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樂團的表演結束,已經來到晚上八點。傑森獨自先到停車場取車,打算駛到酒吧門口接載兩位女生。

今晚的夜色非常暗沉,月亮和星光都被雲層完全遮蓋,只有昏暗的街燈照射在酒吧附近的停車場上。與外面喧鬧的街道相比起來,停車場的氣氛安靜得有些不尋常。雖然有不少車輛停泊在此,四周卻是空無一人,傑森幾乎能清晰地聽見自己腳步傳來「啪嗒、啪嗒」的聲響。

一陣冷風忽地迎面吹來,令他不由得打了個哆嗦,馬上抓緊身上的外套,把自己裹得緊緊的。這個停車場的氣氛怎麼那麼奇怪?空氣冷冰冰的,感覺真是詭異。

想到這裡,他心中油然升起一份不安,立刻加快步伐,朝著埃絲特那輛銀色汽車快步走去。打開車門,他繞過車頭坐進駕駛座上,把車鑰匙插進點火器裡,然後用力轉動,將引擎啟動起來。

正當他雙手操控方向盤,準備把車駛離停車場時,一位少女的身影毫無預兆地出現在前方,嚇得他趕緊踩煞車停下來,車輪與地面的摩擦聲響尖銳又刺耳地響起。





傑森的身體猛地向前一傾,大口地喘息著。待穩住心神後,他連忙壓下按鈕解開安全帶,想也不想便推門下車,踏著大步走向那位少女。

「嘿!小姐,妳沒事吧?」他一臉慌張地望著她,緊張的聲音裡帶著些微關心,「妳站在這裡做什麼?這樣很危險的。」

這位女生的年紀看起來與他相差無幾,頂多只有二十歲左右,擁有精緻的五官和線條分明的輪廓,明亮的黑色瞳孔閃耀著動人的光芒,長及腰部的金蜜色波浪捲髮如絲綢般順滑,配搭身上的碎花洋裝裙和棕色短靴,渾身洋溢著成熟高雅的氣質。

「嚇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小帥哥。」她對他展露出優雅的笑顏,嘴裡輕聲地吐出幾句話來,「只是該怎麼辦?我現在肚子有點餓,而你又剛好在這裡出現……」

「小姐,妳還好吧?」傑森面露困惑的神情,有些迷茫地問道,「妳到底在說些什麼?」





她不語,只是垂下眼睫,低頭輕笑。

「小姐?」

再次聽到他的呼喚,她終於把頭抬起來。可當他重新看見她的樣貌,徒然被嚇得面容失色,身體無法抑制地顫抖起來——她雙瞳被染成可怕的血紅色,臉部浮現出一條條暴突的黑紋,兩顆森白的獠牙自唇間暴露而出,原本漂亮無暇的臉蛋霎時變得猙獰恐怖。

傑森驚恐地睜大雙眼,害怕得退後幾個步履,後背緊緊地抵靠在車頭上。他伸出食指,指向她那雙渴望著血液的紅眼,聲音抖得非常厲害,無法說出完整的句子來。

「老天,妳……妳的眼睛為什麼紅……色……」





彷彿意識到危險隨時降臨,他急忙轉身,拔腿狂奔。沒想到少女輕盈的身形轉眼間晃動到他眼前,一下子擋住他逃離的路線。

傑森還沒來得及發出呼救聲,她已經張開嘴巴,兩顆鋒利的獠牙對準他脖頸用力刺下去,輕易便把他的血管刺破,讓溫熱的鮮血洶湧而出。當感覺到少女正大口地啜飲著自己的血液,他眼睛頓時瞪得老大,試圖伸手猛力推開她。可惜他並不知道吸血鬼的力量有多麼強大,即使用盡渾身的力氣掙扎,都只是徒勞無功。

由於體內的血液被瘋狂地吸噬著,傑森覺得全身劇痛難耐,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他發現身體開始軟弱無力,神智模糊不清,強行撐起的眼皮在漸漸下垂……

「真是抱歉,小帥哥。只是……」少女緩緩把獠牙從他脖子拔出,只見鮮紅的血液已經把她下巴給弄髒,但她絲毫沒有介意,只是低低地笑出聲來,以一種惋惜的語調說道,「你要知道,流淌在你血管裡鮮甜的血液一直在吸引著我,我實在沒有辦法忍住。」

她的目光狡猾地一閃,伸手掐住傑森的後頸,將他腦袋狠狠磕在車蓋上,繼而把他的屍體隨意扔到一旁。少女用舌頭舔了舔唇上的血液,滿足的笑容毫不掩飾地攀上她唇角。

她旋身,不急不忙地朝著一輛停泊在附近的紅色轎車走近。打開車門,她彎身快速地坐進駕駛座上,拿起紙巾隨意地擦拭著下巴上的鮮血,然後插入鑰匙發動引擎,俐落地旋轉方向盤揚長而去。

她單手握著方向盤,另一隻手拿起被放在旁邊的手機,手指飛快地在螢幕上輕敲著,隨後從通訊錄中找出傑瑞德的號碼,毫不猶豫地按下簡訊欄的發送鍵。

等到簡訊發送成功,她立刻把手機給關機,重新放回副駕駛座上。





「有時候遊戲就是需要這樣才好玩的。」她把視線轉移到前方的路面上,雙眸微微瞇起,輕聲喃喃道,「你說對嗎?傑瑞德……」

話落,她唇畔噙起狡黠的笑意,右腳更用力地踩下油門,讓車子以疾風般的速度向前飛馳。

⚜️⚜️⚜️

離開繁華喧鬧的街道,傑瑞德在寧靜的小街上找了一張木製長椅坐下來。就在他感到百無聊賴之際,手機的信息提示音冷不防地響起。他馬上把手機從褲袋裡掏出,看見螢幕上顯示著一條簡訊的提示消息。

他不假思索地解鎖,正要點擊查閱內容時,手機又恰時震動起來——

是雷克斯打來的電話。

他立刻滑動接聽鍵,將手機放到耳邊,漫不經心地問道:「怎麼?還有事嗎?」





「不是說要回學校嗎?」手機彼端傳來雷克斯慣有的玩味語調,「可我怎麼看見你一個人孤寂地坐在街頭上啊?」

聞言,傑瑞德即時利用聽覺搜索他的聲音,雙眼隨即掃向三點鐘的方向——雷克斯正斜靠在不遠處的燈柱上,故意地朝他揚手挑眉,展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那你呢?不是說要待在酒吧裡的嗎?」說完,他直接按下掛線鍵,把手機放下來。

「雖然我是很希望這樣做,而且有一點你必須要知道的,酒吧可是一個能讓我快速結交不同女生的地方。」趁著沒有人經過的時候,雷克斯藉著快速移動的能力,瞬間閃現到傑瑞德面前。接著他聳聳肩,神情輕鬆地笑道,「不過當然啦,有時候還是兄弟比較重要。」

傑瑞德從椅子上站起身,不帶任何語氣說道:「既然玩夠就回去吧。我有點累了。」

雷克斯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他總覺得傑瑞德最大的缺點就是過於正經,一點都不懂得開玩笑。

正當傑瑞德想把手機塞回褲袋,瞥見紅色提示燈仍然狂閃著,才恍然想起剛剛收到一條簡訊。他皺眉,略微猶豫了一下,但最後還是點擊查看键。

當看到簡訊的內容,他雙瞳猛地收縮起來,手指更是緊緊地捏著手機。





「你在看什麼啊?」察覺到他臉色變得異常緊繃,於是雷克斯把頭湊上前,目光落在他的手機顯示幕上,「露出一副被嚇到的樣——」

還沒把話說完,他眼睛已經微微瞪大,倏然收起臉上不正經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肅然的表情——

「酒吧附近的停車場現在充滿著鮮血的味道,你……要過來嗎?」

「是誰發給你的?」他斂起眉頭,謹慎地問道。

「不知道。」傑瑞德面露凝重的神色,帶以一種確信的口吻說道,「可我相信,停車場那邊一定是有事發生了。」

眼看他收起手機,轉身要往停車場的方向奔去,雷克斯急忙叫住他。

「喂,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幫我聯絡吉爾伯特先生吧。」他稍微停頓腳步,轉回頭對他說道,「要是那邊真的發生什麼意外,或許需要他幫忙編作故事的。畢竟不會有人相信,在小鎮鬧區出現野獸襲擊人類這麼荒唐的事。」

接著,傑瑞德沒有分毫猶豫,繼續往停車場的方向前進,一種不祥的預感隱約在他心頭湧現。若然真的有吸血鬼肆意在停車場上殺害人類,那會是一件很糟糕的事。

在奔跑的同時,他再次把手機拿出來,嘗試撥打給剛剛發簡訊過來的號碼。果不出他所料——對方早已經關機,根本沒有辦法打得通,讓傑瑞德忍不住低低地咒罵一聲。

吸血鬼。

發簡訊過來的一定是吸血鬼,只是……到底會是誰?為什麼會知道他的手機號碼?又為什麼要故意這樣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