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為什麼?」戴維娜先是感到愕然,待反應過來後,便急切地補充道,「我的意思是,不會是因為我之前說過不想跟他們有任何關係而……」

「不關妳的事,真的。」卡瑞莎對著她搖頭,一字一句緩慢清晰地解釋道,「是因為我們怕如果再接觸妳,將會帶來更大的危險。」

「那是什麼意思?」戴維娜不解地皺眉,連忙追問。

「本來我是沒有打算說出來的,不過既然妳有興趣想知道,告訴妳也無妨。」卡瑞莎無所謂般聳聳肩,然後轉身面向粗壯的大樹,聲線平穩地繼續開口道,「七十多年前,我們本來有一個朋友叫塞貝斯,可他在一次意外中,被人類發現了吸血鬼的身份。他們把他抓起來,關進一個密封的地牢裡,迫他供出其他吸血鬼的所在位置,想要一併把我們也給收拾掉。」

戴維娜安靜地聆聽著卡瑞莎訴說的故事,沒有發出半點聲音打擾她。





「塞貝斯不肯說,他們就想盡所有殘酷的方法,用大量馬鞭草和木樁來折磨他,甚至脫走他的日光戒指,利用太陽來燒傷他。雖然塞貝斯最後成功逃脫,但經過那次意外,他卻變得十分痛恨人類,渴望隨意吸血和殺人,因為他認為就算他不殺人類,人類也自然會傷害他。由於他跟我們的想法出現了分歧,最後選擇離開我們。」

戴維娜的面容浮現出些許疑惑,並以慎重的語氣探問道:「妳會告訴我這件事,不會就是他殺死傑森的吧?」

「不,不是他。而是一位叫尤妮絲的女生,她曾經和傑瑞德的關係很親密的,他一直都把她當做妹妹看待,只是有一點跟塞貝斯相似,都很痛恨人類。她父母都是人類來的,只有她一個被轉化成吸血鬼,可到頭來她父母卻是被人類所殺。她恨人類的殘忍,恨他們的自私,而就因為她恨,導致現在的她根本不在乎人類的死活。」話到此處,卡瑞莎不禁喟然嘆息,轉回身來面對她。

「可傑森是無辜的,他從來沒有做過任何傷害人的事,她這樣殺死他,難道妳不覺得有問題嗎?」戴維娜的聲量不自覺地提高起來,情緒顯得頗為激動,「這是一條人命來的。」

「這就是問題所在,戴維娜。我們就是怕他們知道妳跟我們接觸,才會刻意傷害妳身邊的人,打算利用妳來威脅我們。傑瑞德認為,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妳朋友或許就不會……」卡瑞莎沒有繼續說下去,因為她知道人類都不喜歡聽到「死」這個字眼,於是選擇把話題轉移開來,「他不想妳因為我們而受到危險,因此認為不應該再跟妳有任何接觸。更何況,我們都希望能夠盡快找出尤妮絲和塞貝斯的所在位置,在他們傷害更多人類之前。」





「這麼說來,難道之前那些動物襲擊的事……」

「暫時無法查證是不是他們做的,我們也希望能找到他們問個清楚。」

「那……或許我可以嘗試幫助你們,我的意思是說,任何事情都可以。再怎麼說,我已經知道你們的事,而我夢境的事又是跟你們有關,現在的我又怎麼能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更何況傑森也是因為……」

說到這裡,戴维娜突然停頓下來,微微垂下眼簾,緊咬著嘴唇。這麼說也是,傑森就是因為吸血鬼而死的,她並不了解吸血鬼,不了解他們的世界。雖然她知道卡瑞莎他們是不會傷害人類,可就像她剛剛說的,他們身邊有些吸血鬼可是會殺人。而她只是一個人類,身為人類又怎麼能跟吸血鬼對抗?

「戴維娜,妳不懂我們的世界。在吸血鬼的角度來看,人類就是獵物。簡單點來說,人類與吸血鬼接觸通常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卡瑞莎搖著頭繼續解釋,並將眸光投向戴維娜,眼裡晃動著她看不懂的情緒,「妳不屬於我們的世界,也不應該接觸我們的世界,這是為妳好。」





「可是……」

戴維娜很想找理由反駁,但實際上根本沒有任何具說服力的理由,因為她心裡很清楚卡瑞莎說的是實話。人類怎麼能跟吸血鬼相處?怎麼能夠清楚理解他們世界的事?

最後她選擇暫時撇開這些想法。因為此刻,她必須要先把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告訴卡瑞莎。

「卡瑞莎。」戴維娜抬起眼眸看著她,表情正色地說道,「因為我一直找不到傑瑞德,所以有件事需要拜託妳轉達給他們。」

「是關於妳夢境的?」卡瑞莎微微皺眉,進一步問道。

「嗯。」

與戴維娜分開後,卡瑞莎快步朝著一輛銀色私家車走近,利用遙控鑰匙將車門打開,並迅速坐進駕駛座上。關上車門,她馬上掏出手機,毫不猶豫地撥打給她父親。

「喂,爸,你認識一位叫弗羅拉的巫師嗎?」待電話被接通,卡瑞莎急不可耐地率先發問,稍微停頓一下,她以慎重的語氣繼續說道,「或許萊特爾先生的事,跟這個巫師有關。」





⚜️⚜️⚜️

坐在教室裡的戴維娜伸手托著腦袋,眼神放空地望著窗外,卡瑞莎剛才的話一直盤旋在腦海中。她說萊特爾從來沒有向他們提過關於鑽石的事,那他身上那顆鑽石是怎麼得來的?為什麼弗羅拉和那個男人會需要得到這顆鑽石?

一陣沉穩規律的腳步聲陡然從教室門口傳來,將她從沉思中拉回來。抬頭一看,發現穿著黑色西裝的葛蘭教授踏著大步走進來,把厚得如字典般的書籍放在講桌上,雙眸飛快地環顧教室一周,彷彿在尋找某個人的身影。

「看來賽柏特先生今天還是沒有出現,對嗎?」葛蘭教授推了推鼻樑上的黑色粗框眼鏡,望著坐在教室裡的學生們問道。

一股沉寂頓時在空氣中瀰漫開來,大家只是面面相覷,沒有開口回答,看來根本沒有人看過傑瑞德的出現,更沒有人知道他到底身在何方。

「這樣嗎?已經連續第八天了。」葛蘭教授無聲地輕嘆口氣,嘴裡喃喃自語道。接著他轉身,拿起黑色墨水筆在白板上寫上文字,重拾平穩聲調開始授課,「好了,我們就在上一節還沒講完的課題開始……」

雖然戴維娜已經把桌上的書本打開,視線卻是看著旁邊空空的座位。以前傑瑞德走進來,都會很自然地坐在她旁邊,但現在……





他卻以後都不會再出現了。

下課後,戴維娜抱著厚重的課本走在喧囂嘈雜的走廊上,恰好碰見埃絲特正站在不遠處與兩位女生交談著。雖然不知道她們在聊些什麼,但難得看見她臉上露出久違的笑容,著實讓戴維娜打心底裡感到安慰。

當埃絲特瞥見好友的身影,便對著那兩位女生微笑道:「我朋友在那邊,下次再說吧。」

與她們揮手道別,她向戴維娜微微揚起嘴角,踏著大步朝她走去。

「妳心情看起來好像很不錯。」戴維娜迎上前去,笑著說道。

「妳又不是不知道,自從大家知道傑森的死訊,都會想盡辦法逗我開心。」埃絲特無奈地聳肩,嘴角帶著苦笑。

「這就足以證明,妳身邊是有很多人在關心妳。」戴維娜主動伸手挽住她的胳膊,希望藉此給予她些微溫暖。

「我知道,只是我還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夠整理情緒,繼續往前看。」埃絲特勉強地綻開一抹微笑,隨後眼睛往四周掃視一圈,略感奇怪地問道,「對了,我怎麼最近都沒有看到傑瑞德?」





「我......」當聽見傑瑞德這三個字,戴維娜的神色顯得黯淡下來,聲音聽起來隱隱有些沮喪,「我也不是很清楚。」

說不清楚當然是在撒謊,可她實在無法向埃絲特解釋關於他的事,無法解釋他不會再出現這一點。

況且現在只要提到傑瑞德,她很自然會想起早上與卡瑞莎的對話,想到以後再也不會看見他,胸腔莫名瀰漫著一股失落和悵然。或許她……

早就在心裡,把他放在朋友的位置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