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艾迪林街仍然處於一片熱鬧的氣氛,四周充斥著歡笑聲和喧鬧聲。唯獨站在「K-win Pub」門口的兩位女生卻露出略顯納悶的表情,尤其是埃絲特,她雙眼一直在馬路上掃來掃去,心底莫名湧起一股怪怪的感覺。停車場距離這裡頂多只有三分鐘的路程,但現在十分鐘都已經過去,怎麼還沒有看到傑森開著車子回來?

「怎麼樣?還是沒有聯絡到傑森嗎?」見她持續撥打著傑森的手機,但似乎一直沒有接通,於是戴維娜忍不住開口詢問。

「嗯。真是奇怪,他明明說先去取車,卻一直沒有看見他回來,電話又沒有人接聽。」埃絲特將手機從耳邊拿下來,困惑地皺眉說道。

正當戴維娜準備要答話,一陣輕微的震動聲突兀響起,令尚未出口的話被硬生生截斷。她下意識地將手機從口袋裡翻出來,看見傑瑞德的名字呈現在螢幕上,心臟不禁漏跳一拍。

他一向不會主動聯絡她的,更何況是在她拒絕與他們來往之後,那……會是因為什麼事而突然打來找她呢?





想到這裡,縱使內心依然有些猶豫,但她還是決定接聽他的來電。無論原因是什麼,直覺告訴她,他找她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埃絲特,妳等我一下。我先去接個電話。」

言畢,她背對著埃絲特,稍微走遠幾步才把手指滑動至接聽鍵,將聽筒靠放到耳邊。

「嘿!」她小心翼翼地啟唇出聲,也許因為現在跟他的關係變得有些僵硬,所以語氣顯得不太自然,「找我有事嗎?還是因為……」

「埃絲特在妳旁邊吧?」





「欸?」聽見他突然問起埃絲特來,她心裡不由生起古怪的感覺,但還是照實回答道,「是啊。怎麼了?」

「聽著,有件事我需要妳冷靜下來聽我說。」從傑瑞德的語聲中,能隱約聽出幾分沉重。他默默思索了半晌,然後再補充一句,「是關於妳朋友傑森的。」

不知道為什麼,從他口中聽見傑森這兩個字,戴維娜沒由來地感到些許不安。莫非是傑森出什麼事了嗎?

「傑森他……」戴維娜用鼻子深深吸一口氣,帶著微微顫抖的嗓音追問,「他怎麼了?」

「他——」才剛說出一個字,傑瑞德突然把話停下來,像是陷入一陣糾結當中,最後用生硬的語氣把剩餘兩個字從嘴裡擠出來,「死了。」





死了——

這兩個駭人的字眼令戴維娜感到如雷轟頂,眼睛猛地瞪得滾圓,一抹難以置信的震驚攀上她臉龐。接著,她快速用眼角的餘光斜瞄埃絲特一眼,避免引起好友的注意,盡量壓低自己的聲量,語氣卻是前所未有的焦急和慌亂。

「你在開什麼玩笑?剛剛傑森才說要去取車,無端端的又怎麼會——」

「妳很清楚我不是在開玩笑的,有些事我不方便在電話裡跟妳說清楚。總之……妳們最好先過來停車場一趟。」傑瑞德的聲調和語氣一如往常的正經,彷彿在極力證明絕對不是一場玩笑。略微停頓半晌,他以較為陰沉的語調繼續說道,「我想,救護車應該很快會到。」

他還沒掛線,戴維娜已經率先把手機從耳邊放下來。她覺得整個腦袋都在嗡嗡作響,思緒霎時變得極度混亂,暫時無法正常思考。

恰好這個時候,她隱約聽見埃絲特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戴維娜——」

見她沒有反應,於是埃絲特伸手輕拍她的肩膀,沒想到她卻嚇得連忙縮起來。





對於她表現出受驚的反應,埃絲特顯然有些愕然,關心地問道:「妳沒事吧?嚇成這副樣子。」

「沒……沒事。」

戴維娜的表情顯得有些僵硬,語聲中充斥著無法掩飾的慌張,但埃絲特沒有特別在意,因為她此刻最擔心的是傑森的情況。

「不如我們去停車場找傑森吧?我看他這麼久沒有回來,不知道會不會是發生什麼事了,或許他需要我們的幫忙。」

隨著埃絲特的話音落下,她突然回想起傑瑞德剛剛在電話裡提到的話——

「我想妳們最好先過來停車場一趟……我想,救護車應該很快會到了。」

她張開嘴巴想要說話,但聲音全都卡在喉嚨裡,連半個字都講不出口,最後只是發出「嗯」一聲來回應對方。





從酒吧前往停車場的路上,戴維娜懸起的心始終無法安定下來。儘管她不願意相信傑瑞德的話,卻又很清楚他不是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的人。然而她真的搞不懂,傑森無緣無故又怎麼會……死掉呢?還是只是他們搞錯而已?

頃刻間,一陣刺耳的鳴笛聲從前方不遠處傳來,驀然打斷戴維娜紛亂的思緒。她抬頭望去,發現眼前有一道刺眼的紅色警示燈不停在閃爍著——

是救護車。

下一秒,救護車的後車門快速被打開,幾名穿著白色制服的救護人員匆匆拖著擔架床走出來,朝著停車場的方向急速趕去。

看見救護車突然停靠在路邊,不少路人都懷著好奇心上前圍觀,只見數名警員手疾眼快地在停車場附近圍上黃色警戒帶封鎖現場,阻止任何新聞記者和市民往案發現場走近。

「噢,怎麼會有救護車停在這裡?難道是裡面發生什麼事嗎?」埃絲特兩條眉毛緊緊皺在一起,略感奇怪地問道。

戴維娜陡然停住步履,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淺綠的眼眸中閃爍著驚惶的神色。她不認為自己有勇氣繼續前進,親眼面對那個疑似事實的真相。無可奈何的是,埃絲特已經繼續邁步向前,像是決定要過去看個究竟,她也只能咬牙,趕緊跟上對方的步伐。

她不能讓埃絲特獨自承受傑森的狀況。





她很清楚傑森對她的重要性,這件事鐵定會讓她崩潰的......

當兩人越來越接近停車場時,卻被前面密集的人群給堵住,無法繼續前進,迫不得已停留在原地。

一股冰冷的恐懼猶如利刃般瘋狂刺著戴維娜的胸口,她用力地吞嚥著喉嚨,像是自我安撫般的低喃道:「老天在上,一定不可能的,傑森一定不會……」

「嗯?妳是在說什麼嗎?我剛剛有聽到妳提起傑森。」埃絲特側過頭望向她,眼中浮現出一絲疑惑。

「我……傑森他……」

面對著她猜疑的眼神,戴維娜一時答不出話來。她始終說不出口,她沒有辦法將傑森遇到的意外告訴她,連自己都接受不到如此荒寥的事,她又怎麼能冷靜地面對?

「就是這個是男生嗎?」





「長得這麼年輕,真是可憐。」

就在這個時候,救護人員已經迅速抬著傷者從停車場走出來,使得周圍的民眾開始討論紛紛,有的臉上更是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剛剛聽到戴維娜提起傑森,現在又聽到前面傳來一陣陣嘆息聲,埃絲特再也無法光是站在原地等。她就像是猜到什麼一般,不由自主地挪開雙腿,想要從人群中擠到前面去。

她要進去裡面,她要去找傑森。

抱著如此堅定的決心,她總算左擠右塞地鑽到圍觀的人群前,然而整個人卻立馬僵住,錯愕溢滿在臉上,充滿不敢置信的神色。她喉嚨像是被什麼哽住似的,完全發不出半點聲響。

是傑森——

她清楚看見躺在擔架床上的人是傑森。他臉色慘白得宛如一張白紙,雙目緊閉著,額頭和脖子上都有著深深的傷口,可見傷口處仍流淌著鮮紅色的血液。

「我的老天!」埃絲特震驚地瞪大雙眸,以手掩住嘴巴,高聲呼喊道,「傑森——」

她趕緊提起步伐,不顧一切地衝進警戒帶的範圍內,雙手緊緊抓住擔架床的邊緣。旁邊的救護人員頓時怔愣一下,稍微放緩前進的動作。

「傑森,這是怎麼一回事?你清醒一點,快點睜開眼睛!」

埃絲特抓住他的雙肩,使勁地搖晃著,歇斯底里地哭喊道。但他不但沒有把眼睛張開,更沒有開口回應她的話,整個人好像失去生命氣息一樣,只是安靜地躺在擔架床上。

她急得眼眶都發紅,滾燙的淚水在裡面打轉,雙手顫抖得非常厲害。她感到很害怕,不知道傑森到底遭遇到什麼事情,好端端的他怎麼會傷成這個樣子?

旁邊的救護人員不敢再耽誤工作,連忙著急詢問道:「抱歉,小姐。請問你是死者的……」

「死……死者嗎?」埃絲特驀地停下手上的動作,僵硬地抬起頭來,聲音發抖地問道。

「我們很遺憾,只是……他完全失去呼吸,連心跳都停頓了。」該名救護人員對著她搖頭,口吻帶著惋惜的味道,「我們證實他已經死亡。」

「不,不會的——」埃絲特不願相信地使勁搖晃著腦袋,情緒開始變得激動起來,急切地朝他們喊道,「我是他的女朋友,拜託你們讓我跟上救護車。求求你們,快點送他去醫院。一定會有方法救活他的,醫生一定會找到方法的——」

說著說著,她的聲音驟變沙啞,眼淚再也控制不住地掉下來,最後哭得泣不成聲。

看見她這副悲慟欲絕的模樣,在場的救護人員也於心不忍,互相點頭,像是同意讓她跟上救護車。於是,在他們合力把傑森抬上救護車後,埃絲特便立刻走到車上,二話不說地坐在傑森旁邊,緊緊地握住他冰涼的手,一臉痛心地看著他。

「埃絲特——」

站在救護車外面的戴維娜弱弱地呼叫出聲,邁開步伐想要跟上去,希望能跟埃絲特一同前往醫院。

但其中一名救護人員及時展開手臂攔住她,一臉正色地對她說道:「不好意思,我們只能讓一個人跟上來。」

說完,他趕快走上救護車,然後伸手把兩扇後車門給關上。戴維娜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看著救護車直徑地向前駛離,眼睜睜看著埃絲特和傑森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微涼的夜風在空中輕輕拂過,讓她忽然覺得很冷,不僅僅是身體感到冰冷,就連心靈都變得空虛寒涼,沒有半分溫度。

「戴維娜!」一道熟悉的磁性嗓音冷不防地從她身後傳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