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有人在呼喊自己的名字,戴維娜僵硬地轉過身去,發現映入眼簾是傑瑞德深沉凝重的臉孔。他正站在警戒帶前看著她,眼睛裡晃動著一種她讀不懂的情緒。

就在兩人視線交會的瞬間,她的眼淚再也止不住地奪眶而出。傑瑞德見狀,表情驀然僵住,大概沒有想過她會毫無顧忌地在他面前哭出來。只見她抬手把淚水給擦掉,然後彎身走出警戒帶,踏著急速的步伐朝他走近。

一眾圍觀的人群已經被疏散,只剩下警察仍逗留在現場進行搜證和調查。

「你知道什麼的,對吧?告訴我,傑森的事——你一定是知道什麼的,對不對?」不等傑瑞德開口說話,戴維娜已經急不可耐地詢問道,嗓子因為哭泣而變得有些沙啞。

直覺發出訊息,讓她覺得傑森的事一定不是屬於單純的意外,她需要知道真相。而她清楚知道,傑瑞德是唯一能夠解答她疑問的人。





「這裡不太方便我們說話,先上車再說吧。」傑瑞德謹慎地瞄著數名站在不遠處的警員,壓低聲音對她提醒道。

雖然車內的溫度沒有外面那麼冷,戴維娜卻不由自主地拉緊身上的外套。不知道為什麼,她渾身都覺得很冰冷,彷彿四周的空氣凝結成一層薄霜,讓她產生一種快要窒息的感覺。

沉默了一段時間,傑瑞德終於緩啟嘴唇,沉重地說出一句話來:「我懷疑……傑森是被吸血鬼所殺的。」

說完,他旋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先前收到的簡訊,然後把手機遞給戴維娜。當看完簡訊的內容,她不敢置信地瞪大雙瞳,眼底明顯劃過一抹驚愕。傑森是被吸血鬼殺的?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有吸血鬼明目張膽地在小鎮的鬧區殺人?

「倘若這是事實,那這個吸血鬼會是誰?」她側過臉,頗為緊張地追問道。





「我不知道,當我撥打給這個號碼的時候,對方已經關機。」傑瑞德懊惱地搖頭,接著凝起神色,以略帶肯定的語氣繼續說道,「不過顯然對方是有意這樣做的。」

「等一下。」戴維娜像是想起什麼一般,聲音不自覺地急切起來,「你說傑森是被吸血鬼所殺的。可我明明記得上次在樹林的時候,你不是用你的血把那個女人救回來嗎?那你為什麼不——」

傑瑞德毫不猶豫地截斷她尚未說完的話,神情變得極為嚴肅:「戴維娜,妳要知道的是,當我趕到停車場的時候,他已經死了。如果硬要把吸血鬼的血液灌輸到他身上,他到最後也只會變成吸血鬼。我相信這樣的結果也不會是妳想要的。」

戴維娜緊咬著下唇,一股酸楚如同潮水般洶湧而上,快要淹沒她的呼吸。這麼說來,是連唯一的方法都不能把傑森救回來嗎?

最後,她不願意再看著他,將視線轉投到車窗外,努力地深呼吸,強忍著想放肆大哭的衝動。理智告訴她,就算現在哭也不能改變傑森的情況。





傑瑞德側過臉,一言不發地凝望著她。從第一天遇見戴維娜開始,她向來都是一個滿臉笑容的女生,現在看到她這麼傷心欲絕,讓他心裡感到一股莫名的難受。可他不懂安慰人,也不懂說一些安慰性的話語,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平復她的情緒。想到這裡,傑瑞德將頭仰起來,靠在椅背上,無奈地輕嘆口氣。

突然間,一陣輕微的震動感從戴維娜手心傳來。她垂下眼眸,發現握在手裡的手機螢幕發出亮光,清楚看見上面顯示著「佩恩先生」這個名字——是埃絲特的爸爸。於是她不帶猶豫地滑動接聽鍵,將聽筒靠放到耳邊。

「喂!伯父?請問埃絲特怎麼樣了?」戴維娜劈頭便詢問好友的狀況,聲音聽起來焦急難耐,後來聽聞對方的話,神情轉瞬黯然起來,「是嗎?她……要回家裡住一陣子嗎?沒問題,放心吧,我明天會跟學校那邊交待一聲的。」

切斷通訊,她無力地放下手機,雙眸變得毫無光彩。看來醫院那邊已經正式宣布傑森的死訊,那埃絲特該怎麼辦?失去傑森,失去了一個對她這麼重要的人,她要怎麼承受這種傷痛?

「她家的地址在哪裡?」傑瑞德沉靜的嗓音喚回她的注意力,見她面露迷茫的神色,於是不自然地補充道,「我是指埃絲特。」

原來他知道她想去找埃絲特.....

她愣怔地看著他,微微張嘴,最後只是生硬地說出兩個字:「謝謝。」

「真搞不懂,明明不想讓妳牽涉進來,可為什麼發生在妳身邊的事卻總是跟吸血鬼有關?」





隨著這句話語落下,他便發動引擎,雙手扭動方向盤,讓車子平穩地往前行駛,向著戴維娜報出的地址緩緩前進。

一路上,戴維娜心不在焉地看著車窗外的風景,腦海裡不停回想著傑瑞德剛才說的話。其實他說得一點都沒錯,夢境的事與吸血鬼有關已經讓她覺得很困擾,所以才會說不想跟吸血鬼再扯上任何關係,不想跟傑瑞德他們有任何接觸。可現在呢?傑森卻是因為吸血鬼而死去,這點還真是有夠諷刺。

而旁邊的傑瑞德只是專心地開著車子,偶爾會有意無意地瞄她一眼,但兩人僅保持沉默的狀態,沒有交談半句。大概傑森的事,讓他們的心情都特別沉重,沒有任何言語能表達兩人此刻的感受。

三十分鐘後,車子終於順利抵達埃絲特的家門前。

「要我在這裡等妳嗎?」推門下車後,傑瑞德將雙手插進褲袋裡,對著從另一端下車的戴維娜問道。

「不用了,我想今晚大概都會待在埃絲特家裡。發生這種事,我也不想讓她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戴維娜搖頭拒絕,嘴角勉強扯開僵硬的弧度,語帶感激地說道,「謝謝你載我到這裡來,你就先回去吧。」

言畢,她便旋身,踩著沉重的腳步走上埃絲特房屋的門廊,並抬手按下門鈴。約莫等待十秒,原本緊閉的大門被緩緩打開來,映入眼簾是一位身穿棕色外套,黑色長褲的中年男人。他臉色看起來有些憔悴,眼神帶著濃厚的疲憊和憂傷。





「伯父,你好。」戴維娜禮貌地朝他微微躹躬,臉上全是難以掩藏的憂色。

「進來吧。」

他輕啟嘴唇,用乾澀的嗓音說道,然後微微側身,讓她跨越門檻走進屋裡,並將門從身後關上。

「埃絲特就在房間裡,從醫院回來後,她就一直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吃不喝的,只是坐在床上發呆,也沒有哭過,更沒有說過半句話。」埃絲特爸爸露出一副擔心的面容。想起女兒那副傷心到麻木的模樣,他不由深深嘆息一聲,緊鎖著眉頭說道,「戴維娜,拜託妳幫伯父勸勸她吧。」

「嗯。」

戴維娜雖然口上答應了,事實上對於如何安慰埃絲特完全毫無頭緒。傑森的死訊對她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大的打擊,要她別傷心、別難過又怎麼可能?

踏上樓梯的每一步,她都覺得雙腿像灌鉛般舉步艱難,尤其知道傑森的死跟吸血鬼有關,心情更是越發不安起來。即使面對埃絲特,卻不能把所有真相全盤托出,這種感覺真是他媽的糟糕。

順利抵達二樓,她發現埃絲特的房門半開著,並沒有完全關上。於是,她曲起指節輕輕敲門,沒有等對方回應便直接推門而進。





埃絲特雙手抱緊膝蓋坐在床上,金色秀髮顯得有些凌亂,身上依然穿著剛才的衣服,上面染著星星點點的血跡。她此刻正呆滯地望著前方某一點,目光像失去聚焦般空洞無神,佈滿淚痕的臉龐不見一絲情緒。

看著她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戴維娜感覺到胸口在隱隱作痛,心臟像是被無形的大掌狠狠揪住一般。

「埃絲特......」她小心翼翼地走到對方身旁坐下來,輕輕呼喚著她的名字。

埃絲特沒有絲毫反應,也沒有回望她一眼,彷彿當她如空氣般透明,並不是真實存在。

「埃絲特,傑森的事......沒有人希望發生的,妳別太難過了。」戴維娜試圖安撫她悲傷的情緒,眼眸裡溢滿濃重的擔憂。

埃絲特依然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可當聽到傑森的名字,戴維娜顯然察覺到她的身體在微微發抖,像是感到很害怕似的。

「埃絲特,拜託妳別這樣好嗎?妳可以抱著我大哭一場,也可以選擇說說話。不僅僅是我,妳爸爸也很擔心妳,妳知道嗎?」她抬手輕撫著埃絲特的後背,心痛地安慰道。





「戴維娜......」埃絲特艱澀地張開嘴唇,聲線沙啞且顫抖地呼喊著她的名字,淚水在眼眶裡不停打轉,「妳說過......就算我媽媽不常陪在我身邊,我還有妳、爸爸和傑......傑森,可是現在傑森死了,他......他死了。為什麼他會死的......」

說到這裡,她開始哽咽起來,眼淚像斷線的珠子般潸然而下,看得戴維娜一陣心酸,馬上輕擁著她的肩膀,柔聲哄道:「哭出來吧,哭出來會舒服一點的。」

埃絲特毫不猶豫地撲進她懷裡,雙手緊緊抓住她的衣領,嚎啕痛哭道:「到底怎麼會這樣?怎麼……突然會這樣的?傑森他……他……」

她再也無法繼續說下去,情緒陷入崩潰失控,纖細的雙肩隨著抽泣而不停抖動。戴維娜心疼地咬緊下唇,用手輕輕拍著她的後背。她知道現在沒有任何言語能安慰埃絲特悲痛的心情,能做的只是給予她無聲的關懷。

相信戴維娜不會知道,其實傑瑞德仍站在房子外面,一直沒有離開。他背靠車身,抬頭看著那扇亮著燈的窗戶。通過吸血鬼敏銳的聽力,他自然將兩位女孩全程的對話一字不漏地收進耳裡。尤其聽到埃絲特放聲大哭,他臉色更是漸漸黯淡下來。

傑森……

不久前,這位人類男孩才跟他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以及對於報導事情真相的看法,沒想到他還沒等到機會實現自己的理想,就已經……

真是他媽的該死!

即使他是吸血鬼,擁有比人類更強大的力量,卻始於沒有辦法阻止人類不斷被同族殺害。看來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接近戴維娜,吸血鬼只會給人類帶來無盡的傷害,這個道理他是十分清楚的,難道不是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