一切糟糕的想法全都拋在腦後,並在心裡不斷提醒自己——





妳不是屬於他們的世界,所以不要再想了,關於他們的事通通都不要再想了。

⚜⚜⚜

週末的學校相對比較冷清,大家不是出去小鎮廣場玩樂,就是去了參加一些聯誼活動。不過這一點都不奇怪,難得等到放假的日子,誰又會願意逗留在無聊的學校裡?

戴維娜推門踏進飯堂,直接走到收銀台前點了一份早餐。正當她左右張望著,想找個位置坐下來的時候,她看到了雷克斯——身穿簡單的白色T恤和黑色緊身褲的他,正低頭玩著手機,臉上依舊掛著慵懶的表情。

讓她感到奇怪的是,傑瑞德並不在他旁邊。正確點來說,她沒有在飯堂裡看到傑瑞德的身影。難道因為今天是週末,所以他出去了嗎?可為什麼雷克斯又會在這裡?

下一秒,她猛然醒覺過來,完全無法理解要尋找傑瑞德的原因。他人是否在這裡,根本就跟她沒有任何關係。明明剛剛才答應自己不要再理會他們的事,她現在又是怎麼了?

於是,她的目光立刻從雷克斯身上移開,獨自走到無人的座位坐下來,動作十分小心安靜,似乎不希望讓對方發現她。而事實上,雷克斯早就注意到她。雖然他還在佯裝玩著手機,但不時會把視線投放在她身上,眼神有點意味深長。





戴維娜拿起盤子上的三明治吐司悶悶地啃著,臉上盡是無精打采的樣子。埃絲特和傑森去了約會,那她一整天可以在學校裡做些什麼呢?沒有好友陪在身邊,她又沒有興趣參加聯誼活動,現在已經知道她的夢境是跟吸血鬼有關的,也不用刻意再去調查什麼。這樣的話,她還有什麼有意義的事情是可以做的呢?

正當她左思右想之際,放在桌上的手機突然嗡嗡的震動起來。當她瞥見螢幕上顯示的名字,嘴角微微露出幾分笑意,先前的苦悶全都一掃而空。她把手機拿起來,隨意滑動接聽鍵,把聽筒放到耳邊。

「怎麼了?現在的妳不是應該像熱戀中的女孩一樣,在享受一場甜蜜的約會嗎?怎麼會有多餘的時間理會我啊?」她故作漫不經心地問道。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有一個好消息要告訴妳。妳知道嗎?在網絡上紅爆的格子樂團今晚會到廣場某間酒吧裡進行演出,妳要過來看嗎?」手機彼端馬上傳來埃絲特那把激動又興奮的聲音,還夾雜著街道上各種的嘈雜聲。

「好像向來是妳沉醉於他們的音樂,並不是我。」戴維娜輕輕咬了一口手上的吐司,有些無奈地說道。

「拜託!今天可是週末,難道妳真的要整天待在學校裡嗎?」埃絲特的語氣中微微透出抱怨的味道,接著連珠炮似的說出一連串話來,「之前妳不是說我因為傑森而拋下妳嗎?現在證明我不是一個重色輕友的朋友,妳卻反而來拒絕我?」

「好啦,好啦,開玩笑的。」戴維娜忍不住抿嘴一笑,為了避免再被她嘮叨,於是乾脆答應道,「那我晚點就過來找你們。」

「好極了,就這樣說定囉。」埃絲特顯然對這個答覆感到相當滿意,並帶著俏皮的語氣對她說道,「那我們晚上等妳來,記得要準時喔。」





戴維娜把手機放回桌上,用手托著腦袋,輕輕地吐了口氣。其實她根本就沒心情去看什麼表演,但又不想待在學校裡胡思亂想,或許到外面走走逛逛會是個最佳的選擇吧。

然而,她並不知道雷克斯已經把她們的對話全都聽進耳裡,只見他唇角挑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彷彿腦子裡產生了一個有趣的想法。於是,他從座椅上站起來,在手機上飛快地按下某個電話號碼,然後將話筒放在耳邊,大步朝飯堂門口走出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