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維娜安靜地站在寢室的窗口旁,雙手抱肘默默注視著窗外,像是在等待著什麼東西出現,一股焦慮的情緒將她的心緊緊揪成一團。

「妳是在看什麼嗎?從回來宿舍後,妳就一直往窗外看,外面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埃絲特大踏步地走到她身旁,隨著她的視線望向窗外,卻沒有任何發現,馬上露出奇怪的表情。

「沒什麼啦。」戴維娜明顯處於心不在焉的狀態,只是隨便敷衍回覆。

伴隨話音落下,她終於從窗外看見傑瑞德向著宿舍前來的身影,只見他抬頭朝寢室的方向看過來,目光不偏不倚地落在她身上。戴維娜微瞇起雙眸,意外發現有一團血跡沾在他胸前的衣服上,瞳孔猛地收縮起來,整顆心頓時提到嗓子眼上。

「埃絲特,我出去一下,很快回來。」說完,她便衝到門前扭開門鎖,急忙奔出寢室。





「嘿,妳要去哪裡?」

埃絲特著急地向著她背影喊道,但她沒有理會,只顧往前直奔。戴維娜飛快地跑下樓梯,一股憂慮像巨大沉重的鉛塊壓在她胃底,令她有些難以呼吸。說不擔心他根本不可能,畢竟他是為了救她而受傷的,她的心又怎能安穩?

當她拉門走出宿舍,發現傑瑞德已經來到門口等待她出現。他雙臂環胸,背靠在灰色的外牆上,像是疲累地閉目養神。似乎是聽到輕緩的腳步聲靠近,於是他把雙眼睜開來,抬頭看著眼前那道熟悉的嬌小身影。

「嘿,」戴維娜咬著下唇,慢慢朝他走近,視線快速地掠過他衣服上的血跡,眉頭禁不住皺起來,擔心問道,「你受傷了,是嗎?」

「沒什麼,你們人類不都很愛看吸血鬼電影嗎?應該知道我們平常受傷,一般都會自動癒合。」傑瑞德雖然用半開玩笑的口吻回應道,臉上的表情卻沒有太大變化。





「你會這樣開玩笑,就證明你真的沒事。」戴維娜安心地吐出一口氣,頗為慶幸地說道。不久,她再度皺起眉頭拋出疑問,「可你怎麼會突然來的?我的意思是,你怎麼知道塞貝斯會來找我?」

「我本來是和雷克斯去夜店找尤妮絲的,卻從她口中得知塞貝斯要來找妳的事。」說到這裡,他有意無意地瞥她一眼,意味不明地繼續說道,「聽小莎說,她已經告訴妳關於塞貝斯和尤妮絲的事。」

「嗯。」

「我沒有跟妳說,傑森的死跟尤妮絲有關,妳不怪我嗎?」傑瑞德像是因為心虛而不敢直視著她。

「就算你告訴我又能怎樣?她是吸血鬼,而我只是人類,難道我說想要替傑森討回公道,就有能力跟她對抗嗎?」戴維娜無力地搖頭,語氣中隱藏著看不起自己的嘲意。





「妳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戴維娜。」傑瑞德說的是真心話,他向來都認為戴維娜很特別,身上擁有一種不知名的力量,從第一天遇見她開始,他就這麼認為,「絕對不要少看自己的力量。」

「剛剛的情形,你不都已經看得很清楚嗎?如果真有吸血鬼要殺我,我也只能認命,難道不是嗎?」可惜她依然繼續自嘲著,唇畔扯起有些苦澀的弧度。如果她真的有傑瑞德說得這麼特別,就不會連傑森的死也幫不上忙。

「不,那是因為我。」傑瑞德緩緩啟口,視線沒有投落在她身上,而是仰起頭,靜靜地凝望著乾淨無雲的夜空,「都是因為我,才會讓妳遇到剛剛那種危險。」

「傑瑞德?」

戴維娜微微瞪大眼睛,略顯訝異地看著他。他……是在責怪自己嗎?

「我以為不再跟妳有任何接觸,妳就會很安全……」傑瑞德垂下眼簾,晚風輕輕拂過他細碎的劉海,覆蓋著額頭的邊緣,令她看不清他此刻的眼神,「我從來都不想傷害人類,卻沒有想過反而會讓妳陷入危險當中。一開始接近妳,並沒有想過會讓妳受到傷害,所以傑森的事一直讓我很抱歉……」

說到這裡,愧疚的情緒變得更加強烈,令他沒有辦法繼續說下去,只能用沉默來代替一切言語。面對戴維娜,他無法不自責,畢竟事情演變成現在這樣,他不能說自己不需要負上責任。

戴維娜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只能低頭沉默地望著地板。雖然說,這一切都是在傑瑞德出現後才發生的,可是殺死傑森的人又不是他,現在要傷害她的人也不是他,這樣他又有什麼錯?當初,他也只不過是想透過自己了解萊特爾的死因而已。





想到這一點,她深深吸了口氣,不由自主地說出一句感慨的話語來:「或許這世界上真的存在著宿命這種東西吧。」

此話一出,傑瑞德的視線重新回到她身上,用一種她未曾見過的眼神看著她——包含著驚訝又意外的情緒,大概是沒有想過,她會說出「宿命」這個沉重的詞語。

「本來一開始知道你們的事,我是真的不想跟你們有任何來往,可到後來傑森的死、剛剛塞貝斯的出現……我才慢慢發覺,身邊發生的一切已經跟你們脫離不了關係,就像冥冥中注定要我夢見你養父被殺的情景,注定要認識你們一樣。」戴維娜慢慢走到傑瑞德身旁,背倚靠著外牆,眼睛凝視著前方,說話的聲音放得極其輕柔,「所以現在的我,不想再刻意跟你們保持距離。」

「妳的意思是……」

「事實上,我還是有點害怕,或者不只是一點吧,畢竟你們是吸血鬼。但我要說的是,經過傑森的事,我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生活已經不能回到從前。儘管我跟自己說不要管、不要理會,我卻沒有辦法不去想你們的事,假裝從來沒有認識過你們一樣。我想要了解你們,甚至可以的話,我想成為你們的朋友。所以傑瑞德,我們重新認識一遍好嗎?」戴維娜側頭望著他,嘴角滑出一抹爽朗的笑意,並主動向他伸出左手說道,「你好,我叫戴維娜。」

傑瑞德當下完全愣住,眼神裡充斥著不敢置信。說實話,他還是第一次面對這種情形——絲毫沒有頭緒該如何應對。她剛剛說什麼?不再拒絕跟他們來往?想跟他們成為朋友?難道她認為跟吸血鬼接觸是正確的決定嗎?

「呃……好吧。」見他遲遲沒有回應,她不由感到尷尬起來,「你一定是覺得很幼稚吧?」





「不是——」見她打算把手抽回去,他立刻伸出手與她相握,語氣出奇地有些生澀,一點都不像他平常的說話方式,「我是……我是傑瑞德,很高興認識妳。」

戴維娜感覺到他有些用力地握緊她的手,稍微怔愣一下,半晌後才反應過來,臉上綻放出愉悅的淺笑。

她很高興傑瑞德沒有拒絕她,儘管她知道這是一個很瘋狂的決定——跟吸血鬼做朋友,但她深深明白,自己的生活已經跟「吸血鬼」三個字脫離不了關係,更何況她還要透過自己的夢境,幫助他們找出萊特爾死的真相。

既然已經無法避免,她就更應該接觸他們,試著了解他們的世界,搞清楚那個夢境到底是怎麼回事,以及避免她身邊的人再因為吸血鬼而受到傷害。

「那你和雷克斯會回來嗎?」她刻意讓語調聽起來像往常般輕鬆隨意,試圖趕走圍繞在兩人間不自然的氣氛,「我的意思是,回來學校啦。」

「應該吧。」傑瑞德陡然換上一副嚴峻的神態,緊繃著聲音說道,「塞貝斯和尤妮絲根本是衝著我而來的,如果不是因為知道妳認識我們,也不會把目標轉向妳。」

「我記得卡瑞莎說過,他們曾經是你們的朋友,那他們也認識萊特爾先生的,對吧?」話落,她將視線瞄向傑瑞德,見他點點頭後,便語帶疑惑地繼續問道,「那他們知道他死去的事嗎?」

「應該還沒。不過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又怎麼會在乎?」傑瑞德的語氣冷得毫無溫度,言語裡盡是譏諷的意味,彷彿認為昔日的好友早已經變得冷血無情,不再對他們有半點情義。





望著傑瑞德那副淡漠的表情,戴維娜的好奇心頓時被勾起,想知道曾經的他與兩人之間的感情到底有多麼深厚。她記得卡瑞莎說過,傑瑞德一直待尤妮絲像親妹妹般疼愛,難道真的單純是因為他們變得憎恨人類,才會導致反目成仇的嗎?

「走了。」

清淡簡潔的兩個字清晰地傳進戴維娜耳邊,喚回她飄遠的思緒。當她回過神來,已經看見他轉身邁著步子離開。

戴維娜本想開口叫住他,但又發現根本不知道要跟他說些什麼,最後只是停留在原地,怔怔看著他的背影逐漸遠去。

「對了,電話——」傑瑞德走到一半突然停下來,回過頭看她,語氣似乎因為尷尬而顯得不太自然,「有事就打給我,不要自己一個人冒險。」

說完,他便繼續邁步往前走,沒有再回頭。

聽聞他的話,戴維娜不由一怔,胸腔內翻湧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感動。自從傑森的事發生後,她一直都打不通傑瑞德的電話,她以為他是把號碼給換了,原來……他只是沒有接聽而已。





這麼說來,他是有聽她之前發送出去的留言的,對嗎?
已有 0 人追稿