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時分,和煦的陽光從天空灑落下來,為大地覆上一層金色的耀眼光芒。在一片湛藍無際的天空中,幾片如棉花似的雲朵在輕輕飄浮著,看來是個風和日麗的美好天氣。

透過車窗望著外面美麗的天空,戴維娜卻無法感到開心起來。現在只要想起昨晚發生的事,她心裡就會很難過。本來是希望能跟朋友擁有共同的美好大學生活,想不到來到學校還不夠一個月,杰森卻死了。她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吸血鬼要殺杰森,難不成也是跟她的夢境有關嗎?

她真的不知道,現在的她根本什麼都想不透——

「小姐,已經到了。」突然間,一道粗厚的嗓音將她從思緒中拉回來。

「噢。」戴維娜茫然地四處張望著,才發現原來已經抵達學校。她馬上從口袋裡翻出三十塊錢遞給前面的司機,有禮地說道,「謝謝,不用找了。」





之後她便推門下車,將手上的紅色手提包斜掛到肩上。本來埃絲特的父親提議開車載她回來學校的,但她始終不放心讓埃絲特獨自待在家裡,所以拒絕了他,自己乘坐計程車回來。

在前往教學樓的途中,兩位打扮簡約清爽的女生迎面走來,與戴維娜擦身而過。看著她們愉快地聊著天,開懷大笑的樣子,讓她不由自主地回想起開學當天,與埃絲特一同走進校園的情形。只是此刻,她的心情已經不像當時那麼快樂、那麼安心。想到這裡,她重重地嘆了口氣,緊接著加快腳步,向著通往教學樓的路徑繼續前進。

帶著疲憊的心情走進教室,戴維娜隨意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下來,周圍的同學都在有說有笑地閒聊著,只有她擺著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頃刻間,她腦海裡彷彿想起什麼一般,立刻抬起頭來,眼睛左右來回張望著。奇怪的是,她沒有在教室裡找到杰瑞德的身影。起初,她以為他只是沒有心情來上課,所以沒有特別在意。

然而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杰瑞德和雷克斯始終沒有在學校裡出現過。她當然有嘗試聯絡他們,但手機持續沒有人接聽。她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突然一聲不吭地消失,只知道內心感到空虛寂寞,明明發生了一場令人難過的意外,卻沒有一個人……可以陪在她身邊。

晚上,她獨自待在寢室裡,雙手抱膝坐在床上,眼睛一直盯著放在旁邊的手機。她在心裡猶豫了很久很久,最後還是決定要打給杰瑞德。她覺得,即使只是在手機裡給他留言也好,也希望告訴他真心話。





「嘿!杰瑞德,是我啊,戴維娜。我知道……我曾經說過,不想跟你們有任何關係之類的話,只是在杰森的事情發生後,我每天都覺得很不安,心裡總會有一種莫名的擔心和恐懼。」戴維娜把堆積在心底的話全都傾訴而出,最後重重地吐出一口氣,緩緩補上一句,「就……回個電話給我,好嗎?」

就這樣,一個星期靜悄悄地過去。戴維娜依然沒有看到杰瑞德和雷克斯的身影,他們兩個彷彿徹底消失一般,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消息,更沒有人看過他們在學校裡出現。但她沒有放棄,每天依然會給杰瑞德留言,每天都等待著他的來電,期待著他會打一通電話過來。

當然,那只是她希望而已。

另一方面,埃絲特也重新回到學校裡上課,可她不再像平常那樣,會主動與戴維娜說話,只是偶爾才會開口回應一兩句。她也不像以前那樣開朗愛笑,反而變得有些沉默寡言,有時候只是在強顏歡笑。戴維娜身為她的朋友,除了陪伴她之外,也不知道可以為她做些什麼。或許現在,只有時間才可以沖淡一切,讓所有悲傷都隨著時間慢慢消失。

在某天深夜,原本正睡得香甜的戴維娜驀然緊緊蹙起雙眉,面容因痛苦而變得有些扭曲。她知道那個夢境又來纏繞她,而這次是從上次斷掉的畫面開始。





那個男人從萊特爾身上拿出一顆鑽石後,一直沉默地蹲在地上,雙眼似乎在牢牢地注視著那顆鑽石。直至聽見身後傳來一陣輕細的腳步聲,他才站起身來,但沒有轉過身,所以戴維娜仍然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弗羅拉,這就是你口中所說的那顆鑽石嗎?」他的聲音沙啞難聽,如同破損的金屬在互相摩擦,令人聽著很不舒服。

男人沒有得到對方的回應,只是聽見身後的腳步聲離他越來越近。終於,出現在眼前是一位膚色黝黑的女人——她頭上的黑色短髮是自然的爆炸小卷,一雙深棕色的瞳孔正散發著幽深的光澤。只見她一路走到男人身旁停下來,接過他手中的鑽石,並帶著一種審視的目光看著它。

片刻後,她的視線才轉移到他身上,微微點頭,語氣幽幽地開口道:「嗯,是它不會有錯。」

說完,她安靜地蹲下身,以食指指尖隨意沾上萊特爾的血液,用著他的血在地上畫了一個圓圈,然後在裡面畫上一個五角星圖案,最後在每個角內畫上不同的希臘符號。

完成後,她輕輕把鑽石放在五角星的中央,慢慢站起身,從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在掌心上狠狠劃下一刀,色澤鮮豔得如紅寶石般的血液隨即洶湧而出。她緩緩閉上雙眼,嘴裡喃喃地重複著幾句深奧難懂的咒語。

伴隨著咒語聲響起,血液往下一滴一滴地滴在鑽石之上。神奇的是,它居然像融化般慢慢滲入到鑽石之中,繼而消失不見。

不一會兒,她將眼睛睜開來,聲調平穩地說道:「完成了。現在不會有人再追蹤到這顆鑽石的下落,你可以放心。」





就在女人話音落下的瞬間,戴維娜猛地睜開眼睛,慌亂地從床上坐起身來,用力地吞嚥著口水,腦海裡不停回想著剛剛夢到的畫面。弗羅拉?她是誰?女巫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跟她說話的男人又是誰?在夢裡出現的鑽石又到底是什麼東西來的?

想到這些問題,她兩道眉毛皺得越來越緊,心底剎那間浮現出一連串疑問。雖然現在愈來愈接近夢境的秘密,可她始終搞不清楚當中牽涉的人物,以及當時發生的事情。

如果現在能夠找到杰瑞德的話,那該有多好?

各種煩心的事一直困擾著戴維娜,無論做任何事都無法讓她提起勁來。即便她想要思考,腦中的思緒卻混亂無比,根本什麼都想不到。

經過一番梳洗,戴維娜在收拾著待會上課要用的東西。她習慣性地點亮手機屏幕來查看,但上面依然沒有顯示任何來電通知,心裡難免升起一絲失落。她默默地嘆了口氣,把手機重新放回口袋裡,然後離開寢室。

走出宿舍樓,她緩緩朝著教學樓的方向前進。沒想到會在中途看見一抹熟悉窕的身影,穿著深藍色上衣,配搭淺色牛仔褲的卡瑞莎正站立在前方的路徑上。當後者察覺到她的時候,對她露出淺淺的笑容,轉身慢慢朝她走去。

「卡……卡瑞莎?」戴維娜的眼中微露驚訝之色,下意識地呼喊道。





「會耽誤到妳上課嗎?」卡瑞莎來到她面前停下來,嘴角泛起溫柔的微笑,對她說道,「我們找個地方聊一聊吧。」

接著,兩人來到旁邊一條寧靜的小徑並肩緩步而行。走著走著,卡瑞莎在一棵茂密盛開的大樹下收住腳步,並轉過身來面向戴維娜。由於現在這裡沒有人經過,她認為是個比較適合她們談話的時機。

「妳——是特地來找我的嗎?」戴維娜抬頭看著卡瑞莎,不確定地問道。

「難不成我是來這裡參觀校園嗎?」卡瑞莎無奈地暼她一眼,撇撇嘴反問道。

「那……杰瑞德和雷克斯呢?」戴維娜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她一邊謹慎地觀察著卡瑞莎臉上的表情,一邊繼續追問下去,「他們整個星期都沒有在學校裡出現,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那絕對不是她的錯覺,卡瑞莎唇角那抹弧度漸漸斂起。她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陷入一陣短暫的沉默中。老實說,戴維娜真的很討厭這種突如其來的寂靜氛圍,會讓她生起一種莫名的不安。

「他們或許不會再來了。」卡瑞莎把視線飄向未知的遠方,意味不明地說出一句話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