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如此沉重的心情回到宅邸,傑瑞德一直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雙手交疊擱在膝蓋上,露出沉思的神色。他就這樣靜默地坐著快將近一個小時,沒有開口說過半句話。

雷克斯和卡瑞莎默默站在一旁,快速地互換一個擔憂的眼神。雖然傑瑞德向來不是特別愛說話,可莫名陷入這種讓人窒息的沉默,確實很不像平常冷靜處事的他。

「傑瑞德,你……沒事吧?」卡瑞莎小心翼翼地邁開雙腿走近他,試探性地問道。

他只是搖頭,沒有抬眼看她,更沒有出聲回應。

「其實那個男生的事你也不用過於自責,你也不希望這件事發生,我們……也沒有辦法來得及阻止。」雷克斯實在難以忍受這種壓抑的氛圍,忍不住出言安慰。





「如其說自責,倒不如說是擔心。」傑瑞德總算開口對他們吐露出心聲,聲音聽起來既疲倦又無力,猶如他此時此刻的心情,「本來接近戴維娜,只是想盡快查出萊特爾先生的死因,沒想過會令她朋友遭遇不測,我只是怕下一個受到傷害的……會是她。」

雷克斯微啟嘴唇,本來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見他臉龐蒙上一層陰沉的晦暗,還是決定不說為妙,把話全都咽回喉嚨裡。

「對了,吉爾伯特先生還沒回來嗎?」傑瑞德抬頭看著卡瑞莎,略顯疑惑地問道。

「還沒。」她把雙手交疊放在胸前,輕輕搖頭,神情略顯認真起來,「今晚的事,警方那邊似乎懷疑不像是單純的撞車意外,所以他想穩定那邊的情況,打消他們這種念頭。」

就在卡瑞莎的話音剛落,一部被放置在白色茶几上的手機忽然發出輕微的震動。傑瑞德將它拿起來一看,發現螢幕上顯示著一連串陌生的電話號碼。他輕蹙眉頭,猶豫片刻才謹慎地按下接聽鍵。





「誰?」

他沒有預期得到回應,只是聽見彼端傳來一陣優美悅耳的鋼琴聲,節奏時快時慢,旋律輕柔,同時又帶著淡淡的憂傷——

是貝多芬的《獻給愛麗絲》。

聽著耳熟的鋼琴旋律,傑瑞德的腦海裡自然而然地浮現出一幕片段,那是一段遙遠卻清晰的記憶。在一台黑色的三角鋼琴前坐著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子,她纖細的手指在黑白琴鍵上輕輕躍動著,清澈柔美的琴聲從她指縫間流出,而她當時彈奏的歌曲正正是《獻給愛麗絲》。

回憶起這幕畫面,他胸腔驀然閃過一個不安的想法,雙眼頓時瞪得滾圓。不可能的,彈琴的人該不會是——





伴隨著最後一個音符緩緩落下,一道如銀鈴般清脆的女聲迅速傳進他耳際,語聲充滿著淺淺的笑意:「還記得這首曲子嗎?那可是我最喜歡的。」

「尤妮絲?」

傑瑞德眼底掠過一抹驚愕,下意識地呼喊出這個久違的名字。果然是她。曾經的尤妮絲最喜歡彈鋼琴,他記得以前常常會聽到她彈奏這首曲子。

「嗯哼,你沒有把我給忘記,看來我在你心目中還是佔據著一個很重要的位置。」尤妮絲的聲音愉悅到提高幾個音階,語氣裡分明帶著濃厚的得意,「喜歡今天的見面禮嗎?那位人類男孩的血液可真鮮甜啊。」

她的話令傑瑞德感到震撼至極,臉色霎時難看到極點:「這麼說來,殺他的難道是……」

「就像你想的那樣,本來我還在考慮今晚要挑誰下手,沒想到給我在停車場上遇到那傻小子,讓我享用了一頓美味的晚餐。」尤妮絲輕佻的言語蘊含著毫無掩飾的輕蔑,「你不會是覺得很驚訝吧?吸血鬼喝人血不是很正常的事嗎?該不會你到現在還是靠著動物血來維持生命吧?」

「妳到底想怎麼樣?」傑瑞德沒有被她挑釁性的話語給影響,恢復一貫的冷靜,直接問道,「妳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你來這個小鎮又是為了什麼?」

「也沒什麼。」她用漫不經心的口吻回應他,「只是塞貝斯覺得布克頓鎮會是個很好玩的地方,打算在鎮上待上一段時間。看來我們之後,會有很多見面的機會。」





「妳居然和塞貝斯混在一起?」傑瑞德微微瞇起眼睛,聲音裡沒有透出分毫情緒。

「起碼跟他站在同一陣線上,我可以做到很多想做的事,難道不是嗎?」尤妮絲的語氣裡全然是理直氣壯,根本不認為是一件錯誤的事。

「傷害無辜的人類來換取妳的快樂,就是妳想做的事?」傑瑞德冷言反問。他簡直覺得尤妮絲很不可理喻,對於她現在做的事情完全無法理解,明明他曾經認識的她……並不是這樣的。

「傑瑞德,哪有吸血鬼不傷害人類的?想想看,曾經的你不也是這樣嗎?」尤妮絲企圖喚起他過往墮入黑暗的回憶,並刻意把音調拉高起來,「曾經的你,不也是為了人血而瘋狂得喪失理智嗎?」

傑瑞德的身體猛然一震,彷彿沒想過她會提起這件事,提起……他曾經殺戮人類的事實。

「塞貝斯總是說,很想用一種特別的方式跟你見面。我想你們應該會有很多話要說吧?」尤妮絲低低地輕笑出聲,語調略帶幾分誘惑的味道,「我可是一直都很想念你,傑瑞德。真期待我們見面的日子。」

瞬息間,手機另一端傳來的僅剩「嘟嘟」的機械語音。毫無疑問,對方已經掛線。傑瑞德緩緩放下手機,整張表情變得冷硬緊繃,全身散發著一種莫名的冷洌氣息,令屋內的氣氛剎那間嚴肅凝重起來。





「我的上帝,沒想到居然是尤妮絲。」卡瑞莎的聲音聽起來頗為驚訝。這不奇怪,畢竟以前的尤妮絲是絕對不可能隨意殺人。

「更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會跟塞貝斯站在同一個陣營。」

雷克斯有意無意地把視線投射到傑瑞德身上,但後者沒有回望他一眼,也沒有參與到他們的對話當中。不過很明顯,他們兩個已經將他跟尤妮絲的對話內容聽得一清二楚。

傑瑞德不發一語地從沙發上站起來,轉身往樓梯的方向前進。雷克斯和卡瑞莎互相對視一眼,眸中同時劃過些許迷茫。

「傑瑞德,你是要去哪裡?」卡瑞莎疑惑地問道。

「我很累,現在只想休息。」他沒有停下步履,只是簡潔地出聲回應。

她看著他安靜地沿著樓梯往上走,直至背影消失在轉角處,才把視線收回來,面容佈滿無法掩飾的擔憂。

「今晚的事讓他不知道以後該怎麼面對戴維娜,怎麼面對她朋友被殺的事。而現在又知道事情是尤妮絲的所作所為,我想他的頭都快痛到爆炸。」雷克斯長長地嘆息一聲,將兩手插進上衣口袋裡,看著卡瑞莎說道,「就隨他吧。現在他最需要的,是獨自思考的空間。」





「你覺得,尤妮絲是因為知道戴維娜認識我們,才會向她身邊的人動手嗎?」卡瑞莎皺眉回望他問道,盤踞在她心頭上的不安久久無法消散。

「我想,傑瑞德也在擔心這個問題吧。」

說完,雷克斯將目光轉移到窗外,眼神若有所思。外面的夜色暗沉,月亮躲藏在薄薄的雲層中,令天空沒有半分光彩,只有一片漆黑。在這種孤寂的時分,每個人的心情都複雜至極,看來將會是一個很難熬的夜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