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迪林街——位於布克頓鎮的中心地帶,是一條經常出現街頭表演,又開著各式各樣酒吧的街道。每到夜晚,這裡總會特別多人聚集,大家都會約朋友出來喝酒聊天,放鬆辛勞一整天的心情。

其中一間命名為「K-win Pub」的酒吧特別搶眼,它的招牌用火紅色的霓虹燈製成,很容易吸引大眾的眼球。雖然酒吧的裝潢比較單調,沒有特別花巧的裝飾擺設,空間卻寬敞舒適,一般的娛樂設施也十分齊全,例如有桌球檯丶飛鏢場等等,提供各類型的消閒活動。

此時此刻,這裡的氣氛比起其他酒吧更為熱鬧。主要的原因是,網絡的人氣搖滾樂隊——格子樂團今晚會到這裡進行表演,吸引了大批粉絲前來捧場。他們早已經坐在最靠近舞台的座位上,滿懷著期待的心情,默默等候演出的開始。

接近傍晚六點半,戴維娜依照埃絲特傳送到手機的地址,來到酒吧門口與她和傑森會合。三人推門踏進酒吧後,特意挑選了吧檯旁邊的一張圓桌前坐下,並向附近身穿白色制服的酒保點了半打啤酒。

「既然妳們兩個現在都在這裡,我想給妳們看一樣東西。」





言畢,傑森迫不急待地從褲袋裡掏出手機,手指在螢幕上不停遊走。接著,他把手機放到桌面上,將螢幕送到她們面前。兩位女生立刻湊上前一看,只見顯示在上面,是幾篇來自其他小鎮的動物襲擊新聞報道。

「噢,你還在為校報社撰稿的事,而在搜集資料嗎?」發現傑森仍在追查這類型的新聞,戴維娜顯得有些心虛,於是假裝隨意開口問他。

「沒辦法,下星期就是交稿的日子,我一定要把握時間。」傑森聳聳肩,有些無奈地回答道。他語氣聽起來不像在抱怨要做這件事,反而是抱怨時間太少,「言歸正傳,妳們覺得這幾篇新聞報導,跟我們最近看到的動物襲擊報導有什麼分別嗎?」

「沒什麼特別啊,不都是野獸襲擊人類的新聞嗎?」埃絲特滑動著手機螢幕,連續閱讀幾篇新聞報導,覺得內容平平無奇。

「這正正是問題所在,小埃。」傑森的視線輪流掃視戴維娜和埃絲特,神情變得頗為嚴肅正經,並鄭重其事地解釋道,「在其他小鎮發現的同類型死亡案件都被視為動物襲擊,但根本沒有任何一篇報導提及到是哪種野獸,他們警方和鎮長的處理手法跟我們幾乎是一模一樣,這不是很奇怪嗎?難道沒有人覺得這些死亡案件很可疑的嗎?





最令我百思不解的是,涉案死者的死因主要是因為失血過多,連日來我不斷在網絡上搜尋,甚至到圖書館翻找相關的書籍,根本沒有資料顯示,有任何一種野獸是以吸食血液為生,他們又怎麼能確定是野獸造成這種死亡現象?我認為這些所謂的當權者,肯定是在故意隱瞞著什麼。」

而事實上,利用虛假故事掩飾真相的,是另有其人——

戴維娜在心中暗暗補充道,可惜她不能讓傑森知道這個瘋狂的真相。而為免自己會洩露出任何破綻,她只能讓這個話題盡快結束。

「這樣看來,你也調查得挺深入的。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已經是一位記者。」戴維娜一邊佯裝開玩笑地調侃道,一邊將剛剛酒保送來的啤酒緩緩倒進玻璃杯中,然後拿起來連續喝了好幾口。

「真是抱歉,我是不是對妳們造成困擾了?每次只要看到這些充滿疑點的新聞報導,我就會不由自主想了解更多,希望能夠拆解背後的真相,可能因為這樣,而造成一種太沉迷的現象吧。」傑森用食指摸摸鼻子,略顯尷尬地露出笑意。雖然他現在還沒真正當上記者,日常卻已經開始出現這種職業病,讓他更認為自己是屬於記者這份職業。





「我倒覺得這是好事啊。倘若傑森將來真的要當上記者,不是很應該要保持這種探求真相的精神嗎?」埃絲特的眼神中綻放出欣賞的色彩,對於男友的理想絕對是給予百分百的支持。

「話說回來,傑瑞德是不在學校嗎?我以為妳會叫他一起過來的。」傑森拿起盤子裡的爆米花放進嘴裡,濃郁的焦糖香味肆意在他味蕾上綻放開來,「上次他還主動來跟我聊天,感覺他可以加入我們,成為四人組合。」

「就是啊,怎麼我發現妳最近跟傑瑞德都沒有任何來往?」埃絲特迅速將焦點轉移到戴維娜身上,皺起好看的眉頭,奇怪問道。

「他最近挺忙的啦,而且我很少會主動找他的。」提到傑瑞德,戴維娜的表情明顯有些不自然,之後更有意無意地岔開話題,「別說他了。要跟我分享你們今天的約會旅程嗎?」

看見她嘴角勉強擠出笑容,埃絲特和傑森快速交換了一個眼色,心裡清楚知道她和傑瑞德肯定是鬧翻了,於是識相不再在她面前提起這個名字。

數分鐘過後,酒吧大門再次被打開來。只見走進來的是兩位少年的身影——傑瑞德與雷克斯。

雷克斯輕鬆地吹了聲口哨,眼中明顯閃爍著興奮的光芒。酒吧對於他來說,並不會感到陌生,而且還是一個他很喜歡來的地方。

而傑瑞德的心情卻是截然相反,皺眉擺著一副不悅的表情。說實話,他一向不喜歡人多熱鬧的地方,聽到裡面傳來各種嘈雜的聲音,不禁讓他生起煩厭的情緒。





「這就是你說要來酒吧的原因?」傑瑞德雙手插著褲袋,隨意地斜睨了旁邊的雷克斯一眼,沒好氣地繼續問道,「只是為了要看女生?」

他的話說得一點都沒錯。此刻的雷克斯正目不轉睛地注視著一位人類女生,對方有著一把如瀑布般傾潟而下的金紅色秀髮,身穿性感的黑色洋裝短裙,精緻的臉蛋化上淡淡的妝容。他眼眸微微瞇起,緊鎖住她的身影,一副想要走過去搭訕的樣子——當然前提是,如果傑瑞德不在旁邊的話。

「當然不是啊。」雷克斯咧嘴而笑,露出整排潔白的牙齒,伸手一把搭上他的肩膀,隨便向他瞎掰了一個理由,「我可是為了你好,你不知道嗎?偶爾喝喝酒是可以幫助我們壓抑對血液的慾望。」

「你再這樣下去,我看卡瑞莎又要來向我抱怨的了。」傑瑞德沒有看著他,只是用淡淡的聲線說道,言語中似乎別有深意。

「她?為什麼?」雷克斯皺起眉頭,不解地問道。

傑瑞德只是聳聳肩,沒有打算回答他的問題。不過有時候他真的懷疑,雷克斯到底是真的不理解,還是只是假裝出來而已?

「話說回來,你們提到的那個演出會在幾點開始啊?」





……

通過異常敏銳的聽力,一道清晰的女生聲音迅速鑽進他的耳際。傑瑞德一下子就認出是屬於誰的,馬上把眼睛掃向聲音來源的方向。果然,他一眼就看見戴維娜坐在十二點鐘的方向,眼神倏地微微收緊,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雷克斯,我想你已經忘記了「我們」的聽力和視力是有多麼的好。」

說完,他便轉過身,徑自朝著門口的方向離去。本來雷克斯還不理解他話裡的意思,可當他同樣聽到戴維娜說話的聲音時,便意識到自己的目的被發現了,心裡不禁咒罵自己一句。

「喂,你要去哪裡?」雷克斯迅速跟上他的步伐,抓住他的胳膊問道。

「回學校。」傑瑞德簡潔俐落地回應,臉上不帶絲毫表情。

「既然都已經來了,幹嘛不坐下來……」

「雷克斯,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她只是個人類,不可能跟我們成為朋友的。而且她已經表明得很清楚,我們不應該再打擾她的生活。」傑瑞德轉過頭看著他,聲線裡莫名帶著一絲怒意。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生氣,只是知道——





她不會想看到他們。

「我們現在哪算打擾她啊?我有說要過去跟她打個招呼之類嗎?」雷克斯依然擺出不正經的樣子,更饒富意味地向他問道,「還是你想這樣做?」

「我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傑瑞德的語氣中分明蘊含著警告的意味,表情冷峻得如同堅固的寒冰,「要繼續待在這裡的話,你自己一個就好了。」

他冷冷地甩開雷克斯的手,頭也不回地轉身推門離開。

看著他走出酒吧的背影,雷克斯把雙手放進上衣的口袋裡,喃喃嘆息道:「哎!你愈是這副樣子,不就代表愈心虛嗎?」

他不禁轉過頭,目光有意無意地瞟向戴維娜,最後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離開酒吧,傑瑞德獨自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俊俏的臉龐依然掛著淡漠的表情。





而他並不知道,就在街道某個隱秘的角落,有一雙靈動的眼睛持續盯著他的身影,眼神裡隱隱泛起一種微妙的情感。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傑瑞德。」那人的嘴唇緩緩開啟,聲音聽起來輕飄飄的,又帶點惋惜的味道,「很可惜,你大概不會知道我有多麼想念你。這樣的話,應該要給你送上一份老朋友的見面禮嗎?」

言畢,她垂下眼簾,看著手上一串小小的銀色鈴鐺,輕輕地晃動了一下,鈴鐺旋即發出「鈴鈴」的清脆聲響。接著,她唇畔勾起一抹深不可測的笑容,腦袋裡彷彿在盤算著什麼似的。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