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如同調色盤一般,由原本的湛藍轉變成紅澄,最後被黑夜完全籠罩覆蓋。伴隨而來的銀白月光和幾顆稀疏的星星時隱時現,躺在夜空中偷偷窺視著人間的活動。

由於下午沒有課堂,埃絲特早已經來到飯堂找了一個空位置坐下來。而在等待戴維娜到來的空檔時間,她拿著素描筆,專注地在畫冊上繪畫著各種類型的植物,細心地描繪出每根線條。埃絲特從小到大都特別喜歡繪畫,只有畫畫才能讓她靜下心來,把所有煩惱暫時拋於腦後。

「有考慮要成為第二位畢加索嗎?佩恩小姐。」

聽見這道熟悉的聲音響起,她不禁抿唇一笑。就算不抬起頭,她都絕對能認出聲音的主人是誰。此時,戴維娜已經伸手拉開她對面的椅子坐下,開始欣賞著她剛剛繪畫的「作品」。

「噢,很高興妳這麼看得起我,貝拉米小姐。」埃絲特被她的話逗得逸出歡快的笑聲,同時無意間瞥見牆壁上的時鐘,於是收起笑臉,疑惑地問道,「怎麼那麼晚啊?妳不是應該早在半個小時前就下課了嗎?」





正當戴維娜準備開口應答時,有人從身後輕拍她的肩膀,反射性地轉頭回望,發現眼前是一位留著齊劉海的短髮女生。

「抱歉打擾妳,請問妳是戴維娜嗎?」她很有禮貌地問道。

「我是,可妳是……」戴維娜有些困惑地看著她。她不認識眼前這位女生,可為什麼對方會知道她的名字?

「剛剛我從花園過來的時候,有位男生說是傑瑞德的朋友,要我跟妳說一聲,他會在那邊等妳,請妳過去會面。」她不慌不忙地道出前來找戴維娜的原因。

戴維娜登時一怔,男生?傑瑞德的朋友?是雷克斯嗎?可卡瑞莎今天早上才到過學校找她一趟,雷克斯又為什麼現在會過來?想到這裡,一股不好的預感頓時竄過她心頭,該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





「奇怪,為什麼是傑瑞德的朋友來找妳,而不是他出現啊?」埃絲特把視線投向戴維娜,眼中透出幾分迷惑。

「我過去看看,妳先點餐吧。」

說完,戴維娜迅速從座位上站起來,轉身往門口的方向離去,留下埃絲特一臉茫然地望著她漸漸消失的背影。

⚜️⚜️⚜️

晚上的艾迪林街依舊人潮湧湧,各式各樣的酒吧和夜店紛紛陷入熱鬧喧囂的氛圍。其中一間用狼爪圖案做成霓虹燈標誌的夜店正傳來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店內的光線極為昏暗,僅投射著紅綠交錯的炫光照亮環境,營造出一種迷幻神秘的氣氛。





在夜店裡,每位女生都打扮得嬌艷動人,臉蛋化著濃厚的妝容,有些更穿著性感的服裝,露出引人遐想的胸部線條以及白嫩的長腿。大部分男生都穿著潮流帥氣的衣服,一些把頭髮往上梳起來,一些則把劉海梳成中分式的。還有某些人的造型可以說是相當獨特,不是在皮膚上塗上夜光顏料,就是把頭髮染得像彩虹般七彩繽紛。

傑瑞德和雷克斯穿梭在來來往往的人群中,目光不斷左顧右盼。從他們嚴肅的神態來看,一點都不像是來這裡玩樂,反而像來——

找人。

「你真的確定,她今天會在這裡出現?」傑瑞德一邊掃視著擠擁的人群,一邊向雷克斯問道。

「拜託,我已經連續兩天在這裡看到她向一位小男生調情。難道你不覺得,她把他看待成獵物了嗎?」雷克斯環視著四周環境,似乎想從人群中尋找某個人的身影。

沿著前方的路一直往前走,他們不經不覺來到夜店最核心的位置——舞池。這裡聚集的人潮更多,大部份屬於年輕男女,他們有些在跟隨著音樂拍子擺動著腦袋,有些則在扭動腰臀,放肆地享受著這段不受約束的狂歡時分,彩色聚光燈照耀著每一張歡樂沉醉的臉孔。而此時,唱片騎師更是把令人著魔的音樂調得更為響亮,刺目的燈光像是配合音樂節奏閃個不停,把現場的氣氛推到最高峰。

「發現目標人物了。」

順著雷克斯的視線望去,傑瑞德終於在舞池中央發現一抹熟悉俏麗的身影。今晚的尤妮絲身穿性感惹火的衣著——紅色低胸背心,配搭黑色迷你短裙,毫無掩飾地展露出纖細雪白的美腿,惹來不少男士投以色瞇瞇的目光。





她此刻在跟一位打扮型格的年輕男子跳著親密的貼身舞,當轉過身來面向他時,她伸手攬住他的脖子,主動把嘴唇湊上去,與他纏綿地熱吻起來。後來尤妮絲離開他的嘴唇,將目標轉移到他的脖頸上,在親吻他皮膚的同時,兩顆尖銳的獠牙從她唇間暴露而出,然後緩緩刺進他的血管,滋味地啜飲著他的血液。

「咳咳!」看著這種令人熱烈沸騰的畫面,雷克斯尷尬地乾咳一聲,以一種別有意味的眼神瞥向傑瑞德,「現在的尤妮絲果然變得跟以前很不一樣。」

對於他的話,傑瑞德沒有太大反應。他邁開雙腿,筆直地朝著尤妮絲的方向前進,簡潔地拋下一句話給雷克斯:「做正經事吧。」

尤妮絲像是感應到他們的到來,嘴角微微往上揚起,把額頭抵在男子的額頭上,伸手輕輕撫摸著他臉頰,將冰涼的氣息吐在他唇上。

她直視著他雙眼,以曖昧的語調對他說道:「小帥哥,忘記剛剛發生的事,現在給我馬上離開。」

當接收到尤妮絲的指令,他的表情驟變呆滯,身體像是不聽使喚地轉身,一步步地遠離她的視線範圍。很快,他的身影便完全消失在人群中,再也不見蹤影。

「你們是想來找我喝酒嗎?為什麼不直接打給我?」尤妮絲把視線轉投在傑瑞德身上,抬起手指擦掉唇邊的血液,半笑著問道,「你不是有我的手機號碼嗎?傑瑞德。」





接著,尤妮絲穿過那些在瘋狂舞動的人群,順利離開舞池,朝著旁邊的黑色小圓桌走去。她直接拿起桌上的酒杯輕抿一口,轉身面對傑瑞德,含著笑意把酒杯遞到他面前。

「要來一杯嗎?」

「不要再給我繞圈子,尤妮絲。」傑瑞德冷硬的臉龐不帶任何表情,聲音明顯有些不耐煩,「直接進入正題吧。」

「好吧。」她無奈地聳聳肩,把酒杯放回桌面,背靠著圓桌邊緣,一臉漫不經心地問道,「所以,你現在是為了那個叫戴維娜的女孩來找我麻煩嗎?因為我把她的朋友當成晚餐?」

「不僅僅這件事吧,尤妮絲。」一直沉默不語的雷克斯終於啓唇出聲,口吻變得極其認真,「之前那幾樁吸血鬼襲擊人類的事,都是妳和塞貝斯做的吧?」

「啊,原來你們是說之前那些所謂的動物襲擊人類事件嗎?」尤妮絲抬起雙手至頭兩側,伸出中指和食指並彎曲兩下,刻意強調「動物襲擊人類」六個字,之後故意露出惋息的模樣,說道,「雖然我也有聽過那些新聞,可只能抱歉告訴你們,在那些事情發生的時候,我跟塞貝斯根本不在布克頓鎮。不過我想,這大概不是你們期待得到的答案吧?」

「真的不是你們做的?」

「你要是鐵定了心不相信我,又為什麼要來跑來這裡問我?」尤妮絲微微向前傾身,順勢將臉龐湊近傑瑞德,並伸出食指挑逗他的下巴,「現在輪到我告訴你一件趣事,傑瑞德。塞貝斯好像對那個叫戴維娜的人類女生挺感興趣的,所以現在不應該是你來找我麻煩的時候。」





傑瑞德閒言,表情略顯驚詫,隨即抬手用力抓緊尤妮絲的雙肩,聲音裡蘊藏著莫名的緊張:「他現在在哪裡?塞貝斯現在在哪裡?」

儘管尤妮絲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到,卻依然假裝鎮定地對視著他那雙染上慌亂的藍眸,挑眉反問:「你不是應該很清楚那位人類女孩在哪裡的嗎?」

聖帕斯大學——

這五個字很自然地從傑瑞德腦海裡閃過。他一言不發地鬆開尤妮絲的肩膀,嘴唇抿成嚴峻的直線,心底只浮現出一個念頭——

他絕不能讓塞貝斯傷害她。

「等等,傑瑞德。你該不會是想……」

不等雷克斯把話說完,傑瑞德已經閃身,徹底消失在他和尤妮絲的視線內,速度快得如同閃電一般。雷克斯見狀,只能無奈地嘆一口氣,看來他這個決定是堅定到無人可以動搖。





尤妮絲依然緊盯著傑瑞德消失的方向,久久沒有將視線收回來。她不明白,她不明白「戴維娜」這三個字對他來說到底意味著什麼,更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為了這個人類露出緊張的表情。後來她深吸一口氣,試圖想整理自己的情緒,絕對不容許自己在任何人面前,輕易洩露出最真實的情感。

「妳不應該變成這樣的,尤妮絲。」雷克斯把目光轉投到她身上,眼神裡晃動著複雜的光芒,「妳知道的,傑瑞德……從來不希望妳變成現在這副樣子,這不是以前的妳。」

「是嗎?」尤妮絲的唇角彎起諷刺的弧度,嘴裡發出的輕笑聽起來夾雜著淺淺的淒苦,「可這有什麼辦法?是這個世界、這個身份逼使我改變的。」

「妳到現在還認為……」

「沒錯,是人類殺掉我父母的,就因為我父母錯信人類,所以……他們才會死。」一種純粹的痛恨在她臉上表露無遺,並毫不留情地繼續說出她自認為的事實,「就算曾經的我是人類,都無可否認,人類跟吸血鬼其實沒有什麼兩樣,都只不過是個兇殘的生物罷了。」

說完,她冷冷地瞥雷克斯一眼,然後決絕地轉身離開,僅留給他一道倔強的背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